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你(安馨苏凛)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

我在等你(安馨苏凛)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由 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因为梁河,死在别的女人怀里。22岁的我,还未来得及举办婚礼,便沦为“寡妇”。那个女人叫寥小杏,是酒吧的陪酒女。梁河和她鬼混了半年,还搞大了她的肚子,关注我在等你全文阅读

=================================================

《我在等你》小说已出全文

=================================================

苏凛让我给黄萌萌排了食谱单,让阿姨每天按照单子照做。

我特地去找了医院的老中医,为黄萌萌配了几副小产后的补药。

那几天,苏凛家里天天弥漫着一股浓浓的中药味。

我从医学的角度给黄萌萌讲了流产的伤害,顺带在话里夹杂了几句不软不硬的威胁。黄萌萌就这样被我驯服,变得很乖,药膳乖乖吃,中药一碗碗的喝,一星期后我带她去复查,情况很好。

我和黄萌萌成为朋友,她开始叫我姐姐,慢慢对我敞开心扉,脸上也渐渐有了笑意。

这一周里,我们三人相处得很和谐。我和苏凛,那方面也越来越和谐。

苏凛对我满意得很。

他一高兴,周日晚上,就和我玩了个刺激的小游戏。

他扒光了我的衣服,让我平躺在床上,从他的GUCCI钱包里拿出一摞子钱,一张一张开始往我身上铺。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但没动声色。

他从头到尾给我铺了个遍,铺完之后,满意地看着我说:“这些,是给你额外的奖励。这一周你辛苦了,我说了,我不会亏待你。”

他脸上一脸得意,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我却觉得受到赤果果的侮辱,但是我依然没有动声色,只是静静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他被我看得发毛,问我:“不喜欢?”

“钱,谁不喜欢。”我说。

“看你并不开心。”他说。

“我不是没见过钱的人,苏凛,你这么做,有点没劲。”我从床上站起来,钱“哗啦”被甩了一地。

他愣了愣,呵呵一笑:“和我扮高傲呢。”

“玩么,大家都图个兴致。要变了味,成了买卖,就不好玩了。”我回呛了他一句,转身就开始穿衣服。

苏凛被我唬得一愣一愣,他拽住我的手:“至于吗?不就图个开心么?怎么还上纲上线了?”

我扭头冷冷看着他:“开心是吧?那你躺着脱光,我往你身上铺钱,你感受感受,如何?”

苏凛的脸一下就黑了:“安馨,我一直觉得你挺开得起玩笑的。”

“不,苏凛,我开不起这样的玩笑。”我穿好衣服,拎起包出了门。

“安馨,你要是这样就没劲了。”他在卧室对我喊,并没有追出来。

我没有回去。

对于他这样的男人,还是那句话,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玩儿高兴罢了,他不会太抬举我的。

我出门那一刻,惊动了黄萌萌,她从房间里出来,问我:“姐姐,这么晚你去哪儿?”

“出去透透气,你快睡。”我回头对她微微一笑,毫不犹豫出了门。

香格里拉小区晚上格外安静,前半夜刚下过一场雨,风吹过来,有些微微的凉。

我绕着市民广场一圈又一圈的走,无处可去,也不想回家。

心莫名烦躁,感觉自己是在堕落,又有点舍不得停止。

棒子心有灵犀,在这时候拨通了我的电话,问我在哪儿,我说在市民广场,他说你在雕塑那里等我,我去接你。

没多久后,他就开着他爸的奥迪A8过来了,车上带着三个男生。

棒子长得也还行,就是皮肤黑了点儿,一笑,那一口白牙白得瘆人。特别在晚上,每每看到他那一口白牙,就莫名想笑。

只要我和他一起,他的副驾驶都是留给我的。

我刚上车,他伸手过来就捏了把我的脸:“这么久不找我玩?你都在干嘛?大半夜一个人逛市民广场,你闲得慌啊。”

我没有和他交待苏凛的事儿,呵呵一笑,掐了下他的胳膊说:“走,喝酒去!”

“好叻!”棒子拖长了音调,开着车就走。

“天天开你爸的车出来晃悠,也没见你泡到妞。”我笑着说道。

“开车就是图个方便,谁闲的没事为了泡妞,是酒不好喝还是游戏不好玩?”棒子一边开车一边拍着我的头。

“棒子哥哥喜欢你多少年了,馨姐,你又不是不知道。”后排坐着的牙擦苏接了句茬。

“牙擦苏你怎么P话那么多!”棒子立刻涨红了脸,一顿吼。

有段时间没见面,一见面,大家还是这么嘻嘻哈哈。没多久后,我们一起来到了康平路的超群烧烤店。

一坐下,棒子照着我的喜好点了一大堆。

“吃得完吗?”我瞪了他一眼。

“你爱吃的,当然得点。”棒子回答得理直气壮。

“你有钱吗?”我又瞪了他一眼。

“最近接了个小活,一转手,赚了十来万,”棒子嘿嘿地笑,“放心吧,钱不缺,管够!”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我哈哈一笑,直接让老板来了四箱哈啤。

棒子还挺出息的,虽然还是个学生,但是一直在社会上混,椒江他人头熟,运气好一年弄几单生意,赚个小二十万没问题。

我们刚刚开吃,就看到一辆白色宝马停在超群门口。车门一开,醉醺醺的杨雪被一个女人从车上推下来,跌在人行道上。

=================================================

《我在等你》小说已出全文

=================================================

“雪儿……”棒子也看到了,一下站起来。

我拔腿往外走,当我们赶出去的时候,一个女人往杨雪肚子上狠狠踢了一脚。

杨雪喝得烂醉,躺在地上还是一脸痴笑。我把她从地上扶起来,抬头一看那女人,发现是那天在北海道遇到的那个,苏凛带来的。

“陈媚,你太过分了吧?雪儿怎么招惹你了?”棒子和我一起扶着杨雪,生气地问道。

原来她叫陈媚。

我听棒子提过这名字,陈媚陈阳是一对双胞胎,在椒江出了名。“她抢我男人,还不要脸陪我男人上床!这么贱的女人我第一次遇到,都离了婚了还不知道检点,以为自己是公交啊,见男人就上!”陈媚嘴上毫不留情地骂。

“你嘴巴放干净点!”我脾气一下就上来了,虽然杨雪现在私生活的确有些放荡,但是还轮不到她来说三道四。

棒子怕我冲动,拽住我的手,然后问陈媚:“你男人是谁?”

“诺,在车里呢。”陈媚手一指,我这才发现开车的司机还没下车。

原来,是周子睿。

看来,这女的不是上次吃日料那个女的,上次那个应该是她妹妹陈阳。

杨雪喝醉了酒,开始发酒疯:“是,我离婚怎么了?你身上有的零件我一件不缺!周子睿就是喜欢和我在一起!周子睿就是爱我!怎么了?”

“周子睿,都闹成这样了,你不下来解释解释吗?”棒子看着车里的周子睿,说道。

周子睿皱了下眉头,还是推开车门下来。他一下来,陈媚就挽住他的手,趾高气扬地看着杨雪和我。

杨雪这不争气的家伙,竟然哭了。

“子睿,子睿……”杨雪挣脱我的手,踉踉跄跄走过去扯周子睿的衣服。

周子睿一动不动,甚至都没有正眼看杨雪一眼。

那一刻,我立马明白怎么回事。

我把杨雪往回拽:“哭哭啼啼干嘛?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男人还怕没有?就当找了个鸭,你至于这么上心吗?”

杨雪哭着哭着突然干呕起来,我看着她要吐,连忙让牙擦苏拽着她去一边的垃圾桶。

陈媚上下打量着我:“你就是安馨吧?那个死了老公的寡妇?你们一个离婚,一个守寡,怪不得是闺蜜啊。”

“陈媚!”棒子最见不得别人骂我,他生气地指着陈媚的鼻子说,“你再这样,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我说得难道不是事实吗?”陈媚有些害怕,往周子睿身后躲。

“好了!闹也闹了!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回家睡觉!”周子睿突然对陈媚大吼了一句。

“子睿,你!”陈媚大概没想到周子睿会凶她,顿时气得跺脚。

“罗初,安馨,你们等一下。”周子睿突然对我们说了一句,随后拽着陈媚往马路上走,拦了辆出租车,不由分说把陈媚塞进车里。

随后,他折返回来,笑着对棒子说:“女人之间争风吃醋,让你见笑了。罗初,安馨,我请你们吃夜宵吧!”

棒子是我给他取的外号,他的真名叫罗初。

我瞧出来了,这周子睿还挺给棒子面子,让我有些意外。

“请客倒是不必,不过杨雪和安馨都是我朋友。你们怎么认识的我不知道,但兄弟有句话说在前面,你要是欺负她们,就等于欺负我。”棒子对周子睿说。

“放心吧!”周子睿笑着揽住棒子的肩膀,和棒子一起走进烧烤店。

杨雪吐了好一会儿,我皱着眉头走过去递纸巾,让牙擦苏先回去吃东西。

“整天就知道浪!浪出事儿了吧?”我看着她,忍不住数落。

“我和周子睿喝酒呢,那女的突然过来非得和我拼酒,那我杨雪是那种认怂的女人么?我当然和她拼啊,谁知道她酒量那么好,”杨雪有些清醒过来,絮絮叨叨地说道,“她还真当自己是周子睿女朋友了?我呸!就她这种小模特,周子睿能看上她?”

“那他也看不上你,你能不能争气点儿,别上赶着往人身上贴!要点脸,成吗?”我没好气地说道。

“谁说他看不上我?你怎么知道啊?”杨雪酒劲又上来了,还推了我一把。

“杨雪你能不能别闹?掂量掂量自个儿,别一玩就把自己搭进去了,你被那赌棍害得还不够吗?”我气不打一处来地吼。

“哟呵,安馨,你意思你清醒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苏凛那点破事儿!听说你答应他陪睡半个月呢!说我贱,难道你就不贱?”杨雪的话呛得我一下哑口无言。

我知道她一向醉酒就口无遮拦,可是她的话,还是伤了我。我一扭头,发现棒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他单手插兜,静静地看着我,脸上一脸的失望……

=================================================

《我在等你》小说已出全文

=================================================

这一天晚上真是有够乱的。

棒子喝了一整箱的酒,还想继续。我坐在他对面,我说:“棒子,我陪你喝。”

他说:“安馨,你滚。”

我说:“好,我滚。”

他又不行,他非得拉着我,他拼命问我:“安馨,我到底哪里不如苏凛?”

我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其实我很想告诉他,棒子,在我心里,你比苏凛重要得多。

但是我不能。

这辈子我铁定是配不上棒子了,我不能害他,也不能伤害棒子爹妈对我的感情。

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讽刺。棒子拼命对我好,想对我负责,但我要不起他的责任;苏凛拼命践踏我,压根不想负半点责任,但我偏偏贱得和他滚了床单,还不止一次。

我伤了棒子的心,他的心在流血。梁河死后,他一直在等我,一直想陪我,我一直躲,一直拒绝。

但是我贱到转眼,就上了苏凛的床。而且,上得这么廉价,这么一文不值。

他把我逼急了,我只能喝酒。他一开始拦着我,不让我喝。我生气了,我就摔酒瓶。

我把一瓶一瓶酒往地上砸,砸得所有人都看傻了。他们退到一边,看着我和棒子拼了命的犟。

“好!安馨!你喝!你不喝你他妈是孙子!”棒子服了软,看着我吼。

我真的拿起酒来,一瓶接一瓶地喝。我喝到第三瓶的时候,杨雪哭了。

我喝到第六瓶的时候,棒子也哭了。

他们两冲过来,陪着我一起喝。我们三个人傻逼一样流着泪,拼了命地喝酒。

烧烤店里的客人都被我们的古怪行为吓跑了,周子睿怔怔看着我们,看着我们三个人默默拥抱在一起,傻逼似的抱头痛哭。

没人能理解我们三个人之间的感情。

我们一起上幼儿园,一起上小学初中,我们从穿着开裆裤就一起在码头上混,我们一起打过无数次群架,一起出过无数次次海,一起抽过无数次烟,一次逃过无数次课,一起蹦过无数次迪,一起唱过无数次歌,一次喝过无数次酒……我记不清,我只知道,我们经历太多太多。

杨雪离婚,棒子和我直接放火烧了赌棍的老屋;

我父亲出事,棒子愣是弄沉老胡的一艘运沙船。海运,沉船是最晦气的事;

我爸入狱那天,棒子开着车带我一路追着囚车到金华,陪我一起望着监狱的大门泪奔;

梁河死的那天,棒子深夜开车带着我到高速上,对着梁河的尸体狠砸了好几拳,差点被警察刑拘;

我被赶出梁家后,棒子气得卸了梁河他爸家用车的四个轮胎;

杨雪离婚后自暴自弃,棒子和我陪着她连续喝酒喝到胃出血……

这辈子,我不会再遇到第二个棒子,也不会再遇到第二个杨雪。

我和杨雪命都苦,我们都是独生女,没有兄弟姐妹。三生有幸,总有这么个棒子在我们身后。

“别哭了!馨宝,雪儿,是我不好。”几乎每一次,都是棒子先对我们道歉。他红着眼,摸着我两的头,努力挤出笑。

“就怪你!喝个屁啊喝!”我推了棒子一把,这一推,我们三个都破涕为笑。

棒子格外心疼地看了我一眼。这一眼,像刀剜在我心上,特别疼。

“啧啧,好感人的一出戏。”突然有人在这时候鼓起了掌,还不阴不阳地嘲讽了一句。

我一看,苏凛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门口,他单手插着兜,依然酷酷地耍着帅。

“阿凛,这就是罗初。”周子睿见苏凛来了,走过来,指着棒子介绍道。

“我知道,我见过。”苏凛淡淡来了一句,随后走了进来,还特地走到我身边。

棒子低着头,拳头紧紧攥着。我预感到不妙,拼命拽着棒子的手。

苏凛下意识看了一眼我和棒子交错的手,淡淡的说:“罗初,你好像对我有意见?”

“苏凛,你玩谁都可以,但不要玩到安馨的头上。这是我对你的警告,你最好记着。”棒子抬起头,看着苏凛说道。

苏凛一脸的不以为意:“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你是她朋友,又不是她爹,你管得也太宽了。”

“苏凛,你能少说两句吗?”我看着苏凛,冷冷说道。

“是你哥们先挑衅的,”苏凛依旧不以为然,他懒懒搭了个哈欠,然后说,“我是听子睿说有生意和你朋友谈,我才过来的。谁知道,又看了一出好戏。安馨,你戏还真多。”

“阿凛,都是朋友,别闹太僵。”周子睿拽了拽苏凛的胳膊,提醒了一句。

棒子一直想出手,我一直拼命拽着,棒子生气地用力一甩,然后直接往苏凛脸上甩了一拳!

《我在等你》小说已出全文

上一篇:职场风尘最新章节,职场风尘小说免费全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