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识女人香》时湘莫仁杰小说全文阅读已完结版

《莫识女人香》时湘莫仁杰小说全文阅读已完结版

离婚出乎意料的顺利,莫仁杰请了专业律师来处理此事,效率很高。

讽刺的是,两人平时剑拔弩张,唯有在离婚时两人才在各种事宜达成一致。

时湘是净身出户,同时失去的还有莫氏集团总监这个职位,和整个圈子里臭不可闻的名声。

莫氏刚发布了公文,宣布了本次产品泄露的调查结果--研发部杜静将保密资料卖给其他公司,主谋者正是她的顶头上司,时湘!

周围人鄙夷的眼神像针一样,扎在时湘的心上,她握紧双拳,咬紧牙关,口中一片腥甜。

抱起自己的箱子,时湘潋滟的眼神依旧凌厉,纤细的脊背挺得笔直。

高处的总裁室里,一个高大的身影伫立在窗边看着女人离开,冷峻的脸庞看不出什么表情。

>>>>文本《莫识女人香》 全文在线阅读<<<<

莫仁杰站了良久,唯独不明白一点。

大仇得报,该是畅快淋漓;为什么他现在的心里……只感觉空落落的。

看着楼下那个纤弱单薄的背影,他居然好想去拥抱她。

他想将她圈养起来,拔光尖锐的刺,让全世界都别发现她,只属于自己。

可是他也知道,时湘是属仙人掌的。

拔掉了所有的刺,她就会死了。

--

等到莫仁杰再回到莫宅时,时湘正收拾自己的行李。

看见女人忙碌着收拾行李的样子,一股无名火从莫仁杰的胸腔燃起。

“动作挺快,看来是迫不及待离开了。”

她动作未停。

“让我想想,下一个高枝是谁?是钟昼,还是哪个不长眼的新贵?”

时湘动作一停,视线直直地看了过去。

听出男人的言外之意,原来是怀疑自己傍上别的有钱人……原来自己在他心中,一直是这样不堪。

没有力气再争吵,她心灰意冷道:“我攀上了谁,和莫先生无关吧。”

莫仁杰冷冷一笑:“没错,从你失去嗅觉的那秒起,我们再无瓜葛了。”

时湘沉默了良久,伸手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香水瓶,放在了茶几上。

黑色的瓶身,浅浅荡漾着碧蓝色的水波,瓶口处泄出一丝幽香。

“在莫氏的全部工作资料,我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里面有几份专利转让书和设计雏形,当做我的领别赠礼;至于这个……”

目光落在茶几上,时湘眼里露出一丝不舍,“不值钱的小东西,你不想要就扔了。”

这瓶香水,她为男人悉心调制了多年,本想在合适的时间送出去,却没想到走到了如今。

莫仁杰沉默了一会儿,“知道了。”

两人寂静地对峙了几秒。

还是时湘又开了口,声音好低好低,“莫仁杰,对不起。”

对不起,当年的鲁莽和执着,让你失去了爷爷,怀恨生活了这么多年。

也对不起……你将永远也不会知道,你曾经失去了什么。

你失去的,是爱你胜过生命的人。

当夜,时湘便拖着行李离开了莫宅,悄无声息。

一夜之间,她便从云端跌落,爱情、事业一如过眼云烟。

她依旧是那个穿着不合脚鞋子的灰姑娘,为了生活而奔波,尝尽世间冷暖。

可是灰姑娘会被人怜惜,受人疼爱,终有幸福结局的一天;而恶毒的灰姑娘姐姐,只会被愤怒的王子砍掉了双脚,令她再也不能高飞。

与莫仁杰离婚后,莫家便中断了时湘治疗的医药费。治疗费用就像一个无底洞,住了一段时间后,时湘只得被迫结束了治疗。

她回到以前的老房子,和奶奶一起居住,靠着剩余的积蓄生活。

调香是时湘一直最引以为傲的事业,可是因为嗅觉失灵,她却再也无法闻到气味,甘甜或苦涩、浓烈或清谈,与她而言都是空白。

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聘用一个嗅觉失灵、信用狼狈的人当调香师。

奔波了几天,她终于找了一家甜品店,靠打零工挣点钱。可是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连续几天上完夜班后,她脑后的剧痛越来越强烈,旧病的复发令她不得不重新踏入了医院。

然而这次进去后,情况却比她想象中恶劣的多

一场短暂的手术结束。

时湘刚从麻醉中清醒过来,一眼就见到奶奶焦急的脸庞,一个劲地抹着眼泪:“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乖囡,奶奶也不让你出去工作了!”

看着奶奶眼中实实在在的关心,时湘胸口一暖,握住她的手轻拍安抚,道:“好了……奶奶,我感觉好多了,您别担心。”

她低下头遮住眼底的无奈,之前大部分积蓄都用来治病了,她怎么忍心让奶奶这么大年纪还为生计操劳奔波。

因为身体太过虚弱,时湘强打着精神和奶奶说了会儿话,没一会儿就又睡了过去。

病床上,时湘沉沉睡去的脸庞,安静的像个孩子般不知世事。时奶奶深深地看了两眼,轻而又轻地掩上了门。

转向门外,老太太用力攥着洗旧的衣角,道,“大夫,您说吧,我能受得了。”

“您的孙女之前大脑受过撞击,颅内淤血情况有恶化的趋势,如果不继续治疗的话……恐怕出血范围会越来越大,造成不可挽回的危害。”

顿了顿,医生还是将话说开了,“失明,瘫痪,智力衰退,都有可能……最严重的是,是有生命危险。”

“治!”老人家毫不犹豫地决定,“大夫,您一定要治好她,我就是去砸锅卖铁,也要把药费续上!”

然而,生活从不肯雪中送炭,只会变本加厉。

短短几天时间,薄薄的家底已然被天价的医药费掏空了。

“时婆婆,不是我不肯帮你,你已经欠了三天的药钱,不能再为您孙女提供治疗了!”

老人家浑浊发黄的眼中滚动着老泪,腿一软,直接跪了下去,“大夫,您救救我孙女……求求你!她是个好孩子,这辈子过得这么苦,怎么能变成个瞎子废人呢!”

“对不起老人家,我们是医院,不是慈善机构,没有钱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钱,又是钱……

坐在病床前,时婆婆心如刀绞,不过几天,原本灰白的头发全都白透了,像是盛夏时藏了一片雪。

她一把老骨头,即使从早到晚不吃不喝地干活,早晨扫厕所、白天捡垃圾,晚上去给人洗盘子……不够,根本不够。

到底要从哪里才能弄来钱,救自己乖孙女的命啊!

时湘这几天一直迷迷糊糊的,等她醒来时,就见到自己的奶奶在背过身悄悄抹泪。

她哑声问,“奶奶,你怎么哭了……”

“没,没有的事……”匆匆擦掉眼泪,老人家强撑欢笑,“只是沙子眯了眼睛。”

迟钝的脑子转了两圈,时湘不傻,猜到了原因,“奶奶,是不是钱不够了?没事的,我的头已经不疼了,咱们回家养也是一样的……”

“不行,一定要治!”时奶奶一口否决,坚持反对,“人活着就有办法,湘湘,钱够够的,你听奶奶的话,一定要把身体养好!”

耐不住老人家的固执,时湘只得点点头,轻轻依靠在奶奶的怀中。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时奶奶却暗自下了决定。

正是这个决定,在未来的每一个日夜里,如跗骨之蛆,令时湘时时刻刻痛不欲生。

若早知今日,时湘永远永远,也不会点这个头。

可能是中断治疗带来的影响,时湘这次足足在医院住了一个月。这期间,她实在拗不过奶奶,重新开始治疗颅内淤血,在使用了几次进口特效药后,病情终于渐渐稳定下来。

出院后,时湘的身体渐渐大好,可是相反的奶奶的身体却不如以前硬朗了。暴瘦,昏迷,甚至于前段时间感冒后,一直低烧不好。

眼看着老人家日渐虚弱,时湘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逼着她去医院做了个检查。

拿着手中的化验单,时湘双腿发软,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艾滋病……晚期……

她唯一的亲人,相依为命的奶奶……竟然染上了艾滋病。

抓住路过的医生,时湘像个疯子一样叫喊,“不会的!我奶奶之前都好好的,怎么会得这种病?一定是弄错了!”

医生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单据,“这是刚从老人口袋里找到的,你看看吧,做好心理准备。”

接过薄纸,她只看了一眼,登时血液逆流,无数耳鸣回响在脑海中,几乎与世界隔绝。

这是数张卖血单,一个月来断断续续,竟卖了十几次。

为了筹齐医药费,老人家在黑市医院卖过数次血,也因此染上了热病。

为了救她这个不孝的孙女,老人家真的拼尽了一切,乃至自己的生命……

“呜!”

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巴,时湘不敢让自己痛哭失声,可是心中翻搅的剧痛让她根本克制不了自己。

该死的是自己,为什么得病的不是她时湘!

就在天昏地暗的时候,一张制作精良的名片从卖血单中飘落下来。

时湘泪眼婆娑,却认得清上面的烫金字体--莫氏集团,莫仁杰。

怔怔地看了几秒钟,她突然抓起名片,飞奔了出去。

--

不顾阻拦,时湘直接闯入了莫仁杰所在的办公室内。

放下手里的文件,男人依旧贵气逼人,微微蹙眉,“你来干什么。”

口上这么问着,但他心里竟然隐隐生起一股期待。

看上去,这女人过得并不好……

她不意外莫仁杰打量的眼神,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蓬头垢面,脸色苍白,嘴唇上全是皲裂的口子,真跟疯子差不多。

直至今日,她也不在乎以什么形象在莫仁杰面前出现了。

重重将名片拍在桌上,时湘嗓音哑的如同被砂纸磨过,“我奶奶……是不是来找过你?”

凤眸一眯,莫仁杰说,“你质问我?”

“随你怎么想,我就要一个回答,我奶奶有没有来找你借过钱!”

时湘明白自己是无理取闹,她拼命想要找到一个发泄的渠道,来解释为什么自己的奶奶会得到这样凄惨的结局。

“时湘,你以为我有那个时间,随便记得一个上门骚扰的人?”莫仁杰心情沉到谷底,再也不想多费唇舌。

而这落在时湘眼里,成为了默认的代名词。

原来,见死不救是他,冷心冷血的也是他。

晃神了好几秒,时湘惨然一笑,“莫仁杰,你别担心,我马上就会从你眼前消失的,永远永远。”

这话里竟掺着满满的死志。

不自觉捏紧了手里的钢笔,俊美的男人直直看着她,不露出一丝异样,却藏不住嗓音里的紧张,“你又要玩什么花样?”

轮到时湘缄口不言,静静离开了。

离开商务大楼,站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时湘突然万念俱灰--要是自己死了就好了,就不会再拖累别人。

当然,这是一个念头罢了,她现在还不能死,太多太多的事情等着她。

回到医院,时奶奶已经清醒过来,见到孙女到第一句话就是--想家了。

“湘湘,陪奶奶回家吧。”

他们的老家在一个很偏远的山村中,群山环绕,山明水秀。

走到生命的最后一程,老人只想叶落归根。

时湘握着奶奶瘦得皮包骨头的双手,含泪点头,“好,我带您回家。”

收拾完单薄的行李,时湘没有拖延,带着奶奶径直朝着老家出发。

转了几趟火车,祖孙俩终于坐上了最后一趟山路公交。

因为路况不好,加上一连几天的大雨,让前进显得很不顺畅。车轮时不时陷入坑坑洼洼的泥泞中,司机脾气越发暴躁,不停踩着油门,让老旧的公交车不时发出轰隆的杂音。

又一次熄火后,司机忍不住骂骂咧咧起来,跳下车检修去了。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一路颠簸让时奶奶精神不振,两只眼睛里一点神也没有。

时湘强打精神,指着窗外,温声同老人家说着话,宽慰情绪。

说着说着,她突然话音一断,瞳孔骤然紧缩-

怎么回事……山,动了!

外面的司机开始拼命大喊,“快下车,前面塌方了!”

刹那间,尖叫声,脚步声,轰塌声交织一团,小小的山间公路成了人间炼狱。

时湘惊骇了两秒,立刻背起时奶奶,费力地将她从车窗处放下去,“奶奶,你使把劲……后面的人别挤,这儿有老年人!”

眼看着时湘被逃生的人挤压到扭曲的模样,塌方声越来越近,时奶奶惊痛地喊道,“湘湘!你快下来,别管我!”

“不,奶奶,咱们俩要走一起走!”

然而,没等两人话落音,一块巨大的落石从天而降,瞬间压垮了这辆破旧的小车……

--

坐在书房里,莫仁杰把玩着手里的黑色香水瓶。

微微一喷,一股熟悉的男香逸散开来。

这里面,有他清晨常用的薄荷漱口水的味道,有夜晚燃在床头的睡莲香薰味道,有淡淡的烟气,丝丝的墨香……

闻着闻着,他竟然失神了。

时湘说过,“调香,就是调制回忆。回忆在变化,香气也会不停变化,不是留在空气里,而是藏在闻香者的心里……”

这瓶香水里,藏着时湘对莫仁杰的回忆--原来她是那样时时刻刻注视着自己,融入了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

再想到昨日,时湘凄惶无助的样子,男人不禁心口微微揪起。

就,心软一次,去帮帮她……

忽然,一阵强烈的心悸打破了莫仁杰的沉思,手里一松,香水瓶在地板上摔得粉碎。

他脸色一变,下一秒,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莫总,不好了!时小姐她乘坐的巴士遇到了山体滑坡……无人生还!”

>>>>文本《莫识女人香》 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莫识女人香》时湘莫仁杰小说全文阅读已完结版》为本站原创文章。
  • 转载请注明:https://www.poyi.cc/n/l14908.html
上一篇:重生肥女非等闲主角杨梦阑骆明忠(无弹窗版章节免费阅读)
下一篇: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老师好大好深啊|盛夏的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