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小说(主角纪云禾长意)全文阅读

第一章 鲛人

六年前,驭妖谷外。

纪云禾从神态倨傲的太监手中接过“货”的时候,是人间最美的三月天里。

驭妖谷外遍野山花浪漫,花香怡人,而面前的太监,夹着嗓子滔滔不绝的叮咛却让纪云禾觉得心烦。

“这是咱们主子花大工夫弄来的鲛人,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可得把这妖怪给训练好咯。别回头让咱家再来接的时候,还这么又是大箱子又是满篇符咒的贴着,运着走麻烦,看着也心烦。”

负责与这傲慢太监打交道的是纪云禾的助手瞿晓星,瞿晓星还是少年,可一嘴跟抹了油一般麻利。他笑嘻嘻的应对着太监:“公公,您放心吧,咱们驭妖谷这几十年来驯服了多少妖怪了。休管这铁皮箱子里是个什么怪物,只要来了这儿,保证跟你走的时候是服服帖帖的。绝对不敢造次。”

“嗯,别大意了,仔细着点,这鲛人可不普通。”

“咱们知道,这可是顺德公主交代下来的活儿,驭妖谷绝对倾尽全力驯服这妖怪,回头回去,一定给张公公您长脸。”

瞿晓星最是会应付这些人,他说话好听,张公公也露出了些许满意之色。

纪云禾听着他们的对话,信步走到了马车旁边。

只见这马车背后的箱子有半人高,通体漆黑,是玄铁质地,上面贴满了层层符咒,纪云禾伸手将其中一张符咒撩了撩。但见符咒上的咒文,纪云禾挑了挑眉,随手揭下来了一张。

便是这符咒揭下来的这一瞬,只听“咚!”的一声,玄铁箱子当中发出沉闷的重响,还夹带着铁链撞击的叮当之声。

纪云禾目光一凛,这妖怪好生厉害。贴了这么多符,她只揭了一张,这妖怪便察觉到了……

而于此同时,箱子中的重响惊了拉车的马,马一声嘶鸣,撅蹄子要跑,马夫立即拉住缰绳,好一阵折腾,才将惊马稳住。

张公公转过头来:“哎哟,可小心着点!这妖怪可厉害着呢!”他说着往后面退了几步,“你什么人啊!这不懂的别瞎动!赶紧将符贴回去。回头小心治你罪!”

瞿晓星连忙赔笑:“那是咱们……”

“朱砂黄符,雷霆厉咒,闭五识,封妖力,是大国师的手笔。”纪云禾打断了瞿晓星的话,把玩的看了一眼手中的符咒,随即眸光一转,锋利的扫向站在一边的太监,她手指一动,朱砂黄符立时如箭一般穿射而出,霎时定在了那张公公的喉间。

只见那张公公双目一凸,张口欲怒,可口中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张公公登时大惊,伸手便去拽脖子上的符咒,然而待得手指被弹回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里便添了七分害怕,惊恐的将纪云禾盯着,手指着纪云禾,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叽叽喳喳吵了半天。”纪云禾拍了拍手,“终于安静了。”

她给身后站着的几名壮实男子使了个眼色,男子上前,要去拉马车,而护卫马车的侍卫则都紧张的将手按到了刀柄上。

“马车我们驭妖谷收下了,箱子里的妖怪三个月之后来取,我们保证妖怪乖乖的,你们保证来回路上妖怪的安全。这是你们该做的事吧?现在妖怪到了驭妖谷,该我们接手,你们这阵势,是不打算让我们驯妖?”纪云禾盯着侍卫们,“你们是听顺德公主的命令,还是要在这儿帮这太监出气?”

纪云禾话一出口,侍卫们面面相觑,倒是也都退了下去。几名男子这才将马夫请下了车,架了马,驶向驭妖谷中。

马车被拉走,纪云禾瞥了太监一眼:“我不懂符,只会贴,不会揭,自个儿回去找大国师吧。”

言罢,她一拂衣袖,转身入谷。

瞿晓星连忙在一旁赔笑,和太监解释:“那是咱们驭妖师,脾气有点大,可论驭妖术,是咱们驭妖谷里顶厉害的高手,公公莫气……哎,这符我也没办法,我法力低微,比不得咱们她,您受罪,恐怕还真得回去找大国师帮……”

“瞿晓星。”

纪云禾在前面一唤。瞿晓星连忙应了一声,没再与太监说话,只得歉意的看了几眼急得一脸猪肝色的张公公,转身去追上了纪云禾。

赶到纪云禾身边,瞿晓星叹了声气,有些怪罪:“左护法啊,和您说了多少次了,这些送妖怪来的虽然都是些达官贵人家的家仆,可他们也算是在这些贵人们耳边说得起话的。您不能随便得罪啊……这次更是顺德公主身边的太监,他回头要给顺德公主说两句损你的话……”

“嗯嗯,我费力不讨好。”纪云禾随口应和。

“所以您还是回去给人家把符咒揭了吧,这要让人一路哑着回去,不知道得结多大仇呢。”

纪云禾瞥了她一眼:“瞿晓星,咱们要讨好的是他们的主子,不是他们。而讨好他们主子的办法,就是把妖怪驯好,不用多做他事。”

纪云禾说罢这话,瞿晓星也是一叹:

“您说得有道理,哎……也怪如今这世道对咱们驭妖一族太不利了。听说五十年前,大国师还没有研制出那专对付咱们驭妖一族的毒药的时候,咱们一族也可威风了,呼风喝雨使唤妖怪的,哪能想到不过五十年,就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连个朝廷的阉人也能对咱们吆五喝六的……”

“行了,说得像你五十年前就出生过一样。”

纪云禾斥了他,话音刚落,两人正走到了驭妖谷门,大门大开,谷中一片雾气氤氲,纪云禾岔开了话题,“今日送来这鲛人来历怕是不小,咱们去地牢看看开箱。”

瞿晓星点头称是。

驭妖谷地牢之中,玄铁牢笼之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咒文封印,封锁着妖怪的力量。

玄铁箱子被送到了最大的牢房之中,箱子顶部有一个玄铁挂钩,驭妖师们将玄铁箱之上的挂钩与天顶上的锁链相接,四周铁牢之上的咒文霎时一亮。

这锁妖箱本是驭妖谷研制的东西,方便达官贵人们将捉来的尚不温顺的妖怪锁住,运送到驭妖谷来。

箱子之上的挂钩其实是从箱子里面伸出来的,箱中妖怪身上套有玄铁锁链,这外露的挂钩便是锁链端头,待得挂钩与牢中锁链相连,则锁住妖怪的铁链立即与牢中其他玄铁连为一体,其他玄铁上的封印之力,便会传到箱内铁链上。加强玄铁链的封印之力,此一举乃是为了避免开箱时,妖怪重见天日,激动挣扎之下伤了驭妖师。

挂钩与铁链接好,驭妖师将钥匙插进了锁妖箱的钥匙孔里,刚听“咔”的一声,箱中便立即传来一连串“咚咚咚”的敲打与震颤的声音。

驭妖师钥匙都还没来得及取出来,忽然之间,布满符咒的锁妖箱登时被从里面击成了碎片,伴随着四溅的碎片,还有被碎片打出来的尘埃,一条巨大的鲛人尾甩了出来。

纪云禾站在地牢之外,一声“小心”还没来得及喊出口,只觉牢中一阵妖风大起,巨大的蓝白交加的鲛人尾在地牢中呼扇而过,牢中开箱的驭妖师一声凄厉惨呼,登时血溅当场。

纪云禾抱住身边瞿晓星的头,将他往地上一摁,险险躲过这一记鲛人尾扇出来的杀人妖气。

她趴在地上抬头一看,只见那牢中,锁妖箱四分五裂,散落于地,鲛人双手被缚,悬吊于铁链之上,他通体赤裸,下半身是一条巨大的鱼尾,只是与寻常鲛人不同,他的鱼尾蓝白相见,层层叠叠,仿似一朵巨型莲花。而更让人惊异的,是这鲛人的脸……

鲛人一族,向来容貌姣好,只是纪云禾从没想过,居然会有哪一张脸,长得如他一般,美得令人惊艳,甚至一时忘了呼吸……

这居然是一个……

雄性鲛人。

仙侠小说(主角纪云禾长意)全文阅读

第二章 驭妖谷

鲛人阴柔,多为雌性,雄性鲛人却是极其少见。而即便有,也因妖气强大,难以驯服,而鲜少被捉到驭妖谷来。

顺德公主这次,应该是花了大工夫呀。纪云禾正如此想着,却见那鲛人倏尔又抬起了长尾,再是横扫千军的一甩。这次所有人都暴露在他的攻击之下。纪云禾便是趴在地上也躲不过去,唯有手上结印,运气为盾,往身前一挡。

纪云禾只觉一阵“呼啦啦”的狂风从她气盾撞击摩擦而过,摩擦产生巨大声响,趴在地上掩住耳朵的瞿晓星连连惊呼。

在这方风声刚过,隔了几步远的比较弱的驭妖师,抵挡不住妖力的冲击,被击飞呕血的有之,当场丧命的亦是有之。地牢里登时狼藉一片。

纪云禾侧目一看,只觉心惊,

她并没有见过雄性鲛人,可她也大概知道鲛人的妖力在什么范围。而今捉来的这一只,他的力量已经远远大过她所认知的妖怪的力量了。

毕竟,从来没见过哪只妖怪能隔着封印妖力的黑石玄铁,还能如此以妖力伤人。

身边哀嚎一片,纪云禾望着牢中鲛人,微微眯起了眼睛,她手一动握住了腰间剑柄。其实今日在场的驭妖师,除了瞿晓星,她一个也不想救,只是若纵容这鲛人放肆下去,自己和瞿晓星也不会好受。

可她这方刚一有动作,牢里鲛人便立即目光一转,盯住了纪云禾。四目相接,纪云禾只见那鲛人眼中一片奇异的冰蓝色,犹如结冰的大海,冰寒刺骨,肃杀之气令人胆颤。

方只有眼神的触碰,纪云禾便是浑身一凛,只道今日不动点真功夫,恐怕是镇不住此妖。

鲛人鱼尾微微抬起,正是又要发难之际。地牢右边的另一个入口处倏尔杀来一道金色长箭,长箭穿过黑石玄铁的牢笼缝隙,听听“笃”的一声,径直穿透鲛人鱼尾,狠狠的盯在牢笼之后的墙壁里!

而在长箭末端害带着一条玄铁铁链,在长箭穿过鲛人鱼尾之时,玄铁铁链被法术控制着,如藤蔓一般迅速缠绕上他的尾巴,爬上他的尾巴。

将他的尾巴紧紧锁死。

只听鲛人一声闷哼,额上冷汗渗出,仿似痛极,然而他的眸光却并未有半分示弱,他奋力挣扎着,鱼尾被铁链锁住,随着他的挣扎,伤口撕裂,鲜血如瀑落下。

而与此同时,那射箭而来的地方,传来一道男子低沉的呵斥声:“都躺着作甚!给我起来结阵!”

纪云禾转头一望,手掌从剑柄上挪开:“瞿晓星。”她唤了趴在地上颤抖不已的助手一声,“起来了,这里没咱们的事儿,走了。”

瞿晓星这才颤巍巍的抬起了头:“没……没事儿了?”他趴着往旁边一看,见了右方走到地牢来的那人,舒了口气似的,“哦,少谷主来了……”

纪云禾听到他这声感慨,却微微眯了眼睛,侧眸看着她:“怎么?我听你这意思,你是觉得我今日护不住你?”

瞿晓星是何等聪明的少年,当即便堆上了笑,对纪云禾道:“左护法您哪儿的话,您本事那么大,自是护得住我,我这不是觉着少谷主来了,有他顶着,您会省力一些啊。我永远都是站在您这边的,您放心。”

纪云禾收回了目光,瞥了牢中的鲛人一眼,只见此时,牢中机关已经被打开,两道铁钩从背后墙壁射出,穿透他的琵琶骨,伴随着铁钩上时不时的雷击,让鲛人在痛苦中再无心运转妖力,他痛苦的呻吟声被外面开始吟诵经文结阵的驭妖师压了下去。

地牢之中金光四起,所有的玄铁石一同散发着光芒,衬得整个地牢一片辉煌。

而那鲛人除了痛苦的颤抖,再也没有反抗的力量了。

“走吧。”纪云禾唤了瞿晓星一声,迈步要从左边的通道出去。

在路过通道转角的时候,纪云禾余光一转,正好瞅见了牢中一边与别人商量着事,一边目送她离开的少谷主林昊青。

纪云禾脚步停也未停,全当没看见他似的,出了地牢。

要说纪云禾与林昊青的关系,那何止尴尬二字可以形容的。

驭妖谷谷主林沧澜年事已高,可关于继承人之位,老谷主的态度却一直暧昧不清。

林沧澜的儿子林昊青,被众人称为少谷主。然而直到现在,林沧澜也从未当众说过,要将这谷主之位留给林昊青。他反而对养女纪云禾一直青睐有加。甚至特别辟出个左护法的位置给纪云禾。

纪云禾驭妖之术冠绝驭妖谷,若要真以实力来区分,纪云禾无疑要压上林昊青一头。再加之老谷主常年不明的态度,在其他人眼中,纪云禾便成了下一任谷主的继承人之一。长久以来,驭妖谷内便分为的两派,注重实力的人,推崇让纪云禾成为下一任谷主。而注重传统的人,则誓保林昊青的地位。

两派之间明争暗斗,纪云禾与林昊青的关系也从小时候的兄妹之情变成了现在的水火不相容。

然而其他人都不知道,纪云禾自己一点都不想当这个劳什子谷主。她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赚一笔钱,离开驭妖谷,到江南水乡,过上富丽堂皇混吃等死的生活。

奈何宿命总是与她为敌……

这驭妖谷,却不是她想离开,就能离开得了的。

思及此事,纪云禾一声叹:“驯服此鲛人,这差事不能接。”在快走回自己院子的时候,纪云禾吩咐了瞿晓星一声,“这是个烫手山芋,丢给别人。”

瞿晓星闻言一怔:“可是左护法,这个鲛人是顺德公主的送来的……您要是把这鲛人驯好了,回头顺德公主少不得对您多有提拔,您知道的……”瞿晓星观察了一下左右,凑到纪云禾耳边悄声道,“您要知道,皇家中人说的话,在咱们驭妖谷中举足轻重,若有顺德公主助你,谷主之位……”

她就是不想要这谷主之位。

然而这话,纪云禾却没法和瞿晓星说,她只得拉着冷脸,瞥了瞿晓星一眼,道:“若是驯不好呢?”

瞿晓星闻言又是一大怔:“咦……”她眨了眨眼睛,“护法……难道,你是在担心……你驯服不了这鲛人?”

她是担心,她真的驯服了这鲛人,博得了顺德公主的欢心。顺德公主当真为她说了什么话,从此以后,她怕是连现在的安宁都守不住了。

“你就当是如此吧。”纪云禾到了自己的院子,转身就要将院门关上赶人走,“总之我就是不想接这个差事,林昊青或者别的谁想接,就让他们接去,我不掺这趟浑水。”

说完这话,院门一关,关了瞿晓星一鼻子的灰,瞿晓星只听里面的人懒懒的说了句:“这段时间,就说我闭关,啥都不干。”

瞿晓星瞥了瞥嘴,可对于上级,他到底还是没有办法强迫。

然而到了傍晚,瞿晓星却不得不再次来到纪云禾院门前,敲了敲门:“护法。”

隔了许久,里面才传来纪云禾的声音:“我不是说我在闭关吗?”

“是,可谷主找你。”

“……”

>>>>本文《驭鲛记》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足浴的诱惑(张清扬小红)你把脚放进来吧我给你揉揉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