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公交全文完整版,恐怖公交全文免费阅读

你所坐过的公交车,不一定只载活人。我做了四年公交司机,心中的秘密也整整压抑了四年,我来亲身讲述你所不知道的列车惊悚事件。灵车改装成公交车之事,或许你没经历过,但你所坐过的公交车,不一定只载活人...目前小说已完结 喜欢关注雨荷小说在线阅读

=================================================

《恐怖公交》已出全文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最早是我丢了钱包,后来钱包在公交车最后排的座椅上找到了,还是同事清洁公交车的时候发现的。


当时保洁阿姨递给我钱包的时候,让我看看钱少不少,我一翻钱包,脸色都变了。

恐怖公交全文完整版,恐怖公交全文免费阅读

钱没少,但却多了一张身份证!


一张女人的身份证,名字叫葛钰,长相挺俊俏,而且照片总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隐隐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却又想不起来。


我紧张地收好身份证,保洁阿姨调笑道:小明啊,谈对象了?


我的紧张是因为这张身份证来历不明,而保洁阿姨或许认为,是我带着某个姑娘去住宾馆,登记身份证之后我忘了还给人家。


但从那以后,每当我睡着,我的梦里总会出现一个奇怪的女人。


这个女人很美,胸前的两个炸弹足足有36D;腰也很纤细,摸起来柔若无骨;臀部也很挺翘,还是男人都很喜欢的蜜桃形;还有那仿佛能掐得出水的肌肤,更是让人迷恋。每次她来,总会拉起我的手,让我抓住她身前的“凶器”,让我使劲揉捏。然后她也总会在这个时候,悄悄将手伸向我的下面,抓住那里,上下不停地耸动起来。有几次撩拨得我实在难受了,我就冲入她的腹地,可她也从不拒绝,只是口中一边发出好听的呻吟声,一边却不断呼喊我的名字:阿布,阿布。


我每次睡醒,下面都滑腻腻,不用说肯定释放过精华,这让我很是害臊。


但奇怪的是,虽然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在梦中相遇,但我却从来看不到她的脸......


又过了几天,晚上下大雨,我发车回来,赶到宿舍的时候就已经湿透了鞋子,还好,另外的一双运动鞋早就洗刷干净了。


中午起床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要穿着拖鞋去把那双已经清洗干净的运动鞋拿过来,低头一看,那双鞋就摆放在我的床边,而且鞋带都穿的很整齐。


我一愣,挠挠头仔细回想一番,昨天夜里回来以后,我冲了个凉直接就睡了,那这鞋子是谁帮我放这的?


我跑出去问了一下陈伟,问问是不是他看我太累,就帮我穿好了鞋带,他却笑着说:谁去碰你那臭鞋啊。


整个东风运通公司里,在房子店总站的人,能打开我宿舍门的只有陈伟和我,他是主管,肯定有宿舍钥匙,但他没来过,那还会是谁?


这事我本来也就当做恶作剧,但看到这个后,我再也无法淡定了。


那天下午,我在整理房间,打扫卫生,无意中在衣柜顶上看到一张泛黄的报纸,报纸上头刊头条:黄姓14路公交司机生前连续上夜班37天,每天仅休息三个小时,猝死在公交车上。


我捏着报纸,手臂不停的抖动,因为报纸上黑白照片的人影分明就是几天前抢我方向盘,让我别搭载小女孩的中年大叔。


他居然就是我的上一任,黄师傅。只是我见过的黄师傅分明还活着,可报纸却说他一个月前就倒在驾驶座上,已经断气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看到的黄师傅是个死人?


这些事我没跟陈伟说,我现在隐约觉得他有问题,或者说这辆公交有问题。


发现报纸的第二天,我发车回来,临下车时,发现最后一排座椅上,竟然放着一只高跟鞋!


这可给我气坏了,心想这是哪个娘们,这么没素质,公交车上脱鞋就不说了,最后还把这破鞋给扔到座位上。


我忍着心里那股恶心劲,捏着破鞋,正准备扔出公交车,可我刚看了一眼,顿时手一抖,这只鞋子差点从我手上掉下去。


这种高跟鞋纯手工制作,十几年前卖的比较火,但现在已经没有女孩子穿这种高跟鞋了!


我回想一番,今晚发车的时候,车上貌似没有上来过年轻的女郎。


我也没多想,当下提着高跟鞋就扔到了垃圾桶里。


翌日,我发车回来,打扫车厢的时候,又在老幼病残专座上发现了一枚金戒指,样式很老很淳朴,没有任何花纹,纯手工打造的那种,我奶奶就戴过这种戒指。


第三天,我特意长了一个心眼,车子每到一站地,我停下来打开车门的时候,我都会先开后门,让乘客下,然后我回头一直盯着他们,看看有没有人故意往座位上放东西。


等该下的乘客都下去后,我再开前门,让等候的乘客上车,而且每一个乘客,我都认真观察,大概记住了他们的模样。


等到发车回来后,我打扫车厢,这一次又在后排座位上发现了一条项链!


不对!


我看着那条珍珠项链,顿时一惊,遥想第一次钱包里多了一张身份证,第二次多了一只破旧的高跟鞋,第三次多了一只老式金戒指,第四次就多了一条项链。


先排除身份证,只看其余三件东西的话,那正好是从脚到头!


不知为何,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股莫名的惧意涌上心头,我将高跟鞋从垃圾堆里捡了回来,让这几件东西都锁在了我的抽屉里。


第二天清晨,我刚睡醒,立马就拿起香烟,去找了找车站里边的老司机,问问他们,上上一任14路公交司机住在哪里。


刚开始问的时候,很多人都摇头,说自己不知道,我专挑老师傅问,问到最后,306路公交车的老司机看我态度挺诚恳,还时不时的递烟,就小声把上上一任14路公交司机的地址给了我。


最后他还叹了口气,意味深长的说:怪好的一个小伙子,你要是会开别的公交车,趁早就换吧,哎,这话可不要跟别人说啊。


我点了点头:谢谢大叔了。


通过交谈我知道,上上一任14路公交司机叫周炳坤,今年四十出头,据说现在在一家五金厂当学徒。


找到了那家五金厂后,我顺利的在车间里找到了周炳坤,他头发凌乱,正在车床前打磨一根钢管,我发现他左手的无名指断掉了,而且断裂的地方伤口结疤,切面很不平滑,像是被钝器所伤。


我走过去问:您是周炳坤周师傅吧?

=================================================

《恐怖公交》已出全文

=================================================

因为五金厂车间里噪音很大,他摘掉口罩大声问我: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周师傅吧?


他点了点头,正巧到了中午的饭点,大家都下班了,我站在车间门口,等他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后,对他说:周师傅,我是开公交车的,有点事想请教你。


周炳坤刚听到我这句话,脸色立马就变了,看都不看我,说道:俺早就不开公交了,请教啥啊?没啥可请教的,你走吧。


我赶紧追上去,递上一根好烟,好声好气的笑着说:周师傅,您是前辈,开过14路公交车,我想请教点14路公交车的事,这不正巧到饭点了吗?我来的时候看到一家羊肉饺子馆,好像生意挺不错,这样吧,我做东,咱叔侄俩就当是闲聊了,行不?


我又是递烟,又是请客吃饭的,最后周炳坤也没说什么,接过了我手中的香烟。


到了饺子馆,点完菜之后,我小声问:周师傅,听说以前你也开14路公交车,也是开末班车的?


俗话说的好,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他抽着我的烟,吃着我请的饭,也不再那么冷漠了,此时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就没下文了。


我愣了愣,帮周炳坤倒了一小碟醋,又问:周师傅,这14路公交车上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尝试着套他的话,他夹了一个饺子塞进嘴里,咕哝的说:一天打扫一次,哪里会不干净啊?


得!


一看他这样,就是不打算告诉我任何事,我叹了口气。


我喊过服务员,结账后,客气的说:周师傅,我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您慢慢吃。

恐怖公交全文完整版,恐怖公交全文免费阅读

刚转身,还没走两步,周炳坤忽然对我说:小伙,先别走。


他端着碗,喝干净最后一口饺子汤,就跟我一起走出了饺子馆,到了外边,他打了一个饱嗝,说:看你这娃子心眼不坏,听我一句话,别管工资多高,14路公交车你别开了,越快辞职越好,最好是今天就辞职。


我问为啥啊?


周炳坤摇头说:别管为啥,你要是信,你就尽快辞职,你要是不信,那随你。


说完,他就要回五金厂,我赶紧追上去,将这几天遇到的事说了一遍,周炳坤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到最后他豁然转身,惊恐的问我:那鞋子你仍了吗?


我摇头说:那是高跟鞋,就一只,还很破旧,我留着没用,刚开始扔了,后来又给捡回来了。


周炳坤点头,又问我:那金戒指和珍珠项链你带了吗?


我摇了摇头。


周炳坤脸白如纸,拍着我的肩膀说:今晚你把鞋子,戒指,项链,都放到公交车上,就开最后一趟,明天无论如何都要辞职!而且,你一定要记住一件事!


我连忙问:什么事?


说到了这里,周炳坤的脸上浮现出忏悔之色,他叹了口气,拍着我的肩膀说:这些东西千万别扔,但也别戴。


这给我说懵了,见我脸上疑惑不解,他举起自己的左手,对我说:你自己看看,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当初有个老先生坐我的公交车,曾经告诫过我,但我贪财,还是忍不住带了金戒指。


我追问道:也就是说,你左手上的无名指,是带了戒指之后意外碰断的?


话刚问到这里,压抑了许久的周炳坤眼角含泪,忽然颤抖着自己的左手,暴喊一声:这根手指是我自己咬掉的!


我浑身一哆嗦,再次看了一眼他左手上的无名指,怪不得断裂处结疤,伤口不像是被利器所伤,原来是被自己硬生生咬断的。


“周师傅,这...你能详细给我说一下吗?”


周炳坤叹了口气,此刻左手插兜,我赶紧递上一支烟,点燃后,他说:小伙啊,有些事就算告诉你,你也不会信,看你人不孬,听我一句话,赶紧辞职吧。


“信!我信!叔你都知道什么事,都告诉我吧!”


“你既然来找我,那你应该知道黄师傅已经猝死了。那两年前,14路公交车在魅力城撞死一个孕妇,你知道吗?”


我摇了摇头。


周炳坤叹了口气,说:那个孕妇是第一任14路公交司机撞死的,我前两年去号子里探望过他,他始终说自己冤枉,说14路公交车忽然失灵,在等红灯的时候忽然冲出去,撞死孕妇之后又停了下来,技术人员检查车辆,发现没有问题。他住监狱没多久就疯了,前一段时间我又去看过他一次,不过去的不是号子,而是火葬场。


我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第一任司机开车的时候,公交车失灵撞死人,然后住监狱疯掉,最后死亡。


周炳坤,在开了14路公交车后,咬断了自己的手指。


黄师傅,在开了一个月14路公交车之后,忽然猝死。


他们三人的结局,一个比一个悲惨,如果我一直开下去,会怎样?


“周师傅,那这手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忍了许久,最终还是问了出来,我很想不明白一个正常人怎么会咬掉自己的手指。


周炳坤叹了口气,又举起了自己的左手,说:“手指,是我自己的嘴巴咬掉的,但却不是我咬的,当时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慢慢的塞进自己的嘴里,我的牙齿用力的咬断了我的无名指,然后从嘴里吐出了那枚金戒指。这就是贪财的后果,不是你的东西,你别要。”


“周师傅,你不要伤心了,相比另外两位司机师傅,你现在的结局还算不错了。”我原本想安慰一下周炳坤,谁知,这句话可捅了马蜂窝。


周炳坤忽然大声怒道:我的结局还算不错?你是看我没死,对吗?但是你知不知道我老婆是怎么死的!她仅仅是带了一天珍珠项链,就出了车祸,整个脑袋都被撞了下来!你知道么!你知道吗!!!


我吓的连连后退,周炳坤吼完,蹲在了地上,就像是一个小孩子放声大哭了起来,他哽咽着说:你知道我活的有多难受吗?随后,他像是癔症一样,喃喃自语道:老婆,是我对不住你,咱结婚的时候我穷,没钱给你买项链,是我害了你,下辈子我一定给你买一条最好看的...


不知过了多久,他哭累了,我站在他旁边默然不语,他用衣袖抹了一下眼角,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回去吧,尽快辞职。


我点了点头,又给周师傅买了一条好烟,临走时,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对我说:对了,驾驶座你千万别打开,不管你坐的多难受,都不能打开,黄师傅就是打开了驾驶座所以意外猝死,你千万要记住了!


我还想再问问为什么,可周炳坤已经转头走回了五金厂,仔细回想一番,我开车的时候总感觉驾驶座凹凸不平,像是在座椅皮垫的下边藏有什么东西...

=================================================

《恐怖公交》已出全文

=================================================

现在我是不会打开看了,好奇是会出人命的,这前三任司机,看似周炳坤没死,其实他的结局才是最悲的,原本该死的应该是他,可他疼爱老婆,让来历不明的珍珠项链给了自己的老婆,结果他老婆当了他的替死鬼。


自己虽然穷,但不贪财,发现了莫名财物都是保留了下来,等待失主,如若不然,可能我已经没命来找周师傅了。


在回去的车上,我一直在想,到底用什么借口去跟陈伟辞职,想着想着,手机忽然响了。


刚一接通,听到的第一句话,我就僵硬在了原地。


“明子,你赶紧来中心医院一趟,你奶奶突发心肌梗塞,这一次可能挺不过去了。”电话是我爸打的,语气不急,但却很悲。


我心头一颤,手臂都开始哆嗦起来了,我甚至感觉脊梁骨都发凉。


跟14路公交司机会有关系吗?


我不敢继续想,打车奔中心医院,奶奶在重病房。


病房里的父母亲戚都红着眼走了出去,我妈说:你奶奶想单独跟你聊聊。

恐怖公交全文完整版,恐怖公交全文免费阅读

我两腮发疼,想哭,走到奶奶的床前,她颤巍巍的举起手,我赶紧握住她枯槁的手掌,她挤出一丝笑容,说:明子啊,啥时候谈了个对象?


没等我回话,奶奶竟然歪着头,看着我的左边说:闺女啊,今年多大了?


“22啊?哦,俺们家小明子26,呵呵,女大三抱金砖,男大四生贵子。挺配的。”


奶奶对着我的左边,时不时的说话,时不时的点头微笑。


……


奶奶走了。笑着走的,父母亲戚不知道奶奶为什么很高兴。


我给陈伟打了一个电话,简短的说明了一下事情,没等他安慰我,就直接挂了电话,父母亲戚都在安置奶奶的后事。


我很无助,很惊恐,我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在家守孝了一个星期之后,过了奶奶的头七,我这才回去。


坐车回到了房子店,我几乎连一口水都没喝,直奔陈伟的办公室,他正在填发车表,见我急急忙忙的冲进来,抬头笑骂:小刘,急啥呢?家里的事办妥了吗?


我深吸口气,说:陈哥,那个...我想辞职。


陈伟一愣,笑容也消失了,阴恻恻地问:干的好好的,干嘛辞职啊?因为家里的事?


我说不是,这几天有点别的事,抽不开身,所以就想辞职。


陈伟哑然失笑,语带讥讽道:有点事就要辞职?至于嘛?要是有急事的话,我再批你几天假。


我还没说话,陈伟又是一顿说,可谓是字字珠玑,句句带理,最后又神秘笑道: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不定期福利发放?


我点头,他说:做够半年,公司给配私家车,做够一年,公司给配一套一百平的房子,这可不是瞎说啊。


我脸上阴晴不定,陈伟拍着我的肩膀说:累的话再放你三天假,好好玩玩,要不陈哥带你去夜总会里转转?那一水的妹子,啧啧,胸前揣着俩炸弹,一个比一个正点。


“不了,我自己转转吧。”我走出了陈伟的办公室。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我开始收拾东西,心说陈伟要是不放我走,我就直接不要工资走人了。


看了一眼抽屉里的女人身份证,高跟鞋,戒指,项链,我心说这几样东西,一会都放到14路公交车上,就来一招高挂金印直接走人吧。


正收拾着,眼角余光瞥见了桌子上放着的一张A4纸,这张纸对折了一下,就放在桌子的正中间,我一愣,左右四看,心想这张纸不是我放这的啊。


打开一看,上边写着这样一段话:


【14路公交车,你必须开下去,如果你的肉体走了,就由你的灵魂来开……】


我手一哆嗦,纸条掉落在了地上,我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心想这张纸条是谁放我桌子上的?细数整个客运站,能进我宿舍的只有陈伟,他是主管,有宿舍钥匙,而且他也有动机,难不成这是陈伟看我想走,故意吓我的?


这么想也不对,辞职这件事,我是今天才说的,也就是十分钟前才告诉陈伟的,这期间,我俩一直在一起。


我又看了一眼纸条,上边的字迹娟秀非凡,而陈伟的字迹则潦草的很。


可今天陈伟换着花样不让我辞职,让我对他的怀疑加深,这张纸条真的不是陈伟放的吗?


黄师傅、周师傅的下场历历在目。


杀人方法多种多样,比如黄师傅猝死,或许是仇人暗中下药,比如周师傅的老婆,或许是人为的,故意的车祸,至于第一任司机,或许有可能是他犯困,一不小心踩了油门,撞死孕妇后想开脱,所以咬牙说14路公交车失灵。


而至于14路公交车的待遇为什么这么高,或许不是因为闹鬼,而是因为现在已经没人会驾驶这种老式公交了,人才难求,所以待遇才好。


内心中不停的斗争,我极力劝诫自己,告诉自己只要没亲眼所见,我说什么也不信!


但此前我遭遇的一系列灵异事件又该如何解释?

=================================================

《恐怖公交》已出全文

=================================================

上一篇:【激情热文】乡野小仙农小说全文章节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