老公,不可以全本免费阅读入口

老公,不可以全本免费阅读入口由 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温知晚今晚喝多了,意识不是很清楚,她完全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亦不知道此刻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子是谁。关注老公,不可以全本免费阅读入口

=================================================

《老公,不可以》小说已出全文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走出温家大门的那一刹那,温知晚真是觉得阳光格外的灿烂,天空也很是晴朗,她抬起头,迎面拂来的微风中也带着一股清爽的花香,让人沉醉。

阳光下,温知晚抬着脖子,细碎的光线折射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江堇遇望着她,嘴角情不自禁的往上扬起。

温知晚晃了晃手中的户口本,暗红色的封面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犹如渡上了一层金粉,她此刻的心情,就像小时候考试得了满分的欣喜。

“还是你厉害,居然能从我爸地方把户口本骗出来。”

“什么叫骗?”江堇遇蹙着眉头,对温知晚使用的措辞表示很不满意。

温知晚淡淡一笑,立即改口说道:“哦,不,应该说是逼出来的。”

江堇遇的额头上闪过几道黑线,墨眸微眯了起来,“走吧,上车。”

“去哪儿?”温知晚看着路旁停靠的那辆跑车,一时之间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民政局。”江堇遇一字一句的说道,非常的干脆利落。

温知晚愣了下,随即说道:“等下……现在就去?”

“不然呢?你有什么问题?”

“我……我还没准备好。”温知晚轻声说道,她以为昨晚江堇遇说今天带她去领证是随口一说,谁知道他居然来真的。

江堇遇剑眉一蹙,闪过几分阴霾,“户口本都拿来了,你还想准备什么?”

“这……这不是我还没见过你父母吗?万一他们不同意呢?”温知晚磕磕巴巴的说道,心里倒是巴不得江堇遇的父母不同意这桩亲事。

“你就别打这种主意了,还有,不要真把自己当成江太太,我和你结婚,只是契约关系。”江堇遇冷着脸,薄唇一张一合的,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

温知晚听出了江堇遇话语之外的门道,眉心一皱,似乎是下了狠心一般,咬咬唇道:“行,那走吧。”

两人刚到民政局,就有工作人员出来迎接他们,看得出来,应该是江堇遇早就安排好的一切。

工作人员带着江堇遇和温知晚绕过大厅,直接到了一间贵宾室,拿出两张表格要他们填。

填完表格,他们又被带去拍照。

摄影棚内,红色的背景墙倒是显得非常喜庆,只是温知晚丝毫没有一点高兴地情绪,就好像结婚这件事,和她无关一样。

她只是来这里,陪着江堇遇履行义务的!

虽然不知道江堇遇为什么要娶她,但是温知晚也认了,她心想着,嫁给他,应该不会亏吧!

两人坐在了长椅上,中间还留出了好一段距离,摄影师的相机还没举起,就已经蹙着眉头说道:“新郎新娘,麻烦靠的近一点,等下拍照的时候笑一下。”

温知晚稍稍的挪动了一下屁股,朝着江堇遇的方向靠去,而江堇遇像一块千年寒冰一样,表情依旧是和刚才一样。

摄影师看到温知晚一个人在那里尬笑,又忍不住说道:“新郎,笑的开心一点,毕竟人生中只拍一次结婚照。”

温知晚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此刻内心的心情,她只觉得这一幕好荒唐,放在一个月前,她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会和江堇遇结婚。

江堇遇还是没有笑,他有一种怪病,面对镜头不太爱笑,从小就是这样,但是他不会说,反正他一直很讨厌别人拿着相机拍他。

摄影师看着无动于衷的江堇遇,表情无奈的挠了挠头皮道:“新郎,你娶了这么漂亮的老婆,难道不开心吗?”

温知晚听得都有些郁闷了,她笑容灿烂的解释道:“摄影师,我先生他从小就不怎么爱笑,并不是他不开心,你随便拍吧。”

镁光灯“卡擦”一下,两人的合影就定格在了此刻。

摄影师看了眼相机中的照片,再看看两人离去的背影,随手从桌上抽起一张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真怀疑这两人是带着什么特殊阴谋来结婚的。

在这里工作了很多年了,像这种拍结婚照都不会笑的人,还是头一次见。

贵宾室的工作人员办事效率极高,很快就帮两人的结婚证弄好了。

“江总,江太太,祝你们新欢快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工作人员说了一大堆拍马屁的话,笑的像朵花儿。

“谢谢。”温知晚有礼貌的回应道。

而江堇遇,一句话都没说,弄得工作人员有些尴尬。

=================================================

《老公,不可以》小说已出全文

=================================================

走出民政局刚好是中午了,温知晚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思忖着等下去吃点什么。

江堇遇视线的余光瞥了她一眼,看到身旁那女人的小手搭在肚子上,就知道她饿了。

“想吃什么?”

“不知道,你不用管我,你要是公司忙的话,先回去上班吧。”温知晚善解人意的笑着,她其实有些不怎么想和江堇遇待在一块儿,她想一个人静静。

不过短短的几个小时,她就从一个单身狗变成了一位已婚妇女,一时之间还真是让人难以接受,不知道她今后的命运会何去何从。

“今天星期六,我不上班。”江堇遇口气淡淡的说道。

“恩……那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吃饭吧。”

“随便?”江堇遇蹙着眉头,他最讨厌女人说随便。

虽然江堇遇的感情经历不是很丰富,但是女人的套路他还是清楚的,一般说随便的,反而是最摇摆不定的。

江堇遇开着车左拐右拐,来到了一家商场,两人先在一楼逛了一圈,紧接着又上了二楼。

温知晚感觉自己的耐心都要被磨光了,没想到江堇遇一个大男人吃饭还这么墨迹,看了半天居然一家都没有挑下来。

“江总,请问您想吃什么呢?我请你吃吧。”温知晚忽然停下了脚步,笑容甜美的站在江堇遇身边说道。

笑话,我江堇遇还需要你请我吃饭?”江堇遇勾着嘴角,发出讽刺的一抹笑意。

温知晚皮笑肉不笑的站在原地,调整了一下情绪道:“看了这么多,你究竟想吃什么呢?”

“不是你一家都不想吃我才陪着你逛吗?”

温知晚蹙着眉头,惊讶的张了张口,用手指指着自己的道:“怎么还把锅甩给我?一点男人的绅士风度都没有。”

江堇遇危险的半眯起眸子,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的意思是我们两个缺乏沟通。”温知晚无奈的笑了笑,不敢和江堇遇对杠。

“说吧,想吃什么。”江堇遇的口气隐隐的透露出一些不耐烦。

“我都可以,不挑食。”温知晚笑眯眯的回答着,她左顾右盼的看了一圈,目光锁定在一家海鲜店。

“走吧,请你吃大龙虾。”江堇遇顺着温知晚的目光看去,发现她正在看一家海鲜店,脸色稍稍的缓和了几分道。

“好。”

走进店内,温知晚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是一家法式高级餐厅,服务员给两人安排了座位以后,就送来了菜单。

温知晚不懂法文,打开菜单的那一刹那,她看的头都要大了。

“呃……我不懂法文,你点吧。”温知晚将菜单推给了江堇遇。

江堇遇微微的蹙了下眉头问道:“那你想吃什么?”

“你随便点,我不挑。”温知晚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早已饿扁了,此刻恨不得往自己的嘴里塞好几个小笼包。

江堇遇叫来了服务员,用一口流利的法语和服务员交流着,温知晚也不知道他点了些什么。

但是最后服务员上的菜,每一道温知晚都喜欢。

“这个帝王蟹好贵的吧。”温知晚看着面前的一大盆螃蟹,笑着说道。

“怎么?这么快就开始心疼钱了?”江堇遇调侃着,俊脸上散发着缱绻的笑意。

“只是随便吃顿饭啊,不用点那么贵的。”

“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怎么说也得庆祝一下。”

“江总……您不找我麻烦,按照契约来,就可以了。”温知晚假笑着,觉得江堇遇太客气了,会让她感觉喘不过气来。

=================================================

《老公,不可以》小说已出全文

=================================================

江堇遇脸色一黑,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下巴微抬,有些骄傲的斜睨了温知晚一眼,嘴角不屑的扬起道:“随便你,爱吃不吃。”

温知晚无奈的深吸一口气,早就知道江堇遇这少爷脾气不小,但是碍于自己目前的地位和身份,她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也不得不委曲求全。

本以为这顿午餐能吃的舒心,可谁知,突然发生的一幕让气氛开始变得诡异了起来。

江堇遇身为JY国际的总裁,自然是公务缠身,两人吃饭还不到五分钟,江堇遇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江某人有些心情不好的对着手机说道:“这么简单的事情自己不会处理吗?也要我教你们?要是今天下午处理不好这件事,叫他们星期一去人事部领工资。”

手机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江堇遇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温知晚纤长的手指恰好握着一个透明的玻璃杯,她笑盈盈的对江堇遇说道:“你要是工作忙,等下就回公司吧。”

“你这女人是金鱼脑吗?我都说了今天不上班。”江堇遇本就暗沉的脸色在温知晚的激发下更加深冷了几分。

金鱼脑?

温知晚的嘴角闪过一丝抽搐,江堇遇这是在嘲讽她是一条金鱼吗?只有鱼的记忆才只有七秒!

不想和江堇遇抬杠的温知晚只好默默闭嘴。

忽然,有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温知晚的面前传来,还是一个男人。

温知晚蹙了下眉头,一时之间倒是没有想起那人是谁,只听见他喊道:“小晚,你在这儿啊。”

几乎是同一秒钟,江堇遇也抬起眸子看向来人,不看还好,看了之后,真是非常影响江堇遇的用餐心情。

只见温知晚的前一任老板西装笔挺朝着温知晚走了过来,手中还牵着一个年纪大概七八岁的小女孩,一看就是他的女儿。

“葛总,你也来这里吃饭吗?”温知晚礼貌的站起身来,巧笑倩兮的对着葛辉说道。

“恩,小丫头这次期中考全科满分,非要缠着我带她来吃大餐,对了……你之前匆匆辞职,连最后的工资都没拿,我已经让人事部的人把工资打进你的卡里了。”葛辉低头望向自己身边的那位小女孩,眼神里充满了怜爱。

“呵……葛总真是好兴致。”就在这时,低头默不作声的江堇遇传来了一身冷笑,语气中带着嘲讽和不屑,就像是结了深仇大恨一般。

葛辉这才注意到原来和温知晚在一起吃饭的人是江堇遇,脸色瞬间严肃了几分。

“江总也在呢。”葛辉一本正经的和江堇遇打招呼。

江堇遇根本就不屑搭理他,但是望向葛辉时,那双冰冷的厉眸里充满了锋芒,就连葛辉的小女儿都看出来了,这两人的关系非常僵硬。

“这么多年了,有些人还真是一成不变,就像垃圾永远是垃圾。”江堇遇墨眸微眯,眼光中充满了怨恨。

温知晚一脸诧异的望向江堇遇,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忽然出口伤人。

葛辉是AY集团的CEO,是一个成功而又低调的商人,外界传闻,他年纪轻轻就创办了AY集团,这些年来,一直深受好评。

但是,AY集团却一直没能上市,具体原因,温知晚也不是很清楚,她进公司的日子不过是短短几个月,当初,还是葛辉亲自把她面试进去的。

“AY集团自然比不过JY国际,江总说笑了。”葛辉没有生气,依旧是一副非常沉得住气的模样,表情自然的笑了笑,一看就是那种在商场上经历过风霜的人。

而江堇遇相比他的反应,就显得非常暴躁了,他的眉头紧蹙着,嘴角也向下耷拉着,“葛辉,你不觉得自己很恶心吗?”

葛辉沉默了几秒,淡淡的说道:“江总,你有什么怨气,改天再来抒发,今天我的女儿也在,请你说话稍微客气点。”

“你这种杀人犯为什么还会有女儿?”江堇遇冷笑着,面对葛辉的退步,他却得寸进尺着!

温知晚惊讶的张了张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不知道江堇遇为什么要说葛辉是杀人犯!

杀人犯,这个罪名可不小啊!

“如果我真的是杀人犯,警察早就把我抓走了。”

“葛辉,你少在这里给我装白莲,你欠我们江家的东西,我会慢慢和你算账!”江堇遇怒不可遏的说道,狭长的眸子里闪过几分阴霾。

温知晚从没见过这样子的江堇遇,心里头倒是有些害怕。

虽然认识这个男人的时间不长,但是温知晚觉得江堇遇不是那种会血口喷人的人。

那么,葛辉身上究竟背负着谁的命呢?

能让江堇遇那么恨葛辉,一定不是一个普通人。

葛辉只是优雅的一笑,平静的面容看上去一点儿也没有生气,他的风度反而显得江堇遇很咄咄逼人。

温知晚光是在旁边看着,都觉得尴尬。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硝烟的味道……

“爸爸……”这时,葛辉的女儿弱弱的叫了一声,小女孩不大的嗓音似乎是有些害怕。

葛辉低下头来,温暖的手掌摸了摸女儿的头,笑眯眯的说道:“宝贝,不怕。”

温知晚想做个和事佬,却又不敢上前替葛辉说话,她蹙了下眉头,忽然心生一计,缓解了尴尬的气氛。

“疼……我肚子好疼啊……”温知晚秀眉紧蹙,站着的人忽然蹲了下来,身体蜷缩成了一团。

江堇遇见状,原先紧绷着的俊颜上闪过几分踌躇,精明的眸子里迸发出了凉凉的寒意。

但,出乎意料的是,江堇遇还是绅士的蹲下身来去搀扶温知晚了。

“怎么会突然肚子疼?”江堇遇的脸色不太好看,低垂的目光犹如X光线一般,直射温知晚的心。

“我从小就有些胃病,这两天有点积食。”温知晚有气无力的说道,装的倒像是一个真正的病人。

江堇遇满脸冷漠,把温知晚扶了起来说道:“走吧,去医院看看。”

温知晚连忙应道:“好。”

就这样,这场餐厅风波才算是结束。

《老公,不可以》小说已出全文

上一篇:乡村美人小说免费阅读,乡村美人全文章节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