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浮生索爱》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完整版《浮生索爱》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由 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遣散了凤仪殿所有宫女太监,宋如歌就这样一直抱着孩子,将脸紧紧的贴着孩子已经冰凉的小脸:“我的好睿儿,你父皇不爱你,不疼你,母后疼你,爱你。”关注浮生索爱全文阅读

=================================================

《浮生索爱》小说已出全文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歌儿。”他嗫喏着唇角:“当初是我的错,让你受了委屈,在尔虞我诈的深宫里,没有保护好你跟睿儿。”

宋如歌很是惊讶,堂堂的大梁皇帝,竟然向她认错?

在她错愕中,他拥着她,她回过神来,挣了挣,却逃不脱他的桎梏。

她有些恼:“宇文烨,我们已经结束了。”

他偏执“没有结束,再次相遇,就证明缘分未尽,跟我回宫。”

宋如歌睨了他一眼,心中苦涩:“那也是孽缘。”

她挣脱他,拿了烤干的衣服穿上,就要朝外走。

“歌儿,你是我心中唯一的皇后,明天这个时辰我还会在这里等你,我们一起回宫。”

宋如歌没有回头,心却因那句唯一的皇后,一阵阵刺痛。

她其实是个心冷,心狠之人。

当年爱上他,她不顾一切跟他在一起。

如今,她伤心了,离开也特别的决绝。

回到客栈时,宋如歌发现沈如风已经回来了,而且就在房内休息,她也没打搅他,自己回了房。

这夜,她坐在窗前,脑海里全是宇文烨的话,她的心跟脑子一样,很乱。

宇文烨也仅仅是与宋如歌距离半盏茶的时间先后进入客栈。

却谁也不知道,他们其实隔得那样近。

仅仅就是几间房的距离。

小桂子见自家主子回来了,松了一口气:“公子,您这是去了哪里,也不带上奴才,让奴才担心死了。”

宇文烨心情说不上好,也不是不好,挥手:“下去休息吧。”

小桂子心中狐疑,主子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不过他也没敢问,退了下去,带上门。

宇文烨这夜也没睡。

直到晨光拂晓。

宇文烨早早出了门,去破庙等着。

而就在他出门后。

宋如歌也从房间里出来,去隔壁房间叫沈如风。

她在外面叫了几声,人没起来。

也就再等了一个时辰,再去叫。

这次人还是没动静,她心中担心,推开了房门,见沈如风还如昨晚一样躺在床上,就连姿势都没变过。

宋如歌心中大骇:“如风,你醒醒。”

她怎么叫,都叫不醒沈如风。

他的脸色很是惨白,胸口还隐约有血迹。

她扒开了沈如风胸口的衣服,看到那胸口上清晰的掌印,脸色大变。

她认得这掌印,火影掌,是宇文烨伤的。

沈如风的体内,蛊虫四窜,令人头皮发麻。

宋如歌探了一下沈如风的脉搏,心中一紧,急忙跑出了客栈,直奔医馆。

体内带着蛊虫的沈如风,哪里受得了宇文烨的一掌,那一掌,令体内的蛊虫再也压制不住。

此时回画骨峰也来不及,幸亏她下山时询问过阿爹,蚀骨散发作,要如何压制。

她将那些草药都记在脑子里。

她得先稳定了沈如风的病情,再将其带回画骨峰。

宋如歌来到医馆,焦急道:“大夫,抓药。”

她将需要的药都抓齐了,为了以防万一,也将大夫给带上。

大夫说:“等等,先让我拿上药箱。”

宋如歌带着大夫回了客栈,可这蚀骨散,哪里是这大夫能救得了的。

大夫把脉后,摇了摇头:“这体内的毒,老夫平生未闻,怕是帮不了姑娘你啊,不过老夫看姑娘刚才抓的那些药,倒是对公子的伤有帮助。”

=================================================

《浮生索爱》小说已出全文

=================================================

宋如歌此时很后悔,自己为什么没跟着阿爹阿娘好好学医术,不然,她就能救沈如风了。

她没指望大夫,只是抱一个希望而已。

将药拿给客栈的小二去帮忙煎。

送了大夫出去。

为了照顾沈如风,宋如歌一直忙到傍晚时分,喂沈如风服下了两贴药,这人才悠悠醒来。

见到人醒了,宋如歌喜极而泣,她扶着他坐起来:“好点了吗?”

他十分虚弱,却还是对她笑:“没事,我身体好,扛得住,就是没办法再带你去汴城游玩了。”

“等你病好了,我们再去。”她声音哽咽:“你受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你吓死我了。”

“害你担心了。”他微微一笑:“如歌,我们回画骨峰好不好。”

他怕宋如歌跟宇文烨碰上,却不知,两人早碰上了。

宋如歌一口答应:“好,我们回画骨峰。”

他的伤,也必须回画骨峰医治。

沈如风的蛊毒,也只是暂时被压制而已。

外面下雨了,且雨势十分大,宋如歌望着那滂沱大雨,耳边响起宇文烨的话。

他会在那一直等她吗?

她不知道,也管不了这么多。

她找到店小二,让其帮忙喂了马,待会她就要走。

客房内的小桂子听到后院里有马嘶鸣的声音,也是推开窗看了一眼,瞥见廊上那道身影,吃惊道:“夏江,你快过来看看那是不是皇后娘娘?”

他不会看花了眼吧。

夏江抱剑临窗而立,学武的不管是听力还是视力,都比一般人好。

夏江面无表情的脸上皲裂了:“真是皇后娘娘。”

“那还愣着做什么,去将主子找回来,我去盯着皇后娘娘。”

当宇文烨得知,宋如歌就在他们所住的客栈,那真是飞奔回去的。

可他并没有立马去见宋如歌,他知道,宋如歌在,沈如风就一定在这客栈。

小桂子说宋如歌在准备马车,看样子是想回画骨峰。

如今的宋如歌,心思都扑在了沈如风身上,他有必要再找找沈如风。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沈如风以为是宋如歌,脸上扬着笑,问:“都准备好了……”

话未落下,他看清是宇文烨,脸上的笑立刻没了,心里,也起了戒备与怯意。

宇文烨在沈如风的对面坐下,神情冷冽:“朕能让你带走一次她,就不可能再有第二次,这皇位,你争不了,她,你也别妄想。”

沈如风目光里盛着凶光:“宇文烨,如歌她不爱你了,你后宫三千佳丽,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她。”

“沈如风,看在同是先皇的血脉上,朕饶过你一次,今天,你若是放弃了她,朕还会再饶你第二次,可若你执着,那就别怪朕无情。”宇文烨声音冷沉:“你早知朕让季媛进宫是何目的,可你却让歌儿以为,是朕真心喜欢季媛,你在我们之间推波助澜,致使她离开朕。”

沈如风冷嗤:“惹如歌伤心的人是你,是你不信她,现在却想将这些归咎到我头上,宇文烨,你就这点本事?”

=================================================

《浮生索爱》小说已出全文

=================================================

宇文烨不怒反笑:“你跟季丞相暗中勾结,朕心里一清二楚,你为何接近歌儿,又如何骗得她信任,去了那画骨峰,你的目的又是什么,这些若是让歌儿知道,你说她会如何?”

“你别胡说八道。”沈如风情绪有点激动了。

宇文烨轻嗤:“如果朕记得没错,那蚀骨散皇宫就有一瓶,可在先皇驾崩后,蚀骨散就不见了,沈如风,你跟朕说说,那蚀骨散,又怎么到了季媛手里?你一边帮助着歌儿,却又借季媛的手,将蚀骨散用在歌儿身上,你屡次三番想带她出宫,无非就是想借此上画骨峰,这些,你敢承认吗?”

沈如风目光闪躲,心里更是讶异:“我听不懂,甚至并不知道皇宫内有蚀骨散。”

“先皇驾崩见的最后一个人,是你。”

沈如风目赤欲裂:“那又如何?只能证明父皇心里最疼爱的是我,皇位也该是我的,是你跟那老太婆从我手里夺走的,我的母妃,也是被你们害死的。”

宇文烨冷笑,语气平和:“沈如风,你到现在,也只还挂着母姓,你连姓宇文的资格都没有,又凭什么坐上那九五之尊的位子?还有,你的母后,她是自己随先皇去的。”

宇文烨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沈如风解释这些。

沈如风愣了一下,笑了:“你以为我会信?宇文烨,不管你怎么说,都改变不了,你伤害我母妃,惹如歌伤心的事实,那皇位,是我让你多坐了几年。”

宇文烨大笑两声:“传闻,宋氏夫妇手里握着半张藏宝图,而那另外半张,原本是在季丞相手里,不过现在,在朕手里,你之前与他勾结,也是想得到这半张藏宝图,借着他在朝中的地位,想夺了朕的皇位,后来你失败了,又折回宫中带走歌儿,现在那画骨峰的藏宝图,怕是已经在你手里了,这次你带歌儿下山,那藏宝图,必定也带了下来。”

“没有的事。”沈如风音量拔高:“我若要伤害如歌,这身上的蚀骨散,又如何来的?”

他其实不过是在用声音掩饰内心的恐惧。

沈如风手有些抖,惊骇到颤栗。

那些背后的算计,他从来都不敢让宋如歌知道,回了那画骨峰后,也几度想打消偷盗藏宝图的念头,可他谋划了这么多年,又如何甘心,而要想得到宋如歌,他必须打败眼前这个男人。

他必须拿到藏宝图。

宇文烨站了起来,快速的点了沈如风的穴道,从他的身上搜出了那半张藏宝图。

“如果不是看在你救了歌儿的份上,你以为朕能放过你。”宇文烨俯身,冷笑有些残忍:“你真不配流着宇文家的血,敢做不敢当,沈如风,杀了你,都嫌脏了朕的手,你自己离开歌儿,我想,你也不愿意她知道我们刚才所谈的内容。”

沈如风并不相信宇文烨有这么好心,可他动不了,也说不了话。

就在宋如歌刚弄好马车,准备去叫沈如风,回到房里却不见人。

她当时就慌了。

夏江正好来找她:“娘娘,皇上请娘娘过去。”

《浮生索爱》小说已出全文

上一篇:佳人在侧小说完结篇,佳人在侧小说免费阅读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