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识女人香_时湘莫仁杰小说全文无删减章节列表

莫识女人香_时湘莫仁杰小说全文无删减章节列表

洁白的病床上,女人静静躺着,平静的模样丝毫看不出刚刚倒在血泊里的惨烈。

站在床边,莫仁杰俯视着自己的妻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耳边是助理的汇报声,“老板,时小姐是因为饮酒过量,加上长期胃病,导致了急性出血。因为送来比较及时,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

莫仁杰开口,“有话直说。”

“是!大夫还说,时小姐近期有过堕胎的痕迹,我去调查了问诊记录,确实在几天前有做过人流手术……”

男人面上纹丝不动,仿佛只是在听一只蚂蚁被踩死的事情。

可事实上,他墨色的瞳仁里暗芒闪烁。

他再一次认清了时湘的冷血与残忍。

哪怕是他们共同的孩子,也可以说杀死便杀死。

时湘根本就不是什么软弱的小白兔,她就是个自私的野猫,稍不留神,就会抓得人满脸血痕。

这个女人,用婚姻给了他一记狠狠的耳光,时时刻刻证明着,他莫仁杰曾是对方的手下败将。

>>>>文本《莫识女人香》 全文在线阅读<<<<

更甚者,在那场婚姻的博弈中,莫老爷子因为他冷硬拒绝结婚,被气得突发脑溢血,不久便迅速离世

所以,在终于颔首与时湘结婚的那一天,莫仁杰告诉自己,绝不会轻易放过时湘。

就像那时候一样,他也要亲手撕下时湘引以为傲的自尊,踩在她最痛的软肋上,一点点碾压成灰。

你爱豪门富贵,你贪莫太太的名号,便要付出足够相称的代价。

时湘,我倒要看你还能撑到几时。

--

等到时湘再度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的傍晚。

动了动指尖,手背上的吊针还插在血管中,滴滴答答地流淌着药水。

“乖囡,别乱动,刚刚才换过的药。”说话间,一个满头花白、衣着朴素的老太太快步走了进来。

时湘眨了眨眼睛,不自觉放软了口气,轻声喊,“奶奶,你怎么来了?”

时奶奶没有吭声,只是用枯树皮般的手掌,心疼地抚摸着孙女的额发。

“湘湘,你病了怎么还喝许多酒……奶奶的心差点都跳出来了!”

抖了抖眼睫,时湘像个小孩子一样,依偎地蹭着奶奶掌心的温暖,不忘低声安慰老人家,“奶奶,我只是小病,您不用担心……我现在可有钱了,还有个好丈夫,过得很好很好。”

看着孙女强颜欢笑的模样,时奶奶不禁深深叹了口气,“湘湘,咱们家是穷,可也不做卖儿卖女求富贵的事!自打你嫁给那个莫仁杰之后,人都被磋磨了什么样子!”

“你听奶奶的,不和他过了,咱们回家去好不好?奶奶去捡垃圾,去扫厕所,都把你养活了!”

被老人家紧紧攥着手臂,时湘用力咬住下唇,直到唇瓣上传来的些微刺痛,硬是挣脱开来。

“奶奶……我不会离婚的。这辈子,我只想和他在一块儿!”

时奶奶又急又气,“湘湘……你是要逼死你自己吗!”

时湘倔强得两眼通红,“要是没有莫仁杰……这世上早就没有了时湘,早就死了!”

那个蝉鸣的午后,那个爬满青苔的天台,那只有力抓住她的手臂--她时湘的命,是莫仁杰赐予的,她永远不能离开他。

她……爱他。

这句话,真心真意,没有一丝谎瞒。

谁都不知道,传闻中爱慕虚荣的莫太太,是藏着一捧炽热无比的真心,如此浓烈地爱着自己的丈夫。

她只敢在黑夜中,悄悄仰望自己的爱人,哪怕被刺得血肉模糊,亦奋不顾身。

自从入院那天匆匆一面后,莫仁杰再也没有来探望过。

对此时湘也并不以为意,出院那天独自收拾好几件行李,办理完出院手续。

大病初愈,她没有选择回家休养,而是直接回到了公司中。项目研发正在紧要关头,时湘不放心别人接手,仍旧坚持亲力亲为。

只是没有想到,前脚刚刚踏入公司,就被喊到了董事会上,劈头盖脸地训骂了一顿。

正中间的总裁座位上,正是身着一身黑色西装的莫仁杰。剪裁良好的线条勾勒着宽肩长臂,举手投足,都令男人充满了上位者的冷厉气息。

环视着在场股东们的难看脸色,时湘心中闪过一丝不妙,礼貌地问,“莫总,您喊我有什么事?”

下一秒,男人手腕一甩,一份文件直接砸在时湘的脚边,登时纸页翻飞。

她顿了顿,弯腰将文件捡了起来,匆匆扫了几眼,登时脸色大变,“这……怎么会这样……”

双手交拢,莫仁杰靠在椅背上,态度不疾不徐,口气里却染上了明显的森冷。

“两天后,极光系列就要上市,可是现在市场上却抢先出现了一批极度相似的香薰产品……时总监,关于这些,你能不能拿出一个让大家满意的答案?”

时湘皱了皱眉,听懂了里面的弦外之音,“莫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股东冷嘲一声,“还装傻?这个山寨货技术部已经分析过了,成分配方和极光系列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八十,还能用巧合解释吗?时总监,公司给你提供了巨额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你就拿这些作为回报的?!”

眼角一瞥说话的人,时湘潋滟的眸中满是清冷的锋芒,一字一句地反驳,“照你的意思,是说我背后插刀,偷卖了配方?”

对方讥讽地冷呵一声,不屑回应。

不自觉攥紧了拳头,时湘压着满腔火气,昂着下巴,眼神中的骄傲得令人目眩。

“莫总,各位股东,极光系列是我亲手创造的,它很出色,却不是最顶尖的。假以时日,我时湘自信可以制造出更优秀的产品,它又算得了什么?这些吃里扒外的事情,我瞧不上,也不稀罕去做!”

全场鸦雀无声,有人不满于时湘自傲的态度,却又不敢出声。

莫仁杰看着她骄矜自负的模样,心中涌起了一种浓烈的破坏欲。

时湘就是一只打不死的臭虫,无论如何碾压,总能浑身是刺地爬起来,挂着他最厌恶的那种骄矜微笑,冲他炫耀。

他讨厌她莫名的自信,厌恶她的趾高气昂!

想到这里,男人指尖点在桌面上,发出轻而沉重的一声叩响。

“时湘,我不需要你的理由,只需要看到结果。”

时湘愣了愣,“……你也不相信我?”

然而,莫先生已然失去了耐心,“明天下班之前,我要看到这批仿制品全线下架,为极光系列让路。如果你做不到,就请让出项目总监的位置,另谋高就。”

在莫仁杰不自知的时候,他变了。

他跌下了冰冷孤傲的神坛,为一己私欲而狭隘偏执,成为了红尘里千万之一的俗子凡夫。

--

重重地坐到办公桌前,时湘指尖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不由得紧紧捏紧拳头。

想起刚刚莫仁杰不容置喙的态度,她心里好似坠入了冰窟窿中,冷得颤抖。

他不愿意给予一点点解释的机会,更不在乎自己一年多来呕心沥血的付出,全被轻飘飘地否定干净了。

不,不,她不能够离开莫氏!

一天,还有一天时间……她要做的太多太多!

越想脑子里越混乱,时湘的双手控制不住地生理性发抖着,整个人陷入了狼狈和混乱中。

冷不防,桌上的手机开始嗡嗡震动起来,上面闪过一个名叫“钟昼”的名字--一个男人的名字。

它如电光穿过了她的脑海,霎时给予了她希望,也给了她战栗。

一个,阴冷如毒蛇,碰不得,沾不得的男人。

无路可退,时湘还是咬咬牙,哑着嗓子,她听到自己口气里的酸涩和刺痛。

“……为什么是你。”

对面是男人低低一笑,“时湘,我回来了……记住,今天轮到你求我了。”

为了自己的男人,她要需要低头去求另一个男人,讽刺极了。

相约的地点,在一栋山顶别墅。

时湘徒步爬到了山顶,脚后跟已经被高跟鞋磨得血肉模糊,淡粉色的血痕印在丝袜上,成为了天然的诱惑花纹。

而在一片宽阔的落地窗前,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背对门口,身上披满了血红的晚霞。

听到脚步声,那人缓缓转过轮椅,露出了一张苍白妖冶的英俊面容,灰色的瞳仁里满是淬毒余光。

这正是大名鼎鼎的明日集团掌权人--钟昼。

静静地看着时湘,钟昼露出了一道残忍的笑容,“你终于来了,妹妹。”

妹妹,两个字,瞬间让时湘浑身一哆嗦,好似坠入了蛇窟,万千阴冷缠绕于身。

她强撑着镇定,“钟总,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不懂?”双手推着轮椅,妖冶男人一点点逼近,压低的嗓音如同恶魔低语,“我这双不良于行的腿,还是拜你所赐,你竟然忘了?”

“时湘,你真以为能逃开我的掌心吗?笑话!”

脑袋中最后一根弦绷断,女人紧紧咬住牙根,“别说了--别再提那些事!”

在大家的眼里,时湘是个标准的下等人,大学肄业,一穷二白,和吃低保的奶奶相依为命。

可谁也不知道,她曾经和明日集团的钟昼少爷,以继兄妹的身份,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整整六年。

她母亲生的很不错,却嫁给了个酗酒无赖的男人,在一次被殴打住院后生下了早产的时湘。在时湘十二岁那年,她终于有幸认识了当时明日集团的董事长--钟正则。理所当然的,时母宛如抓紧救命稻草般,毫不犹豫地带着女儿改嫁进了钟家。

可是谁能想到,这只是从一个火坑跳入了另一个火坑。

钟正则看似温文儒雅,实则患有遗传性精神病,嗜好施暴虐待,将新娶进门的妻子打得不成人形。

那两年里,时湘时时刻刻都活在暴力的噩梦里,每天抱着奄奄一息的母亲忍泪啜泣。直到有一天,她的母亲再也无法承受,趁钟正则睡着后一起自焚成灰了。

钟正则一死,他在国外的独子归来了。

回国第一件事,钟昼便是找到继母带来的拖油瓶-时湘。

他认定是这母女俩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死人无法报复,这满腔的怒火就都发泄在了时湘身上。他似乎也继承了家族的变态基因,折磨人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回想起那段中学时代,时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校内的霸凌,家中的虐待,令她整日恍恍惚惚,一度决定要结束生命……

是莫仁杰,他像一道光,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照亮了她混沌阴霾的青春。

他教会自己生命的重量,告诉自己勇敢的意义。

时至今日,她为了自己的光芒,宁肯再度坠入深渊。

克制住骨子里的恐惧,时湘眼底满是焦灼的红血丝,道,“你既然给了我求你的机会,不妨说说你的要求,我一定做到。”

钟昼轻呵一声,“你就这么爱姓莫的?”

她不吭声。

神情渐渐冷却,轮椅上的男人阴鸷地盯着她,久久后说,“那好,我给你个机会。”

“今天晚上,我会去参加一个聚会,你来当我的伴儿。”

--

聚会在一处私人会所中进行。

大厅内三三两两地分布着客人,暧昧的灯光从头顶的水晶灯中投射下来。

穿着一身红丝绒短裙,时湘被迫化了浓妆,僵硬地跟在钟少爷身后。值得庆幸的是,每一个入场的客人都会带上面具,没人认出她真正的身份来。

可是,事情远远没有她想象的简单。

“下面,让我们正式开始交换游戏,comeon!”

时湘头顶的血液逆流,整个人宛如被踩尾的野猫,“交换?钟昼,你到底要做什么!”

坐在轮椅上带着银灰面具的男人,露出了不怀好意的残忍微笑,“听不懂?交换游戏,也叫换妻游戏……而你,就是我交换的筹码,明白了吗?”

“这不可能!”时湘倍感侮辱,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

她只有一个丈夫,绝不搞什么一夜夫妻的龌龊事!

“你觉得这还由得了你吗?”

话刚落音,腰上被人猛的一推,直接将她推入了群魔乱舞的中央。

霎时间,恶意的戏谑,大力的揉掐,下流的话语,如潮水般朝时湘涌来……

望着站在人群中强装镇定、不断试图逃走的女人,钟昼嘴角的笑容彻底消失,而后拨通了电话。

“莫仁杰,你的太太正在一个顶有趣的地方,你不考虑来看看吗……

>>>>文本《莫识女人香》 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苏千雪傅远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情深岂敢与君绝完整版章节
下一篇: 精品小说《一往情深,傅少爱妻如命》慕微澜傅寒铮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