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洛寒龙枭小说阅读-楚洛寒龙枭小说

第1章让人闻风丧胆的男人

床上剑眉深锁的男人,健康的小麦色肤色溢出细密的汗水,薄如刀锋的唇抿成了一道线。

——就像是曾经折磨她时,一样难耐的表情……

“愣着干什么!病人胃出血,马上准备治疗!”

院长一声断喝,楚洛寒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让院长劳师动众的当然不是什么重大病情,而是眼前举足轻重的病人。

龙枭——京都跺跺脚就能让股市抖三抖的龙氏总裁。

凭借庞大的龙氏资产稳坐富豪榜,他的身价有多少?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

最重要的一点,他就是楚洛寒结婚三年却不被外人所知的——丈夫。

记忆中从不生病的龙枭此刻被疼痛折磨的额头青筋暴起,深不可测的眼睛转向一侧,刹那间,鹰隼直直刺向了楚洛寒,毫无温度的犀利瞳孔,明显的不悦。

都病成这样了,还不忘用眼神威吓她?

呵呵!她还真是有本事!

胃出血并非要命的病,院长又是资深专家,很快龙枭就脱离了危险。

楚洛寒魂不守舍的走出急救室,垂头坐在长椅上,一颗心扑通扑通乱了节奏。

扯下手套,楚洛寒摸出戒指,全球仅此一枚的高端定制南非钻石,当初套在她无名指上时多么灿烂夺目……

只是,最后却是一场游戏。

心里的剧痛如同刀割,但再大的痛也抵不过三年前那一次了……

楚洛寒恍惚间,有人敲门,她连忙收起凌乱的思绪,开门,是院长。

院长人已中年,慈眉善目,眉眼一弯,笑出了几道皱眉,“小楚啊,刚才辛苦你了,不过,接下来,恐怕还要继续辛苦你几天。”

院长所谓的辛苦几天,竟是让她做龙枭的私人医生,24小时全程陪护,不得有任何闪失!

不知情的院长只是觉得楚洛寒医术高超,而且她性情温和,“伺候”这位难惹的大老板正合适。

她却如临大敌,心如注铅。

高跟鞋迟缓的踩在地板上,楚洛寒一次次咬唇。

进去了说什么?

假装不认识?

还是以妻子身份?

岂料,楚洛寒脚步刚踏出电梯口,眼前黑压压的人影就挡住了她的视线。

医院走廊挤满了手持话筒和摄影机的记者!

他们围着一个衣着性感的女人,那女人烫染的栗色波浪长发垂在背上,后背裸露的大片洁白肌肤与发丝相得益彰,似雪的手臂,妩媚的红唇,是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人!

莫如菲!

“莫小姐,之前就传闻您是龙少的绯闻女友,现在您亲自照顾龙少,是不是在宣布两人正式交往呢?”

“莫小姐,您和龙少一直都是媒体公认的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什么时候订婚?”

“请问莫小姐,您现在是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是否愿意为龙少退居幕后做豪门太太呢?”

楚洛寒听到这些话,身体紧紧的一绷。

“如果我和枭哥日后成婚,我当然愿意放下所有的工作全心全意陪在他身边,照顾他,关心他,做一个称职的好太太。”

莫如菲的声音柔软如糖,甜的发腻,腻的发酸。

莫氏集团千金小姐,同时也是时下最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国民宅男女神。

“哇!莫小姐事业如日中天居然愿意为枭爷息影,真让人感动……”

“两位近期有结婚的打算吗?”

……

楚洛寒下意识的攥起手,她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莫如菲应付着记者的提问,不经意间,瞥见了人潮后的那抹白色,骄傲的唇线抹开得意,“等日子定了,一定会告诉大家的。”

顺便,骄傲的仰起头,冲着楚洛寒的方向给了一个挑衅的眼神,又自然的拨了拨头发,露出脖颈间的几朵红痕。

楚洛寒看的清楚,那应该是昨晚男人在她身上奋力时如火的烙印。

心没来由的一痛。

龙枭对于她,只有无情,即使是睡在一起,他都不愿意碰她。

楚洛寒目光清冷的看着人群中的莫如菲,拳头捏的紧紧地。

即便我在龙枭面前一败涂地,也绝对不允许你蹬鼻子上脸!

楚洛寒深吸一口气,掏出手机,“保安部吗?马上到VIP病房,有人扰乱秩序。”

楚洛寒龙枭小说阅读-楚洛寒龙枭小说

第2章呦,小三儿上门了

安保人迅速清理现场,将记者全部疏散开。

莫如菲脸色难看,“楚洛寒,本事不小啊,成医院的一方霸主了吧?”

楚洛寒冷然微笑,“这就是凭本事吃饭和凭脸皮吃饭的区别。”

莫如菲趾高气扬,“呵,不管凭什么,现在站在枭哥身边的人是我,陪伴他的人也是我,照顾他衣、食、住、行、睡……的,也是我。”

一个“睡”字,她拉长尾音,说的极其暧昧。

楚洛寒冷笑,“照顾的可真好,都照顾的胃出血住院了,莫如菲,你功不可没啊!”

莫如菲咬牙切齿,没想到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楚洛寒!你别在我面前得意,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让你跪着求我!”

“等到那天再说吧,大明星。”讽刺之意,溢于言表。

莫如菲咬紧牙关,攥住拳头,楚洛寒,你这个贱人!

楚洛寒绕过她,打开病房门,动作利索,干脆。

莫如菲硬是恨天高一路小跑,抢在楚洛寒之前扑到了床前。

“枭哥,我接到电话就从片场赶来了,吓死我了。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胃出血啊?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好不好?”莫如菲泫然欲泣。

床上面无表情的男人冰冷双目没有情绪,“这么忙?回去好了。”

楚洛寒嘴角轻轻一扬,看来这位,也讨不了什么好处。

莫如菲仿佛没有听到,继续对着男人撒娇:“哎呀,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工作哪有你重要?胃还疼吗?我摸摸……”

说摸,这就要下手了。

还真当自己是个角儿啊!

她看不见的时候,这对野鸳鸯爱怎么搞怎么搞,但是当着她的面,动手动脚就绝对不行!

楚洛寒一步上前,脸上三分嘲讽,七分霸气,“把你的手拿开。”

莫如菲被阻止,脸色立刻难看起来,冷笑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敢管我!”

楚洛寒睥睨莫如菲,伸手指了指病床上的男人,“不如让他来回答一下,他的妻子,算个什么东西?”

直接了当宣布主权,堵的莫如菲脸色一青。

莫如菲声音都提高了八度,“你算什么妻子!哪个妻子和丈夫结婚后还分开居住的?哪个妻子进门三年却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

一番话夹枪带棒,冷漠讽刺,极尽挖苦。

楚洛寒下意识的去看床上的男子。

他眉目清冷,薄唇封缄,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

是了,他从来没有帮过她。

三年,她早该习惯了!

“呵,你对我们的事倒是关心!不过,再怎么样,我也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而你,挤破头也就是个登不上台面的小三儿。”

气压低的一触即发,莫如菲对楚洛寒满腔的恨意波涛翻滚。

“楚洛寒你装什么装!占着个没用的虚名而已!摆什么姿态!枭哥爱的人不是你,怕是碰都不会碰你吧?”

楚洛寒的心猛地缩了一下,疼得身体都在颤栗。

莫如菲说的没错!

她和龙枭只是名义夫妻,除了新婚之夜,他粗暴的占据了她的初次,让她狼狈不堪的受辱之外,这三年,两人共处一室的日子寥寥无几,即便是被迫共处,也都是不欢而散。

说白了,她顶着龙家少奶奶的名分,整整守了三年的活寡。

“滚。”男人的声音里带着雷霆之怒,楚洛寒和莫如菲同时愣住了。

龙枭那凛冽如刀的目光仿佛直直的刺进人的心里,楚洛寒冷笑一声,扭头就走。

莫如菲楚楚可怜的上前一步,“枭哥……”

龙枭不耐的冷声呵斥,“滚!别让我说第三遍。”

莫如菲哭的更凶,眼泪流的哗哗响,不愧是演员,哭戏都不用酝酿,把自己演的像受气小媳妇儿。

走出病房,莫如菲的眼泪立刻收了起来,一脸轻蔑的看着楚洛寒,“我看你能得意多久!”

说完,趾高气扬的离开。

走廊有风吹过,寒意侵来,楚洛寒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她一点儿都不得意。

赢了莫如菲又如何?

于他,她永远都是输家,永远没有翻盘的余地。

心神不宁的吃了晚饭,楚洛寒回到值班室,几个闲的无聊的护士正在议论超级VIP病人跟莫如菲的那些绯闻。

“莫如菲跟龙少看来真的好事将近呢!他们的婚礼得多盛大啊!”

“能不能结婚先不说,至少也是过了明路的男女朋友了!”

“是啊,龙少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能让他认可,看来是真爱了!”

……

楚洛寒面无表情的听着她们的议论,直到手机铃声突然响彻值班室——

“小楚,你怎么回事?我是看你做事成熟稳重才让你去当冷枭的主治医师,你竟然连病人发烧都不知道?你是医生,胃出血发烧多严重还需要我教?!”

劈头盖脸一顿批评让楚洛寒傻了眼,冷枭居然发烧了?

吵架的时候不还好好的?

楚洛寒唇瓣紧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冷枭在的地方,永远都不安宁。

楚洛寒快步赶到病房,推开房门——

龙枭靠在床上,手里拿着一份秘书送来的卷宗,沙沙的翻阅,斜飞入鬓的剑眉微微展着,脸色恢复了大半。

“……”

这哪儿像发高烧的样子?

楚洛寒进门后,龙枭好像压根没看见她。

存在感,还得自己找。

楚洛寒深吸一口气,“听说,你发烧了。”

龙枭未抬头,双目盯着合同条文,不急不躁道:“病人发烧与否,主治医师难道不知?”

他轻轻咬住“主治医师”几个字,漫不经心的讽刺。

她见怪不怪,反正不管她做什么都是错的,一件错,十件错,件件错。

“看来,你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我就不留在这里碍眼了。”她不卑不亢,语气平静。

听到她那句“不碍眼了”,龙枭的眉骨不经意拧了一下。

直到楚洛寒握住门把手,他冰凉如霜的声音传入耳畔,“你都是通过目测来诊治病人的?楚医生。”

楚洛寒顿了顿,转身,公事公办的拿出病历本,面无表情的开始做检查。

“烧已经退了,目前温度三十六度五,今晚我会继续观察。”

枭爷,无话。

“有没有出现血水反流?”

“胃还痛吗?”

“有没有灼烧感?”

审阅卷宗的龙枭一言不发,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他周身覆着一圈冷气,嗖嗖的喷冰渣子。

“你胃出血是过量饮酒引起来的,所以未来一个月内一滴酒都不能喝。”

“饮食清淡为主,最好喝粥做食补,在完全好之前最好不要喝浓茶。”

“不要空腹喝牛奶,会引起胃酸过度分泌……”

楚洛寒例行公事的叮嘱‘病人’,她还没说完,龙枭的鹰隼已经直射过来,他清冷的目光锁住她的视线,一刀一刀凌迟她。

时光仿似暂停,室内气压突降。

“还有什么废话?”他的声音冷若冰霜。

废话?她说了这么多对他来说都是废话?

楚洛寒刷刷刷在病历本上打了几个对钩,看来他真的没问题了!

“没了,说完了。”

男人微不可察的蹙着眉,对这个女人来说,面对丈夫只会说这些官方医嘱?

呵——

“很好。”

冷冰冰的两个字,他的态度无须赘述。

龙枭伸手端茶,发现茶杯空了,俊脸闪现不悦,“倒水。”

楚洛寒水眸一眯,原本想拒绝,只是盯着他那张俊美却有些苍白的侧脸,到底是忍了下来。

倒了一杯热水,放在案几上,还好心提醒了一句,“有点烫。”

龙枭长指捏着杯把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吹,动作自然而流畅。

都说龙枭是女人克星,是男人公敌,楚洛寒不得不承认,面前男人独特的魅力,是无法模仿的高贵。

楚洛寒没出息的心笙荡漾,眼睛连着心,痴痴看呆了。

龙枭是个工作狂,那时,她真的很心疼他,会帮他端茶倒水,准备宵夜,小心的伺候。

看着他,望着他,她便是幸福的。

直到后来……

他和莫如菲相携出入,那伉俪情深的样子真真刺痛了她。

她期望与子偕老,他却美人在怀。

龙枭薄唇半斜,“看上瘾了?”

楚洛寒从回忆中拉回神思,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他又道,“想留下过夜?”

楚洛寒的心猛地跳了两下。

“……抱歉,医生不提供这项服务。”

“既然不是,马上滚出去。”龙枭长指点了点门。

楚洛寒气结,她真不该抱有幻想!

“好,我现在就滚!”

撂下一句话楚洛寒转身就走,强忍的眼泪憋回去,背影倔强又脆弱。

原来她的心还没死透,还会痛。

龙枭烦躁的丢下文件,脑海中回放着三年前的一幕……

>>>>本文《豪门天价小逃妻》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教练边教我开车边吸奶摩擦不进入|驾校风流史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