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夏子安小说摄政王的心尖妃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完整版】夏子安小说摄政王的心尖妃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子安心乱如麻,万般由不得自己,只能躬身道:“是,臣女明白。”

皇后抬起眸子,眸光不若方才温柔,而是多了几分凌厉,“此番你利用了梁王,损害了梁王的名声,本宫理应重罚于你,念你也只是为母筹谋,故从轻发落,来啊,准备一碗红花,给她服下去。”

子安心中怒气陡升,她身体本就十分虚弱,她自己断过脉象,要怀孕是极难的事情,这一碗红花灌下去,就断绝了她一丝一毫的希望。

摄政王慕容桀的正妃,是个连鸡蛋都下不了的人。

好狠毒的女人啊!

如今,她毫无办法,以她昔日的个性,她会毫不犹豫地杀了皇后。

这口气,再难吞,还是要吞下去。

与那碗红花,一同咽下去。

这一刻她知道,在这个时代,要好好地活着,不受欺负地活着,必须强大自身,巩固自己的力量。

>>>>文本《摄政王的心尖妃》 全文在线阅读<<<<

红花甜腻的气味,顺着喉咙到胃部。

头晕得厉害,她跪下,一字一句地道:“皇后娘娘,臣女告退!”

皇后的声音徐徐地传来,不带一丝温度,“你怎样入宫的,便怎样出宫去吧。”

子安咬着牙,“是!”

一名嬷嬷悄然出现在她的身后,冷冷地道:“大小姐,请遵皇后娘娘旨意!”

子安从宫中三跪九叩出到西门时,已经是晚上亥时了。

此时的街上,并没什么人行走,没有多少人瞧见她的狼狈,她扶着左侧的墙壁,一步步,像是走在棉花上,她所有的力气,都用来维持自己挺直的背。

相府中。

“相爷,夫人,大小姐竟然出宫了。”府中管家夏泉说。

从子安被传召入宫,夏丞相便命人去打探宫中的消息。

“皇后娘娘竟如此宅心仁厚?”玲珑夫人有些不相信,当众拒婚,这是何等的耻辱?

夏丞相也深感疑惑,“你可看清楚了吗?她真的出宫了?”

“回相爷和夫人的话,千真万确,皇宫并没有马车送她,听守门的宫卫说,她是三跪九叩入宫,再三跪九叩出来的,奴才亲眼看到她出宫,额头肿得很厉害,手指也在滴血,看来受了刑。”

他是绝不能让皇后娘娘因夏子安这个孽女迁怒自己的,皇后娘家势力如日中天,他不能开罪。

“听闻摄政王慕容桀今日也入宫了,不知道是不是也见了大小姐。”夏泉说。

夏丞相一怔,“摄政王?”

此人可不好对付啊,他对梁王颇为照顾,皇后娘娘那边他还能哄哄,把夏子安的尸首送上去平息她的愤怒,可摄政王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今日拒婚,是皇家的耻辱,摄政王怎可能不会报复?

而且,自从皇上病倒,摄政王监国以后,他便一直针对自己,早看自己不顺眼了,会不会趁着这个机会,对自己下手呢?

夏丞相心里顿生危机。

“相爷,摄政王与梁王关系不错,他会不会打击报复我们相府?这人可不好对付。”玲珑夫人道。

夏丞相想了一下,“只盼着夏子安的死,能平息他心中的愤怒,可若真要迁怒与本相,本相也不会坐以待毙,对了,你真的确定太子殿下真的会娶婉儿?”

玲珑夫人道:“婉儿说太子殿下亲自承诺的。”

丞相心中大安,“那就好,那就好。”

玲珑夫人瞧了他一眼,试探地问道:“那,夏子安若是回来,真的要按照母亲的意思去做吗?什么时候下手?”

夏丞相沉吟片刻,“我得去问问母亲,看如何拿捏这个分寸。”

玲珑夫人淡淡地笑了,“其实,相爷也不必总是去烦着母亲,母亲最近身子也不好,这些事情,自己做主便可了吧?”

她就是不喜欢相爷什么事情都要去问那老婆子,他越是依赖老婆子,老婆子在府中的地位便无法撼动,她已经受够了老婆子的刁毒。

夏丞相却没体会她的意思,只以为她真的关心母亲,遂道:“其他的事情可不问她,可这事儿,关系太大,还是慎重点。”

说罢,便转身出去了。

老夫人听闻皇后准许子安出宫,也不诧异,吧嗒吧嗒地抽着烟袋,淡淡地道:“老身早就预料到了,皇后娘娘若在宫中处死了她,便显得她心胸狭窄,皇后娘娘不会落人话柄的,这些肮脏事,只能让我们来做。”

“那,母亲以为,什么时候下手最为妥当?”夏丞相问道,他就像在咨询一件再平淡不过的事情,而不是在说着杀害自己亲生女儿这种残毒阴鸷事。

“且等两日吧,她若刚回府便死了,外人会揣测皇后娘娘下了毒,回府才毒发,这有损皇后娘娘的面子,对婉儿日后的事情也不好,不着急,先等等吧。”

“儿子知道了!”夏丞相恭谨地道。

顿了一下,他又不放心地问:“皇后娘娘会不会有心饶恕她呢?若我们杀了她,怕不怕皇后……”

老夫人抬头横了他一眼,“你脑子长哪里了?若皇后娘娘要饶恕她,怎会让她三跪九叩出宫?这分明是给我们一个提示。”

夏丞相想了一下,邪佞一笑,“对,还是母亲思虑周全。”

子安到晚上子时才回到府中,府门关闭,没有门房值班,她坐在石阶上,身子缓缓地往后倒去。

她全身已经没有一丝的力气了,又饿又累又痛,几乎散架。

她没有力气再敲门,也知道敲门也必定敲不开。

“二小姐,大小姐已经回来了,就在外面,要不要把门打开?”门房小声地问。

夏婉儿冷毒一笑,“开什么?睡觉去吧,今晚无需值夜。”

门房知道大小姐大势已去,况且,往日也没什么地位,作为下人,他只需要看得势的人脸色。

“是,二小姐!”门房应声。

夏婉儿狞笑一声,对身边的侍女道:“我们走,就让她在外面睡一晚。”

“小姐,怕不怕明日被人看见?”

“怕什么?今日的闹剧,谁不知道?咱相府丢得起这个人,是她丢不起而已。”夏婉儿说完,扬长而去。

子安躺在地上,听到里面说的话,已经没有力气去生气或者觉得羞辱,她只想好好地躺一下,回一口气。

这个仇,迟早都会报的,她不着急。

今日入宫本来一切都在她预料之内,梁王癫痫发作,不需要她出手,更是让她觉得上天眷顾,但是,却没料到一个赐婚,让局势扭转。

今日梁王其实并非癫痫大发作,是大发作前的小发作,这意味着,在未来两三天,他会再发作一次,而这一次发作,会特别的严重。

故意让御医用针,是告知皇后,她懂得针灸之术,可以治疗梁王,那样,在梁王再度发作的时候,皇后会下旨传她入宫。

只要她对皇后有利用价值,那她的命就能保住。

可如今却横生出一个摄政王来,搅乱了她整个计划。

相府要杀她,皇后可以救,但是,如果摄政王要杀她,谁可以救?如果说她治愈梁王,摄政王还能留她?

正当她神思倦怠之际,听得门悄然开启,她侧头一看,只见地上有一碗水和两个馒头。

她愕然,陡然抬头,只见大门迅速关闭,只能看到门房小厮躲闪的身影。

今天,子安落过几次泪水,但是无论是在宾客面前还是在皇后面前,泪水都带着几分虚假。

但是,看着这一碗水和两个白馒头,她坐起来蜷缩起身子,放肆地无声淌泪。

门房小厮并不知道,自己的不忍心,会救了他一命,甚至,会改变他整个人生。

子安喝了水,吃了馒头,然后把碗放回门口。

吃喝了东西,又休息了一下子,身体总算是恢复了点力气。

她离开府门,往右侧后门而去。

看着高高的围墙,她用力提起一口气,攀爬而上,翻身落下。

这还是夏至苑一带,这里,是她和母亲居住的地方,没有人会来。

相府对面高高的楼台上,有一人神情冷峻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站在最高的楼台,可以把相府的一切都俯瞰眼底。

“王爷,这夏子安,似乎有些功夫底子。”

摄政王眸色冷峻,“倪荣,你马上去调查一下夏子安,看她以前是否学过医术。”

“医术?也不奇怪,那夏夫人本来就懂得歧黄之术。”

摄政王想起夏夫人袁氏以前的名气,有人称她是开国以来最聪明灵秀的女子,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才情过人,医卜星相也精通,是一位七巧玲珑心的女子,讽刺的是,夏丞相却把如夫人称为玲珑夫人,赞赏她有七窍玲珑心。

这话,夏丞相不止一次在旁人面前说起过。

“对,夏夫人是懂得医术的。”摄政王若有所思,夜风猎猎,扬起他的衣袂,他的冰容渐渐地暖和起来,“如此说来,他是真有把握治疗阿鑫?”

“王爷,这怕是不可能的,御医说了,针灸之术太过危险,御医尚且不精通,她即便懂得医术,又如何能治疗梁王殿下?”倪荣道。

摄政王慕容桀不做声,只是心头另有一番打算。

倪荣瞧着他的脸色,试探地问道:“王爷,今日皇后娘娘说要为您赐婚,您真的同意娶这个夏子安吗?”

“皇太后有权为本王赐婚。”慕容桀的神色陡然冰冷起来,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倪荣轻声道:“若王爷不喜欢,不如属下……”

他做了个手势,眼底陡然森寒起来。

慕容桀沉吟片刻,“先看看,旨意下来再说吧。”

他不会娶夏子安,不是因为她名声不好,而是……

子安回到夏至苑,夏夫人还没睡下,听得声响急忙命侍女小荪出去打开门。

小荪看到满脸血痕的子安,泪水马上就来了,却强行忍住,扶着她进了屋中。

夏夫人见到子安这副模样,也是大为心痛,只是一向隐忍惯了,没有当场哭出来,只是眼底已经涌上了泪意,轻轻地抱住子安,“对不住,母亲连累了你。”

子安却轻轻地推开她,看着她肿起老高的脸,声音冷峻地问:“怎么回事?”

夏夫人不甚自然地转过脸,“没事。”

小荪再也忍不住了,哭着说:“小姐,您入宫之后,老夫人便派了翠玉过来掌夫人的嘴,直打得夫人口鼻流血才罢休。”

子安凝注满身的杀气,阴冷地道:“那老东西,我不会放过她的。”

夏夫人却不在乎自己,让小荪去打热水给子安洗澡。

然后,她为子安清理伤口,看到子安几根手指血肉模糊,她终于是忍不住落了两滴眼泪。

她没问子安今日在宫中的情形,看她的伤势,便知道她在宫中遭受了什么样的对待。

子安看着她,轻声道:“母亲,我没事,梁王癫痫发作,我救了他,并且,我也跟皇后说了,针灸之术,可以救梁王。”

“针灸之术?”夏夫人蹙眉,“你真的有信心吗?”

“母亲放心,我有把握的。”子安笃定地道。

“你是有把握,”夏夫人坐在她的身边,“但是,皇后会让你冒险为梁王医治吗?”

子安打了个手势,让小荪出去。

“母亲,你放心,我以前学过医术,也学过针灸,我很有信心。”子安轻声道。

夏夫人微微点头,伸手理顺她的头发,“孩子,为难你了,你替子安活着,受本该她要受的苦,真是委屈了你。”

“我乐意!”子安微微笑了。

至少,她终于不是孤儿了。

如今,她们需要严防死守的是不能在这几天之内,被相府的人下了毒手。

夏至苑两个丫头,小荪是伺候她的,漱玉则是伺候母亲,但是漱玉心头高,傲慢得很,子安阅人无数,一眼便知道她不可信。

“母亲,这几日你要防着漱玉!”她叮嘱道。

“知道了,睡吧!”夏夫人为她上好药之后,轻声道。

子安是真的累了,倦意涌上,头一偏就睡了。

这两日,并无人来打扰她们母女。

第三天一早,漱玉便进来道:“大小姐,老夫人请你过去一趟。”

“老夫人让人过来传话吗?”子安问道。

漱玉说:“是的,翠玉姑姑说老夫人请你去一趟。”

“可有说什么事?”子安沉声问道。

这是第三天,最为关键的一天。

若是他们选择在今天下手,那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没说!”

子安站起来,“那好,我过去一趟。”

夏夫人猛地站起来,“我与你一同前去。”

漱玉说:“夫人,翠玉姑姑说只让大小姐去。”

子安安抚着夏夫人,“母亲,不碍事的,我去一趟就是。”

夏夫人忧心忡忡地道:“万事小心。”

漱玉在旁边听着,笑了起来,“瞧夫人说得,不就是去给老夫人请安吗?至于要小心不小心的吗?”

漱玉的话,让子安心里不由得留了几分警惕。

到老夫人的屋中,门口站着几个下人,见到她,神情颇为倨傲,老太太一向不喜欢吵杂,所以屋中也只有婆子和侍女,很少会这样大阵仗。

第三天,终于要出手了。

翠玉姑姑就站在门口,见到她来,神情阴郁地道:“大小姐进来吧。”

子安大步进去。

屋中已经有好几个人,老夫人坐在正中央的太师椅上。

夏丞相与玲珑夫人分别坐在一侧,正神色阴沉地看着她。

夏婉儿站在玲珑夫人的身侧,怨毒对看着她,她耳朵被包扎住,纱布外渗着血水。

“老夫人!”子安上前见礼,心头却是咯噔一声,要对付她不用这么多人的。

老夫人手里拿着烟袋,指着旁边的桌子道:“马上就是观音诞了,你罪孽深重,抄写一下佛经以洗净自身罪孽吧。”

桌面放着一叠宣纸,还有一本观音经,子安缓缓地走过去,心头却是警钟大作。

她坐下来,脑子飞快地转着。

糟了,母亲有危险。

她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她略一沉吟,忽地捂住肚子,“哎,我肚子好痛,老夫人,我得去个茅房。”

老夫人淡淡地瞧了她一眼,“忍一下就是。”

子安蹲下。身子,“这可忍不住,我就借用老夫人院子里的茅房可以吗?”

老夫人见她神色痛楚,不像作假,便吩咐身边的蓝玉姑姑,“你带她去一趟茅房,看着她。”

蓝玉道:“是!”

子安捂住肚子走出去,口中对蓝玉道:“有劳蓝玉姑姑了。”

子安隔着门板对蓝玉姑姑道:“这里没有手纸,蓝玉姑姑可否帮我去取一下?”

蓝玉不耐烦地道:“你怎么那么麻烦啊?”

说完,气呼呼地扭身走了。

>>>>文本《摄政王的心尖妃》 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完整版】夏子安小说摄政王的心尖妃全文章节在线阅读》为本站原创文章。
  • 转载请注明:https://www.poyi.cc/n/z14935.html
上一篇:【全本】一往情深,傅少爱妻如命慕微澜傅寒铮小说精编版阅读
下一篇:被大肉捧征服的女侠—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