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湘莫仁杰小说阅读,莫识女人香最新章节目录

时湘莫仁杰小说阅读,莫识女人香最新章节目录

早晨出门时,两人在门口狭路相逢。

一身正装的莫仁杰站在光的阴影面,一半英俊一半阴暗,薄唇里吐出充满恶意的话语。

“看来昨晚对你没太大影响,不错。”

她挺直脊背,扬起下巴,毫不退让。

“多谢。”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耳鬓厮磨,有的只是剑拔弩张。

想到这里,细细密密的疼痛自心底蔓延开,她眼底闪过一丝伤痛。

此时能够真正依靠的,唯有自己。

推开公司大门,她又恢复成众人眼中那个强大的女人,美丽骄傲且攻击力十足。

她时湘从来不是温室的花朵,她是从烂泥里经过狂风骤雨的成长起来的带刺玫瑰,骄矜夺目,所以她不懂放弃。

看完公司技术部发来的成分检验报告,时湘冷笑一声,心中有了猜测。

>>>>文本《莫识女人香》 全文在线阅读<<<<

“极光”中包含着一味独特的混合香料,是时湘的独创,她从来没有公开过具体配方,即便提供给技术部的也只是成品。

如今市场上的仿冒品的成分中,竟然包含这款混合香料,时湘几乎立马就能肯定,一定是研发部门有内鬼,将配方窃取并卖给别的公司。

是谁?!什么时候将自己的配方窃取出去的?时湘一时有些捉摸不定。

就在这时,手机上突然不停提示着“钟昼”来电。

时湘干脆地按掉电话,脸上划过一丝自嘲的表情。

回忆起昨晚逃出舞会时,钟昼似笑非笑的神情与轻蔑的眼神……她已经明白,这个男人怎么会真心帮自己,不过是想趁机作弄罢了。

下一秒,一封来自钟昼的简讯传了进来,后面伴随着一句,“送你的,我说到做到。”

迟疑了片刻,她轻按点开--瞬间瞳孔骤缩!

这个内鬼,竟然是跟随了她三年的研发助理,杜静。

这位杜助理曾经委婉地向自己打听过这个配方,当时自己并未放在心上,现在想来,她也最有机会接触自己存放配方的电脑。

凭借钟昼的雷霆手段,他利用一夜时间请到了顶尖侦探,查到了杜静最近一段时间的通讯记录,果然与山寨货公司有过接触。

自己最信任的副手,竟然背叛了自己!

时湘黑色的瞳仁燃起愤怒,冲出了办公室。

--

“放心,她现在焦头烂额应付公司高层,一定不会知道是我偷了配方,哈哈。”

“这次一定会让她身败名裂,再也爬不起来!”

研发厂房里,杜静正得意地打着电话,却不知时湘的脚步顿立在门外。

亲耳听到这一事实,时湘还是忍不住浑身发冷。

杜静是她一手提拔上来,她自认从未亏待过她。

时湘一步一步朝门内走去,嗓音冷如冰刺,“杜静,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你自己的意愿还是有人指使?”

杜静一惊,神情活像是白日见鬼,结结巴巴地狡辩,“我……我没有!总监,你弄错了!”

时湘逼近一步,眯了眯眼,“把手机给我,你在跟谁通话?”

“别……别过来……”

杜静护着手机,慌张地躲避着时湘伸来的手,却不不知轻重,直接撞到了时湘手臂的伤处,令她瞬间一吃痛,半边身子失去了重心。

砰!

一阵天旋地转,时湘感到自己的头重重地撞击在旁边的机器上,红色的血液像罂粟花般绽放在地面。

耳旁是女人的尖叫声和渐渐消失的光影,时湘不由得捂紧额头,支撑不住,重重跪在地上。

她并不知道,这天之后,世界就由此天崩地裂了……

碰了碰脑后包扎的纱布,时湘不自觉蹙紧眉头。

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仿佛什么重要的东西,正从她的生命中失去。

医生轻叹一口气,“时小姐,非常抱歉,您头部受到撞击,颅内可能有瘀血压迫到某些神经,引发了一些后遗症。”

“我们诊断是……嗅觉失灵。”

晴天霹雳般的消息砸下,劈得时湘又惊又痛,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什么时候能恢复?我会积极配合治疗的!”时湘双目急切看着医生。

“这个……”医生面露难色,“因为脑部神经太过复杂,目前医学界都是采取保守治疗,有的人很快就能恢复,而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恢复。”

一辈子?!

没有了嗅觉的自己,还有什么倚仗留在莫氏,留在那个男人身边……

时湘面色惨白,呼吸断断续续,整个人看起来像随时会晕厥过去。

门外,立着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引起周围人频频侧目,却碍于那人周身凌厉的气势不敢靠近。

莫仁杰目光定定看着病床上那个清瘦而虚弱的背影,深邃如夜空的眼眸闪过一丝暗芒。

看到她落到如此下场,莫仁杰发现自己并未像想象中高兴。

……不可能!

自己怎么会同情那个世故又恶毒的女人,这些都是她欠自己的。

爷爷的性命,笑话般的婚姻……他要让她一点一点偿还。

抛下心底那一点异样的情绪,男人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

翌日,不顾自己脑后还在淌血的伤口,时湘强势地办理了临时出院手续,奔回公司处理“极光”泄露事件。

不管怎样,她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握着杜静与别家公司接触的通讯证据,时湘直奔总裁办公室。

秘书看到时湘,登时拦在门口,赔笑道:“时总监,莫总现在有客人……”

“什么客这么重要?我至少是总裁夫人!”时湘态度强硬,直接推开了秘书的阻拦。

“总监,别……您不能进去!”

话音刚落,时湘的手已经按在总裁室大门的门把上,门内的对话声断断续续传来。

“您让我做的事完成了,不能言而无信!时总监已经发现我了,她一定会让我坐牢的……”

是杜静的声音,她怎么会在这?!

没等时湘反应过来,另一道淡漠的男声响起。

“你完成了你的任务,后面的事情,我自然会安排。还有,指使你出卖产品的人,是你的上司时湘……记住了吗?”

她怔怔地站在那里,浑身血液仿佛被冻结一般,心好像戳开了大窟窿,疼痛到麻木。

莫仁杰……

杜助理背后的人,居然是莫仁杰……

莫先生,莫总裁……你就这么恨我,一刻也忍受不了,使尽手段也要将我赶尽杀绝?

年少至今的执念,让她如飞蛾扑火般向这个男人,将一颗真心毫无保留地双手奉上,即使他从未正眼看过自己一眼。

她原以为,时间长了,石头也能被捂热,所以她甘愿让自己的真心被践踏千遍万遍。

时至今日,时湘终于明白,有的人根本没有心。

所有的理智已然灰飞烟灭,失智的时湘再也没有顾忌,径直闯入内室。

见她进来,原本还在哭哭啼啼的杜静吓得噤声,身体不自觉向后缩了缩。

莫仁杰依旧稳稳地坐在办公桌后,雕塑般的脸庞神情不变,彷佛算计自己妻子的事暴露根本无足轻重。

时湘眼圈发红,声音颤抖:“莫仁杰,你有没有什么想告诉我的?”

看着女人不可置信的神情,莫仁杰心口一窒,好似被人用闷锤重击了一下。

他面色未变,仍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说什么?我有什么义务向你解释什么吗?事实便如你所见。”

时湘面上血色尽褪,握紧的掌心被指甲刺破,却感觉不到疼痛。

她透支着最后一丝冷静,“理由……我要一个理由!”

修长的手指轻扶眉梢,莫仁杰淡淡笑了,笑的那么光风霁月。

“理由就是……你带来的利益,已经远远抵偿不了我对你的厌恶。”

莫氏在乎时湘的能力,集团需要她带来的金钱价值,可莫仁杰--无时无刻不在憎恶着她!

他讨厌时湘越来越动摇自己的心神,让自己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他要“极光”系列,也要时湘身败名裂。

时湘只觉得痛到极致,自己的人生是多么可笑。

她为他鞠躬尽瘁,他却在背后冷箭穿心--好,太好了!

既然如此,我便成全你……最后一次成全你。

“莫仁杰,我们离婚吧。”时湘用喑哑破碎的嗓音,艰难地说出这句话。

莫仁杰怔住了,第一次泄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你……要离婚?”

她不是费尽心机要留下来吗,怎么会这一次如此轻易就--

“是啊,莫先生,”时湘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苦笑,“我是人,不是机器。”

承受到极限,我就会倒下了。

她转身离开了,整个人摇摇晃晃,单薄得几乎要随风而去。

心痛到极点,原来是连哭都哭不出来的。

而后,办公室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神色阴冷的莫仁杰瞥见一旁暗自得意的杜静,突然爆发出一阵怒喝。

“滚出去!”

离婚出乎意料的顺利,莫仁杰请了专业律师来处理此事,效率很高。

讽刺的是,两人平时剑拔弩张,唯有在离婚时两人才在各种事宜达成一致。

时湘是净身出户,同时失去的还有莫氏集团总监这个职位,和整个圈子里臭不可闻的名声。

莫氏刚发布了公文,宣布了本次产品泄露的调查结果--研发部杜静将保密资料卖给其他公司,主谋者正是她的顶头上司,时湘!

周围人鄙夷的眼神像针一样,扎在时湘的心上,她握紧双拳,咬紧牙关,口中一片腥甜。

抱起自己的箱子,时湘潋滟的眼神依旧凌厉,纤细的脊背挺得笔直。

高处的总裁室里,一个高大的身影伫立在窗边看着女人离开,冷峻的脸庞看不出什么表情。

莫仁杰站了良久,唯独不明白一点。

大仇得报,该是畅快淋漓;为什么他现在的心里……只感觉空落落的。

看着楼下那个纤弱单薄的背影,他居然好想去拥抱她。

他想将她圈养起来,拔光尖锐的刺,让全世界都别发现她,只属于自己。

可是他也知道,时湘是属仙人掌的。

拔掉了所有的刺,她就会死了。

--

等到莫仁杰再回到莫宅时,时湘正收拾自己的行李。

看见女人忙碌着收拾行李的样子,一股无名火从莫仁杰的胸腔燃起。

“动作挺快,看来是迫不及待离开了。”

她动作未停。

“让我想想,下一个高枝是谁?是钟昼,还是哪个不长眼的新贵?”

时湘动作一停,视线直直地看了过去。

听出男人的言外之意,原来是怀疑自己傍上别的有钱人……原来自己在他心中,一直是这样不堪。

没有力气再争吵,她心灰意冷道:“我攀上了谁,和莫先生无关吧。”

莫仁杰冷冷一笑:“没错,从你失去嗅觉的那秒起,我们再无瓜葛了。”

时湘沉默了良久,伸手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香水瓶,放在了茶几上。

黑色的瓶身,浅浅荡漾着碧蓝色的水波,瓶口处泄出一丝幽香。

“在莫氏的全部工作资料,我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里面有几份专利转让书和设计雏形,当做我的领别赠礼;至于这个……”

目光落在茶几上,时湘眼里露出一丝不舍,“不值钱的小东西,你不想要就扔了。”

这瓶香水,她为男人悉心调制了多年,本想在合适的时间送出去,却没想到走到了如今。

莫仁杰沉默了一会儿,“知道了。”

两人寂静地对峙了几秒。

还是时湘又开了口,声音好低好低,“莫仁杰,对不起。”

对不起,当年的鲁莽和执着,让你失去了爷爷,怀恨生活了这么多年。

也对不起……你将永远也不会知道,你曾经失去了什么。

你失去的,是爱你胜过生命的人。

当夜,时湘便拖着行李离开了莫宅,悄无声息。

一夜之间,她便从云端跌落,爱情、事业一如过眼云烟。

她依旧是那个穿着不合脚鞋子的灰姑娘,为了生活而奔波,尝尽世间冷暖。

可是灰姑娘会被人怜惜,受人疼爱,终有幸福结局的一天;而恶毒的灰姑娘姐姐,只会被愤怒的王子砍掉了双脚,令她再也不能高飞。

与莫仁杰离婚后,莫家便中断了时湘治疗的医药费。治疗费用就像一个无底洞,住了一段时间后,时湘只得被迫结束了治疗。

她回到以前的老房子,和奶奶一起居住,靠着剩余的积蓄生活。

调香是时湘一直最引以为傲的事业,可是因为嗅觉失灵,她却再也无法闻到气味,甘甜或苦涩、浓烈或清谈,与她而言都是空白。

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聘用一个嗅觉失灵、信用狼狈的人当调香师。

奔波了几天,她终于找了一家甜品店,靠打零工挣点钱。可是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连续几天上完夜班后,她脑后的剧痛越来越强烈,旧病的复发令她不得不重新踏入了医院。

然而这次进去后,情况却比她想象中恶劣的多

>>>>文本《莫识女人香》 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狂少让我征服他主角沈柔厉霆风大结局章节_狂少让我征服最新章节
下一篇: 【完整版】时湘莫仁杰小说莫识女人香无弹窗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