痒小说全文章节,痒小说免费完结篇

《痒》小说完整版全文由 八度小说书城 提供,我消化功能好,吃多少都不胖,以前我参加业余模特班的时候,那些女同学看到我大吃,一个个羡慕得不得了。”冯燕莞尔一笑,笑得很迷人,晨伟避开那笑容。欢迎点击《痒》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阅读吧。

================================================

《痒》小说已出全文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晨伟双手颤抖着拿起茶几上随意放着的那张报告单,单子上那盖着“妊娠阳性”的大红戳儿格外显眼。

安月怀孕了,安月居然怀孕了,这好似一个晴天霹雳一样击打在晨伟的心头,他的心好像要炸开一般,他的双手捏紧那张报告纸,拳头用力地在头上砸打着。

痛,扯心的痛!

晨伟身体抽搐着,慢慢地倒地,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起来。

从他上衣的夹克衫里,慢慢地掉出了一张纸,是晨伟前几天到男科做的一个精子测试,报告上说,晨伟的精子是死精,根本就不能生育。

一个月前,晨伟去医院做了个检查,本来他是去看阳痿的,多口问医生几句,说他结婚五年了,一直没有生。以前总觉得是他老婆安月的问题,查了好多次,都没有什么问题。晨伟才想到有可能是自己的问题,尤其是近几年阳痿得越来越厉害。医生对于这种病人见得多了,随意地说声要不你做个精子测试吧。晨伟做了,如果知道是这个结果,他宁愿不做。

拿到报告的那一刻,他就心如死灰了,不知道晚上怎么跟安月交代。没想到,一回家,却看到了沙发上安月怀孕的报告单。那报告单犹如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晨伟的脸上,晨伟的心撕裂般的痛。

安月居然背叛了他,那个从大一开始一直携手走来,大学毕业步入婚姻殿堂,走过了五年婚姻的安月,居然背叛了他!

这个残酷的事实摆在面前的时候,晨伟整个人彻底地闷掉了,没有了思维。眼中本来五彩斑斓的一切,顷刻间变成了灰色。

诚然,安月年轻不再,却依然性感漂亮,那名牌护肤品也不是白抹的,可是晨伟此刻才知道,那些漂亮并不是给自己看的,而是给某个躲在黑暗的角落暗自阴笑的男人看的。那个男人,在安月的身体里种植了一颗小生命,对于晨伟来说,那是一颗耻辱的种子。

而在几个小时前,安月还恬不知耻地告诉他,这个孩子是他晨伟的。从未有过的屈辱涌上心头,晨伟憋了二十八年的泪水山洪暴发般地涌了出来。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刚刚知道自己不能生,马上又得知亲爱的老婆怀上了别人的孩子,这样的打击,任凭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承受得了。

“守得云开见月明呀!恭喜你,安月。”这话是钱雪说的,钱雪是这家贸易公司总经理蒋志祥的助理,其实也就是秘书,也是安月的闺密。

钱雪心中是羡慕安月的。

“谢谢,总算是盼来了!”说这话的时候,安月没有一丝不安,一个月之前的那次放纵,她没有很在意,她觉得事情没有那么巧。更何况,那天还是她的安全期,跟晨伟这么多年都是安全的,那天,肯定也是安全的。

“怎么?不替我高兴吗?”安月看到钱雪的眼睛有些暗淡。

“你可好了,有个好老公,现在还有宝宝了,我,猴年马月了。”

“你不还有吴志国呢吗?”安月口中的吴志国是E市的首富,五年前,钱雪跟了吴志国,一直到现在。

“别提他了,烦!”

吴志国是钱雪的心病,昨天两个人刚因为吴志国离婚的事情吵完架。

“你们家晨伟知道了吗?让他请吃饭!”钱雪这话说得不是滋味。钱雪时常说,要是还有一个晨伟这样的男人,她就甩了吴志国,嫁了。

安月说,那我就让给你。钱雪说,那也要你舍得。钱雪心说,只要你舍得,我就敢要。

“一定,不过要明晚,今晚,得留给我跟晨伟。”一想到晨伟一脸开心的样子,安月就笑得合不拢嘴。

回到家里,开门,晨伟不在家,可能还没回来。放在茶几上故意给晨伟看的报告单却没有了,沙发上却多了件晨伟的夹克衫,早上出门的时候,晨伟就是穿的这件!安月抓起了电话,拨了晨伟。

关机!

安月见到晨伟的时候,他已经在派出所了。看到晨伟鼻青脸肿地出来,理都没理晨伟,气呼呼地转身离开了。一边走,一边抹着眼泪,本以为晨伟会屁颠屁颠地追上来,说上一大堆好听的道歉的话。回头一看,连个鬼影都没有,更气!刚刚派出所干警的话,好像针刺在安月的心头。

“嫖娼不给钱,还打人!”

八个字,说明了几件事,一、晨伟去嫖娼了。二、没带钱,夹克衫还在沙发上。三、晨伟还打了人。

安月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交了钱,道了歉,晨伟嫖娼,她还要道歉,火起。安月无法再看到晨伟的时候给他好脸色,她的脸都让晨伟给丢尽了,怎么说,她也是E市一家大公司的销售经理。晨伟没有追来,打他电话,倒是没有关机,却被直接按掉。安月更气了,嫖娼还有理了!

回头,正好看到晨伟从拐角处走了过来。晨伟竟然径直走了过去,看都没看安月。安月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回过神的安月,眼泪好像掉线珠子一样下来了,“晨伟,你给我站住!”

安月说完发疯似的冲了上去,过去就给了晨伟一个巴掌,不是很用力,却很清脆。这一巴掌,是为刚刚在派出所无地自容而打;这一巴掌,是为晨伟嫖娼而且不知悔改而打;这一巴掌,为了打而打。

晨伟没动,他的脸是冰的,刚刚打上去的瞬间,安月就感觉到了,冰的跟他脸上的表情一般。安月转身,离开了。寒风中,穿着单衣的晨伟冷峻的脸上肌肉突突地抽搐着。

安月没有回家,直接去了钱雪那里。她在钱雪的怀里哭得稀里哗啦,钱雪叹息:“怎么早没看出晨伟是这样的人!”

“我算是瞎了眼了,找了这么个东西!”安月哭骂,心里的委屈一骨碌地倒了出来。钱雪安慰着,心里却有着莫名的激动,一直以来,安月的幸福,她都是心存嫉妒的。她嫉妒安月有个幸福的家庭,有个体贴入微的好老公,现在又幸福地有了孩子,原来,一切幸福背后,却隐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晨伟会去找小姐,这个,钱雪也没想到。

一直以来,在大家的眼中,晨伟就是个百分百体贴的好老公,上下班接送,中午送好吃的,要是安月有个发烧感冒的,那可不得了了,一天十几通电话,从头能问到脚。安月本来就生病,心情不好,烦了,狠狠挂了电话,烦人!

钱雪就羡慕:身在福中不知福!她那个吴志国,好倒是好,每次出去回来,都能带上一大堆她喜欢的,可是,她病了,吴志国连个人影都没有。钱雪感叹:如果有一天晚上得急病就这么走了,身边连个人也没有。钱雪时常一个人静静地坐着,时常一个人孤独地这么想。现在,安月跟她钱雪一样了。

“你打算怎么办?”

“离婚!”安月不假思索。钱雪张嘴想劝,忍了。

晨伟行尸走肉般地从派出所附近,一直走到了跨江大桥上。

这座桥的出名之处,不在于它横跨的是E市最宽的一条江河,而是每年在这里跳河自杀的人,是E市之最。护栏不仅加高,而且加固,还缠上了铁丝网,好似一个蹩脚的小丑一般。晨伟站在护栏边上,足足两个小时,一动也没动。

秋后的晚风,尤其是江边的,吹在身上,是冷彻入骨的。

一辆出租车疾驰而过,不远处,紧急刹车的刺耳声响起,一个女人,匆匆付了钱,冲上了桥头。“大哥,是你吗?”刚刚在包厢里的时候,小姐就是这么叫晨伟的,这是她们职业的称呼。晨伟回头,居然是刚刚的那个小姐。小姐穿得单薄,被风一吹,不由得抱住了双肩,冷。

“你想自杀?不行的男人多了,我接过很多客人,一多半都是靠嘴。”话说出来,小姐就知道自己说错了,晨伟靠她的嘴也不行,这种男人不死也没用了,可是,她不能这么说,好歹也是一条命。

晨伟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他一把抓住了铁丝网,往上一跃。

一个人要是想死,铁丝网是拦不住的。

小姐眼明手快,过去一把抓住了晨伟的皮带,使出吃奶的劲儿,用力地一拉。

“啪!”晨伟从高处摔了下来,摔得不轻,嘴角都渗出了血。

他从地上站起来,发疯一样地推开了小姐,“滚开!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死去吧!你这种人,不死也没用了。”小姐火起,好心救人,还被骂,一时气急,骂了出来。

晨伟跳过来,一把抓住了小姐,狂吼:“我是没用了!阳痿、死精,老婆有了别人的种!就连嫖娼都嫖不了,我不死还有什么用!”

小姐愕然。

夜深了,安月还不睡觉,钱雪的眼睛一个小时前就开始打架了。安月还在叨叨她跟晨伟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两人是闺密,这些家长里短的话,也不是头一次听了,真的烦了。那唠叨声就好像催眠曲一样,越说钱雪越困。

安月不是不困,是不想困,她在等。以前吵架赌气,晨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就会从钱雪这里把她给求回去,对,是求!他们两人之间,不管对错,安月都是对的,晨伟总是让着的。用钱雪的话说,安月的臭脾气就是被晨伟给惯的。

可是今天,前半夜已经过去了,还是没有晨伟的踪影。明明是他错了,都不知道来认个错!安月心里还是气晨伟的,嫖娼,多么丢人的事情。可是要说下定决心离婚,那得多大的勇气,她年纪也不小了,跟晨伟一样,奔三了,可人家那奔三是不一样的,男人三十一朵花,女人?叹气。

门口有动静,安月从床上蹿了起来。

痒小说全文章节,痒小说免费完结篇

“干吗?是不是有贼?”钱雪有些紧张,前段时间物业就发了告示提醒防贼了。

敲门声响起。

“是晨伟,你去开。”安月听到敲门声,反倒踏实了。

钱雪抬头看看时间,“今天这点……”钱雪的意思是有些晚了,下床,到了门口,开门。

“你……”钱雪刚说了这么一个字,门口就没声了。

安月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想起刚刚钱雪担心的事情,不会真有贼吧?她跳下床,找遍了房间,也没有找到一件趁手的东西,顺手抄起了床头的烟灰缸,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

刚出门口,就听到了男女急促的喘息声跟接吻的声音。安月愣住。

晨伟跟小姐坐在桥边,小姐冷得直发抖,“哥,我们换个地方吧,这儿太冷!”

晨伟讲到一半,小姐双手抱肩,瑟瑟发抖,小脸冻得发紫。晨伟把什么都跟小姐说了,他需要倾诉,不说话,他会憋疯的。小姐愿意听,晨伟也愿意讲。不跟她讲,还能跟谁讲呢?

找了个茶室,小姐一边搓手,一边往脸上摸摸,冰。茶水上来,小姐双手紧紧地握着,吹着上面的茶漂,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好烫。”

看到晨伟动也不动,“哥,你不冷吗?来,暖和一下。”

“冷,心冷。”

“哥,我知道你难过,可毕竟已经发生了。死,是最懦弱的,我曾经也想过死。也死过,吊在上面了,又把自己放下来了。”小姐说话间,眼中浮现出淡淡的忧伤。

“你……”

“叫我小玲。”

“小玲,你?”

“哥,我十六岁就出来卖了,要说悲惨,你有我悲惨吗?”小玲说这些的时候,显得很轻松。

“这不一样。”

“这没有什么不一样。你是男人,你要更加坚强!”从小玲口中得知,她十六岁就被继父给强奸了,她寻死,吊在上面,舌头伸出快一半了,她又把自己放了下来,然后离家出走,做了小姐。

晨伟当时信以为真,安慰一个人,劝解一个人,你说出来的事情只能比他更加的不幸。

其实,这个故事,是小玲听来的,她只为救人,就撒谎了。撒谎是她们小姐的习惯,用她的话说,小姐口中,没有真话,因为,她们连这个世界都不相信,怎么会去相信一个男人?男人,对于此刻的晨伟来说,是沉痛刺耳的两个字眼。

他现在,还能算是男人吗?

“哥,我帮你,不收钱。”小玲看到了晨伟眼中的忧郁。

安月到门口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是吴志国,现在正跟钱雪腻着。吴志国一看安月也在,有些惊讶,赶忙松开了钱雪。刚刚开门的时候,钱雪刚刚要说话,没容得她说,吴志国已经把嘴贴上去了。

“安月。”钱雪被弄得很不好意思,虽然她跟安月的关系好,但做这种事情被她看到,她还是有些抹不开。

“你这人总是这样,猴急猴急的!”钱雪嗔道。说完,转身就进了房间。吴志国朝安月耸耸肩膀,“刚下飞机,带了些礼物,就直接过来了。”

吴志国有钱,也有心,每次出去回来,都给钱雪买很多东西,不光给钱雪买,安月也有份儿。两个人站在客厅里很不自在,安月朝里面喊了声要走,钱雪赶忙跑了出来,“这么晚了,就住这里吧。”

“不了,家里,我始终不放心。”安月确实也不放心,晨伟这么一反常态,她不是没有觉察到,刚刚就想说回去了,钱雪肯定不愿意的,这下倒好,吴志国的突然回来,给了她一个理由。

钱雪没有再挽留,她跟吴志国已经有些日子没见了,吴志国一下飞机就到她这里,她很开心,发自内心地开心。送到门口,钱雪嘱咐几句,就进去了。

门刚一关上,吴志国就从背后抱住了钱雪,双手在她的胸前揉搓着,“亲爱的,你知道吗?在飞机上,我就想你了,想你想得发疯。”吴志国一边亲吻着钱雪,一边褪着她身上的衣服。

“我也是!”钱雪呼吸加促,紧紧地搂着吴志国的脖子。

吴志国抱起钱雪,就朝房间里走去。

激情过后,钱雪在吴志国长满胸毛的胸口上画着圈,今天,她很满足。

“对了,钱雪,安月怎么来了?她很少这么晚了还不回去的。”以前在这里,也跟安月打过照面,都只是坐坐就走了,今天看样子,如果他不过来,肯定是要住这里的。钱雪没有回答吴志国的问话,而是翻身到了吴志国的身上,“你老实跟我说,你有没有嫖过娼?”

吴志国摇头,奇怪地看着钱雪。这一点,她倒是相信吴志国的,他是E市的首富,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也没有必要去找小姐。

“晨伟去找小姐了,被警察抓了,安月去赎的人。”

“没想到晨伟那么老实的人,也会去做这种事情。”吴志国点了根香烟,优雅地抽着。

“这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钱雪若有所指,看吴志国根本就不接这个茬儿,她有些生气,蒙上被子翻身睡觉。

吴志国扭头看看,知道她又在为他离婚的事情闹心了。

五年了,时间不短了,是该给她个名分了,只是……

安月回到家里,晨伟不在。

“死哪里去了!”安月一边在房间里找,一边骂道。没人!夹克衫还在沙发上。她气得拎起了夹克衫扔在了地上,“死晨伟,去哪里了?”

一间温暖的大房里,晨伟正躺在床上,卫生间里响起了哗哗的水声,小玲正在洗澡。晨伟掀起被子,看看下面,一脸的沮丧,一点儿反应也没有!真的是没用了。正想到这里,小玲围着浴巾就从里面出来了,清水出芙蓉,卸掉妆的小玲看起来比在包厢的时候要漂亮很多,晨伟惊讶地发现,下面居然微微地颤动了两下。

安月等了一夜,晨伟第二天一大早回来的。

安月坐在床上,憋了一肚子的火,晨伟却直接进了卫生间,从卫生间出来后去小房间换了衣服,就准备出门。这时候,安月再也忍不住了,从房间里蹿出来,挡住了晨伟的路。

“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要是不交代清楚,你就别想出这个门!”安月气得肺都要炸了,这还是晨伟吗?

昨天,安月想了一晚上,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晨伟怎么会变成这样?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变得一点儿征兆也没有。前天晚上还端洗脚水,帮她按摩,把苹果切成块儿,端到床边喂给她吃,怎么才一天的时间,就……

“起开!”晨伟用力地一推安月。男人的力气就是大,就这么一推,安月朝后踉跄了好几步,差点儿跌倒。

这一下,就这一下,安月心中积郁一夜的怒火排山倒海般发泄而出,冲过去抓着晨伟的领子,就是一阵乱挠。

晨伟的脸上,立现抓痕。

屈辱愤怒交织在一起,晨伟的怒火在升腾,对着安月怒目而视,用手指着安月,“滚开,你别惹我!”这一声怒吼,吓得安月往后倒退了两步。

晨伟趁着这个间隙,出门,重重地关上了门。

安月站在门口,眼泪吧嗒吧嗒地掉落下来,一向温文尔雅的丈夫,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直到现在,她还好像做梦一般。

低头,她看到了地上有张纸,打开一看,惊得安月朝后退了两步,一下子,所有的事情,她都明白了……

================================================

《痒》小说已出全文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他们的离婚手续,办得很顺当。

无子女,财产分割方面,首付是晨伟付的,房子也一直是晨伟在供,房子归晨伟,家里所有积蓄归安月。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异议。

出了门,晨伟头也不回地上了车,一溜烟地开着车子走了,留下安月一个人笼罩在汽车尾气中咳嗽。

安月从晨伟提出离婚到办手续,一直没有哭过,可是此刻,她却哭了。

一直装得满满的心,一下子好像被人掏空了一样,失落与无助,迎面袭来。

一只温软的手伸了过来轻轻地挽着安月,“走吧,别看了,人已经走了。”

“钱雪。”安月转身,趴在钱雪的身上放声哭了起来,“我好舍不得他!”

“我知道。”钱雪的眼睛湿润了,算上大学,他们在一起,快十年了。十年,晨伟已经成为安月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好比手一样,现在突然间失去了,尽管她还想拼命抓住,却怎么也抓不牢。

“我以后怎么办?”安月仰起挂满泪痕的脸,万分痛苦地看着钱雪。

安月离不开晨伟,这些年,已经习惯了有晨伟的日子,每天是晨伟叫她起床,洗漱完毕,一杯热腾腾的牛奶送到手里,有晨伟的日子里,安月是幸福的。

可是,这幸福,伴随着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彻底地终结了。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安月没地方住了。钱雪带着安月看了一下午的房子,安月根本就心不在焉,看了几套都说随便。随便的意思就是不是很好,这是钱雪的理解,房子没租成,钱雪就把安月带到了她家里。

这是一处花园洋房,一共三层,顶楼是带阁楼的,还有空中花园,钱雪的房子,就在三楼。当时吴志国带着钱雪看房子的时候,钱雪一眼就看中了这里的房子,本来说要一到三楼全部买下的,钱雪说一个人住,一层都嫌大,楼下有人住,心里踏实点儿。钱雪衣食无忧,唯独倍感寂寞,那些等待吴志国来看她的日子,可以说难熬。

钱雪让安月随便挑了一个房间住,看着安月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别不开心了,离婚有什么大不了的,过两天,我再给你介绍一个。”

“钱雪。”安月没有接钱雪的话茬儿,而是看着钱雪,欲言又止,“知道我跟晨伟为什么离婚吗?”

痒小说全文章节,痒小说免费完结篇

“他对你不忠,去嫖娼,你受不了就离婚了,其实,作为姐妹,我说真的,这次你真的有些小题大做了,哪个男人不出去偷吃?闹到离婚,真的不值得。”钱雪虽然没问,但是一想,就知道安月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婚。

“不是,不是,钱雪,其实是,是我不好,我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不是晨伟的。”安月说完,低头痛哭起来……

一个月前,吴志国办的一个酒会上,安月应邀跟钱雪一起参加。

这是安月第一次参加这么盛大的活动,紧张而兴奋,原来,上流社会就是这个样子的,跟在电视上看到的一般无二,一个个西装笔挺,长裙拖地,安月的露背装,在她看来,已经很开放了,可是到了这里,还是感觉有些不大方了。

雍容华贵,在这些长相一般的豪门女身上体现了出来,钱雪在一旁嘀咕,“她们都是用钱包装起来的,脱了那些行头,比我们差远了。”一听钱雪说那些衣服动辄上万、十万,惊得安月直咋舌,这真的不是平头老百姓可比的,做一年,也不一定能买得起她们一身衣服。

这就是人与人生来的差距,有些人叼着金汤匙出世,而有些人,一出生就注定了清贫。

吴志国看到她们两个来了,笑脸相迎,“钱雪,安月,来了,快过来,我介绍些朋友给你们认识。”

这种酒会,吴志国很少带钱雪出席,主要是怕家里的那个不高兴,这次是钱雪磨了很久才答应下来的,钱雪知道,如果一直这么做吴志国的背后情人,她是不会跟吴志国有结果的。本以为吴志国会推脱再三,没想到,他居然很爽快地答应了,钱雪不知道,吴志国的老婆酒会那天不在E市。

“来,给你介绍,张枫,天籁集团CEO,年轻有为呀!是我们E市少有的青年才俊。”吴志国面前站着的是个身材修长,面色白皙,长得很帅气的一个男人。看到张枫的那一刻,安月的心微微地颤动了一下,因为她发现,张枫脸上带着笑容,那双好看的眼睛,正盯着她看……

“你说的是你跟张枫?”钱雪听安月讲着,惊得叫出声来,“他不是送你回家了吗?你们怎么可能?这也太快了!”

“他带我去喝了酒,他看出我不开心,说了很多让我感动的话,我喝多了,醉了,之后就发生了。”安月此刻悔恨不已,一直以来,她都是个很保守的女人,晨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男人,可是,那夜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她很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会眷恋过那个晚上,那一晚发生的一切,不时地浮现在脑海中,尤其是当晨伟不行的时候,就算晨伟吃药,也不如那晚来的那么让她战栗,从心灵到肉体,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原来,晨伟之外,性爱可以是这个样子。

安月彻底地迷醉在这种感觉里,她迷失了,第一次没有为做错事情而感到忏悔,甚至,这一个月来,没有一丝丝觉得对不起晨伟,直到跟晨伟离婚。

“那你也应该吃药呀!老天,那孩子是张枫的?”

安月点头,低着头,好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我以为那天是安全的,我跟晨伟一直都是安全的。”安月痛苦地用手抱着头,眼泪一滴滴地掉落在光洁的地板上,碎开。

“你呀!叫我怎么说你?晨伟是个好男人,他爱你的,可是那个张枫,就是个花花公子!安月,我对你真的无语了。”钱雪生气地扭过头去,为安月的放纵生气,也为晨伟的可怜而生气,这个男人,究竟做错什么了?安月要这么对他?

晨伟坐在客厅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着香烟,烟灰缸里的烟蒂塞得满满的。手机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晨伟一看,是老家打来的。他按掉电话,从茶几上拿了座机拨号,“爹。”接电话的是晨伟的父亲,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刨了一辈子黄土的地地道道的农民,是晨伟这辈子最尊敬的人,也是晨伟觉得亏欠最多的人。

“你弟媳妇又生了。”晨伟爹的语气有些沉闷,这是晨伟的弟弟晨刚生的第二个孩子,第一个是丫头,生下来的时候,晨伟爹很不开心,一听是个丫头,转身就离去了,再没有看过孩子一眼。

这是晨伟的心结,晨伟爹想要个男孙,在他们老家,女孙是不入族谱的,生了等于没生。晨伟很想给爹生个大胖孙子,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努力,可是,安月的肚子一直都不争气,终于争气了,却……晨伟的手放在了心口上,痛,扎心的痛!

“又是个丫头。”晨伟爹听到晨伟没动静,接着说道,“伟娃,你弟不能再生了,再生就超生了。再者,村里在选村主任,你弟有希望,你弟他不容易,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机会。”晨伟爹话里的意思,晨伟是清楚的,就是让他生一个,“爹,我知道了。”

“光知道有个屁用,你那媳妇,有病看病,别老这么拖着。”晨伟爹的语气缓了缓,“我跟你娘商量过了,过些日子,就到城里来看看你们,她带了个土方子,很管用,狗娃的媳妇不是不能生吗?就是吃这个方子给治好的,开春就生了个大胖小子。”晨伟爹说着,咧开嘴巴笑了,好像生了大胖孙子的是他,有了希望,晨伟爹就不愁了。

晨伟一听这话,不由得发起愁来,爹娘要来,可是,他已经离婚了。

吴志国今天来得早,安月开的门,一开门就看见一大捧粉色的玫瑰花,花上还点缀着银点,很是好看。钱雪喜欢粉色的玫瑰,所以,吴志国每次买玫瑰,都是粉色的。

“安月,你也在?”吴志国惊讶,这个日子,安月不是应该在她自己家,或者在外面跟晨伟欢度吗?

“今天是什么日子?送玫瑰花。”

“七夕呀。”吴志国对于这种日子,记得特别清楚,主要是钱雪,最在意这种日子。

“糊涂了,连七夕都不记得了。”安月的心颤痛了下,以前,跟晨伟在一起的时候,他对特殊的日子,总是设定提醒,没有一次忘记的。

去年的时候,晨伟就请她去吃了大餐,是E市最大最贵的西餐厅,安月之前跟吴志国和钱雪去过一次,去这种公众场合,吴志国总喜欢拉上安月,碰到熟人,也好解释。那一次,他们三个人就花了上千,安月还没敢敞开了吃,回去之后,还下了碗面吃。跟晨伟去吃的时候,安月嫌贵,晨伟笑着说,一年就这一次。那天,晨伟还买了很大一束红色的玫瑰花,安月很喜欢。晨伟还送了她一个钻石项链,是之前她跟晨伟逛街的时候看到的,当时安月很喜欢,却没买。晨伟说,今天不但是七夕,还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所以要特别庆祝,不要怕花钱。

当晨伟把那串钻石项链戴在安月脖子上的时候,安月哭了,感动地哭了。

那一刻,恍如隔世,却犹在眼前。

“钱雪,你这是干什么?”吴志国手中的花,已经被钱雪抢过,扔了出去,然后重重地关上了门。

“钱雪,你……”安月惊讶地看着钱雪。

“要不是他介绍那个王八蛋给你认识,你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钱雪哭了,为安月的不幸婚姻哭,也是为她自己哭。她的青春为了这个男人而耗尽,可是昨天晚上再次提出让他离婚的时候,他虚伪地说,他是爱钱雪的,可是离婚,不是儿戏。钱雪质问,就算不是儿戏,五年时间,也足够了。今天,吴志国是特意跑来道歉的,却没有想到,钱雪把火撒在了他的身上。

五星级酒店门口,张枫快步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整理着西装的扣子。刚到门口,就被一个个子高挑儿,长得很漂亮,打扮很时尚的女孩子拦住了去路,手里还端着一杯刚在不远处买的奶茶,“张枫,没你这样的,说甩就甩,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你谁呀?”张枫的眼睛有些迷离,英俊的脸上,多了分醉意。

“王八蛋!”女孩抬脚在张枫的脚上一踩,端起手中的热奶茶,用力地往张枫的身上泼去,然后,转身离去。张枫“啊呀”一声,热奶茶正好泼在他那雪白的衬衣上,他赶忙用手清理,可是还有什么用?衬衣全脏了。张枫恼怒地朝着远处的那个倩影看去,这个时候,他才记起来,那个女孩子,不就是被他上个月刚刚甩了的模特许珊吗?张枫只得自认倒霉,得罪谁都好,就是不要得罪女人,张枫明白这个道理,可还是屡错屡犯。

这个时候,张枫的手机响了起来,“老吴,什么事情?”

“出来喝酒。”

“今天什么日子呀?你不用陪你那小美人?”

“被赶出来了,老地方,过来吧。”吴志国口中的老地方,是他在市区的一个会所,很大很豪华,吴志国招待一些重要的客人,一般都会在这里。

看到张枫一身狼狈,吴志国大笑起来,“不用问,又是风流债。”

“还笑!再笑我走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坐吧。”吴志国吩咐人去找件衬衣过来。

“是不是小妮子又给你使性子了?”

“又吵离婚的事情,我是烦透了。”

“你这个年纪,中年男人三大喜:升官、发财、死老婆。我早跟你怎么说的,离婚好了,单身多好,你看看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分她一半财产,想得美!你也别在我跟前得意,看看你狼狈的样子,总有一天,怎么死在女人手里都不知道。”

“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来,干杯!”张枫说着,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你打算怎么办?”钱雪说的是安月肚子里的孩子。这个问题,安月也想知道,心中没有答案,自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钱雪。

安月摇摇头。

“照我说,打掉这孩子,去求求晨伟,复婚算了,晨伟这种好男人,这个世界上已经绝种了,我告诉你,张枫那边,你可别打他主意,他身边的女人,能从城西排到城东去,我就纳闷了,你怎么会跟他?”钱雪说到这里,气得说不出话来,诚然,她是有些嫉妒安月跟晨伟的幸福,可是,安月是她唯一的知心朋友,也是唯一知道她跟吴志国关系的人,好朋友现在变成这样,她的心里也很难过。相比之下,她觉得自己反倒幸福了,至少,她还有吴志国,虽然是跟另外一个女人分享的。

“晨伟是不会原谅我的。”

“可他爱你。”

“爱的极限,就是恨,更何况,我做了背叛他的事情。钱雪,其实,我的心里很不安,你说晨伟会不会做傻事?”安月说到这里,有些担心。

“这个难说。晨伟这个人,内向,性格略显孤僻,这次又受这么大的打击,如果换作我,肯定疯。”

“钱雪,你不要吓我。”安月一听这话,有些紧张了。

“不是我吓你,是你这事情做的实在是太……”钱雪顿顿,“算了,不提了,你也不要多想了,现在想什么也没用了。”

钱雪睡了,睡之前,吴志国打来了电话,两个人聊了半个小时,安月知道,他们和解了。安月辗转反侧,无法成眠,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了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她不放心晨伟。

================================================

《痒》小说已出全文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他们的离婚手续,办得很顺当。

无子女,财产分割方面,首付是晨伟付的,房子也一直是晨伟在供,房子归晨伟,家里所有积蓄归安月。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异议。

出了门,晨伟头也不回地上了车,一溜烟地开着车子走了,留下安月一个人笼罩在汽车尾气中咳嗽。

安月从晨伟提出离婚到办手续,一直没有哭过,可是此刻,她却哭了。

一直装得满满的心,一下子好像被人掏空了一样,失落与无助,迎面袭来。

一只温软的手伸了过来轻轻地挽着安月,“走吧,别看了,人已经走了。”

“钱雪。”安月转身,趴在钱雪的身上放声哭了起来,“我好舍不得他!”

“我知道。”钱雪的眼睛湿润了,算上大学,他们在一起,快十年了。十年,晨伟已经成为安月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好比手一样,现在突然间失去了,尽管她还想拼命抓住,却怎么也抓不牢。

“我以后怎么办?”安月仰起挂满泪痕的脸,万分痛苦地看着钱雪。

安月离不开晨伟,这些年,已经习惯了有晨伟的日子,每天是晨伟叫她起床,洗漱完毕,一杯热腾腾的牛奶送到手里,有晨伟的日子里,安月是幸福的。

痒小说全文章节,痒小说免费完结篇

可是,这幸福,伴随着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彻底地终结了。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安月没地方住了。钱雪带着安月看了一下午的房子,安月根本就心不在焉,看了几套都说随便。随便的意思就是不是很好,这是钱雪的理解,房子没租成,钱雪就把安月带到了她家里。

这是一处花园洋房,一共三层,顶楼是带阁楼的,还有空中花园,钱雪的房子,就在三楼。当时吴志国带着钱雪看房子的时候,钱雪一眼就看中了这里的房子,本来说要一到三楼全部买下的,钱雪说一个人住,一层都嫌大,楼下有人住,心里踏实点儿。钱雪衣食无忧,唯独倍感寂寞,那些等待吴志国来看她的日子,可以说难熬。

钱雪让安月随便挑了一个房间住,看着安月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别不开心了,离婚有什么大不了的,过两天,我再给你介绍一个。”

“钱雪。”安月没有接钱雪的话茬儿,而是看着钱雪,欲言又止,“知道我跟晨伟为什么离婚吗?”

“他对你不忠,去嫖娼,你受不了就离婚了,其实,作为姐妹,我说真的,这次你真的有些小题大做了,哪个男人不出去偷吃?闹到离婚,真的不值得。”钱雪虽然没问,但是一想,就知道安月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婚。

“不是,不是,钱雪,其实是,是我不好,我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不是晨伟的。”安月说完,低头痛哭起来……

一个月前,吴志国办的一个酒会上,安月应邀跟钱雪一起参加。

这是安月第一次参加这么盛大的活动,紧张而兴奋,原来,上流社会就是这个样子的,跟在电视上看到的一般无二,一个个西装笔挺,长裙拖地,安月的露背装,在她看来,已经很开放了,可是到了这里,还是感觉有些不大方了。

雍容华贵,在这些长相一般的豪门女身上体现了出来,钱雪在一旁嘀咕,“她们都是用钱包装起来的,脱了那些行头,比我们差远了。”一听钱雪说那些衣服动辄上万、十万,惊得安月直咋舌,这真的不是平头老百姓可比的,做一年,也不一定能买得起她们一身衣服。

这就是人与人生来的差距,有些人叼着金汤匙出世,而有些人,一出生就注定了清贫。

吴志国看到她们两个来了,笑脸相迎,“钱雪,安月,来了,快过来,我介绍些朋友给你们认识。”

这种酒会,吴志国很少带钱雪出席,主要是怕家里的那个不高兴,这次是钱雪磨了很久才答应下来的,钱雪知道,如果一直这么做吴志国的背后情人,她是不会跟吴志国有结果的。本以为吴志国会推脱再三,没想到,他居然很爽快地答应了,钱雪不知道,吴志国的老婆酒会那天不在E市。

“来,给你介绍,张枫,天籁集团CEO,年轻有为呀!是我们E市少有的青年才俊。”吴志国面前站着的是个身材修长,面色白皙,长得很帅气的一个男人。看到张枫的那一刻,安月的心微微地颤动了一下,因为她发现,张枫脸上带着笑容,那双好看的眼睛,正盯着她看……

“你说的是你跟张枫?”钱雪听安月讲着,惊得叫出声来,“他不是送你回家了吗?你们怎么可能?这也太快了!”

“他带我去喝了酒,他看出我不开心,说了很多让我感动的话,我喝多了,醉了,之后就发生了。”安月此刻悔恨不已,一直以来,她都是个很保守的女人,晨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男人,可是,那夜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她很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会眷恋过那个晚上,那一晚发生的一切,不时地浮现在脑海中,尤其是当晨伟不行的时候,就算晨伟吃药,也不如那晚来的那么让她战栗,从心灵到肉体,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原来,晨伟之外,性爱可以是这个样子。

安月彻底地迷醉在这种感觉里,她迷失了,第一次没有为做错事情而感到忏悔,甚至,这一个月来,没有一丝丝觉得对不起晨伟,直到跟晨伟离婚。

“那你也应该吃药呀!老天,那孩子是张枫的?”

安月点头,低着头,好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我以为那天是安全的,我跟晨伟一直都是安全的。”安月痛苦地用手抱着头,眼泪一滴滴地掉落在光洁的地板上,碎开。

“你呀!叫我怎么说你?晨伟是个好男人,他爱你的,可是那个张枫,就是个花花公子!安月,我对你真的无语了。”钱雪生气地扭过头去,为安月的放纵生气,也为晨伟的可怜而生气,这个男人,究竟做错什么了?安月要这么对他?

晨伟坐在客厅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着香烟,烟灰缸里的烟蒂塞得满满的。手机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晨伟一看,是老家打来的。他按掉电话,从茶几上拿了座机拨号,“爹。”接电话的是晨伟的父亲,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刨了一辈子黄土的地地道道的农民,是晨伟这辈子最尊敬的人,也是晨伟觉得亏欠最多的人。

“你弟媳妇又生了。”晨伟爹的语气有些沉闷,这是晨伟的弟弟晨刚生的第二个孩子,第一个是丫头,生下来的时候,晨伟爹很不开心,一听是个丫头,转身就离去了,再没有看过孩子一眼。

这是晨伟的心结,晨伟爹想要个男孙,在他们老家,女孙是不入族谱的,生了等于没生。晨伟很想给爹生个大胖孙子,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努力,可是,安月的肚子一直都不争气,终于争气了,却……晨伟的手放在了心口上,痛,扎心的痛!

“又是个丫头。”晨伟爹听到晨伟没动静,接着说道,“伟娃,你弟不能再生了,再生就超生了。再者,村里在选村主任,你弟有希望,你弟他不容易,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机会。”晨伟爹话里的意思,晨伟是清楚的,就是让他生一个,“爹,我知道了。”

“光知道有个屁用,你那媳妇,有病看病,别老这么拖着。”晨伟爹的语气缓了缓,“我跟你娘商量过了,过些日子,就到城里来看看你们,她带了个土方子,很管用,狗娃的媳妇不是不能生吗?就是吃这个方子给治好的,开春就生了个大胖小子。”晨伟爹说着,咧开嘴巴笑了,好像生了大胖孙子的是他,有了希望,晨伟爹就不愁了。

晨伟一听这话,不由得发起愁来,爹娘要来,可是,他已经离婚了。

吴志国今天来得早,安月开的门,一开门就看见一大捧粉色的玫瑰花,花上还点缀着银点,很是好看。钱雪喜欢粉色的玫瑰,所以,吴志国每次买玫瑰,都是粉色的。

“安月,你也在?”吴志国惊讶,这个日子,安月不是应该在她自己家,或者在外面跟晨伟欢度吗?

“今天是什么日子?送玫瑰花。”

“七夕呀。”吴志国对于这种日子,记得特别清楚,主要是钱雪,最在意这种日子。

“糊涂了,连七夕都不记得了。”安月的心颤痛了下,以前,跟晨伟在一起的时候,他对特殊的日子,总是设定提醒,没有一次忘记的。

去年的时候,晨伟就请她去吃了大餐,是E市最大最贵的西餐厅,安月之前跟吴志国和钱雪去过一次,去这种公众场合,吴志国总喜欢拉上安月,碰到熟人,也好解释。那一次,他们三个人就花了上千,安月还没敢敞开了吃,回去之后,还下了碗面吃。跟晨伟去吃的时候,安月嫌贵,晨伟笑着说,一年就这一次。那天,晨伟还买了很大一束红色的玫瑰花,安月很喜欢。晨伟还送了她一个钻石项链,是之前她跟晨伟逛街的时候看到的,当时安月很喜欢,却没买。晨伟说,今天不但是七夕,还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所以要特别庆祝,不要怕花钱。

当晨伟把那串钻石项链戴在安月脖子上的时候,安月哭了,感动地哭了。

那一刻,恍如隔世,却犹在眼前。

“钱雪,你这是干什么?”吴志国手中的花,已经被钱雪抢过,扔了出去,然后重重地关上了门。

“钱雪,你……”安月惊讶地看着钱雪。

“要不是他介绍那个王八蛋给你认识,你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钱雪哭了,为安月的不幸婚姻哭,也是为她自己哭。她的青春为了这个男人而耗尽,可是昨天晚上再次提出让他离婚的时候,他虚伪地说,他是爱钱雪的,可是离婚,不是儿戏。钱雪质问,就算不是儿戏,五年时间,也足够了。今天,吴志国是特意跑来道歉的,却没有想到,钱雪把火撒在了他的身上。

五星级酒店门口,张枫快步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整理着西装的扣子。刚到门口,就被一个个子高挑儿,长得很漂亮,打扮很时尚的女孩子拦住了去路,手里还端着一杯刚在不远处买的奶茶,“张枫,没你这样的,说甩就甩,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你谁呀?”张枫的眼睛有些迷离,英俊的脸上,多了分醉意。

“王八蛋!”女孩抬脚在张枫的脚上一踩,端起手中的热奶茶,用力地往张枫的身上泼去,然后,转身离去。张枫“啊呀”一声,热奶茶正好泼在他那雪白的衬衣上,他赶忙用手清理,可是还有什么用?衬衣全脏了。张枫恼怒地朝着远处的那个倩影看去,这个时候,他才记起来,那个女孩子,不就是被他上个月刚刚甩了的模特许珊吗?张枫只得自认倒霉,得罪谁都好,就是不要得罪女人,张枫明白这个道理,可还是屡错屡犯。

这个时候,张枫的手机响了起来,“老吴,什么事情?”

“出来喝酒。”

“今天什么日子呀?你不用陪你那小美人?”

“被赶出来了,老地方,过来吧。”吴志国口中的老地方,是他在市区的一个会所,很大很豪华,吴志国招待一些重要的客人,一般都会在这里。

看到张枫一身狼狈,吴志国大笑起来,“不用问,又是风流债。”

“还笑!再笑我走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坐吧。”吴志国吩咐人去找件衬衣过来。

“是不是小妮子又给你使性子了?”

“又吵离婚的事情,我是烦透了。”

“你这个年纪,中年男人三大喜:升官、发财、死老婆。我早跟你怎么说的,离婚好了,单身多好,你看看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分她一半财产,想得美!你也别在我跟前得意,看看你狼狈的样子,总有一天,怎么死在女人手里都不知道。”

“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来,干杯!”张枫说着,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你打算怎么办?”钱雪说的是安月肚子里的孩子。这个问题,安月也想知道,心中没有答案,自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钱雪。

安月摇摇头。

“照我说,打掉这孩子,去求求晨伟,复婚算了,晨伟这种好男人,这个世界上已经绝种了,我告诉你,张枫那边,你可别打他主意,他身边的女人,能从城西排到城东去,我就纳闷了,你怎么会跟他?”钱雪说到这里,气得说不出话来,诚然,她是有些嫉妒安月跟晨伟的幸福,可是,安月是她唯一的知心朋友,也是唯一知道她跟吴志国关系的人,好朋友现在变成这样,她的心里也很难过。相比之下,她觉得自己反倒幸福了,至少,她还有吴志国,虽然是跟另外一个女人分享的。

“晨伟是不会原谅我的。”

“可他爱你。”

“爱的极限,就是恨,更何况,我做了背叛他的事情。钱雪,其实,我的心里很不安,你说晨伟会不会做傻事?”安月说到这里,有些担心。

“这个难说。晨伟这个人,内向,性格略显孤僻,这次又受这么大的打击,如果换作我,肯定疯。”

“钱雪,你不要吓我。”安月一听这话,有些紧张了。

“不是我吓你,是你这事情做的实在是太……”钱雪顿顿,“算了,不提了,你也不要多想了,现在想什么也没用了。”

钱雪睡了,睡之前,吴志国打来了电话,两个人聊了半个小时,安月知道,他们和解了。安月辗转反侧,无法成眠,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了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她不放心晨伟。

================================================

《痒》小说已出全文

=================================================

上一篇:浮生索爱{宋如歌宇文烨}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完整版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