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时湘莫仁杰小说莫识女人香无弹窗全文阅读

 【完整版】时湘莫仁杰小说莫识女人香无弹窗全文阅读

相约的地点,在一栋山顶别墅。

时湘徒步爬到了山顶,脚后跟已经被高跟鞋磨得血肉模糊,淡粉色的血痕印在丝袜上,成为了天然的诱惑花纹。

而在一片宽阔的落地窗前,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背对门口,身上披满了血红的晚霞。

听到脚步声,那人缓缓转过轮椅,露出了一张苍白妖冶的英俊面容,灰色的瞳仁里满是淬毒余光。

这正是大名鼎鼎的明日集团掌权人--钟昼。

静静地看着时湘,钟昼露出了一道残忍的笑容,“你终于来了,妹妹。”

>>>>文本《莫识女人香》 全文在线阅读<<<<

妹妹,两个字,瞬间让时湘浑身一哆嗦,好似坠入了蛇窟,万千阴冷缠绕于身。

她强撑着镇定,“钟总,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不懂?”双手推着轮椅,妖冶男人一点点逼近,压低的嗓音如同恶魔低语,“我这双不良于行的腿,还是拜你所赐,你竟然忘了?”

“时湘,你真以为能逃开我的掌心吗?笑话!”

脑袋中最后一根弦绷断,女人紧紧咬住牙根,“别说了--别再提那些事!”

在大家的眼里,时湘是个标准的下等人,大学肄业,一穷二白,和吃低保的奶奶相依为命。

可谁也不知道,她曾经和明日集团的钟昼少爷,以继兄妹的身份,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整整六年。

她母亲生的很不错,却嫁给了个酗酒无赖的男人,在一次被殴打住院后生下了早产的时湘。在时湘十二岁那年,她终于有幸认识了当时明日集团的董事长--钟正则。理所当然的,时母宛如抓紧救命稻草般,毫不犹豫地带着女儿改嫁进了钟家。

可是谁能想到,这只是从一个火坑跳入了另一个火坑。

钟正则看似温文儒雅,实则患有遗传性精神病,嗜好施暴虐待,将新娶进门的妻子打得不成人形。

那两年里,时湘时时刻刻都活在暴力的噩梦里,每天抱着奄奄一息的母亲忍泪啜泣。直到有一天,她的母亲再也无法承受,趁钟正则睡着后一起自焚成灰了。

钟正则一死,他在国外的独子归来了。

回国第一件事,钟昼便是找到继母带来的拖油瓶-时湘。

他认定是这母女俩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死人无法报复,这满腔的怒火就都发泄在了时湘身上。他似乎也继承了家族的变态基因,折磨人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回想起那段中学时代,时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校内的霸凌,家中的虐待,令她整日恍恍惚惚,一度决定要结束生命……

是莫仁杰,他像一道光,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照亮了她混沌阴霾的青春。

他教会自己生命的重量,告诉自己勇敢的意义。

时至今日,她为了自己的光芒,宁肯再度坠入深渊。

克制住骨子里的恐惧,时湘眼底满是焦灼的红血丝,道,“你既然给了我求你的机会,不妨说说你的要求,我一定做到。”

钟昼轻呵一声,“你就这么爱姓莫的?”

她不吭声。

神情渐渐冷却,轮椅上的男人阴鸷地盯着她,久久后说,“那好,我给你个机会。”

“今天晚上,我会去参加一个聚会,你来当我的伴儿。”

--

聚会在一处私人会所中进行。

大厅内三三两两地分布着客人,暧昧的灯光从头顶的水晶灯中投射下来。

穿着一身红丝绒短裙,时湘被迫化了浓妆,僵硬地跟在钟少爷身后。值得庆幸的是,每一个入场的客人都会带上面具,没人认出她真正的身份来。

可是,事情远远没有她想象的简单。

“下面,让我们正式开始交换游戏,comeon!”

时湘头顶的血液逆流,整个人宛如被踩尾的野猫,“交换?钟昼,你到底要做什么!”

坐在轮椅上带着银灰面具的男人,露出了不怀好意的残忍微笑,“听不懂?交换游戏,也叫换妻游戏……而你,就是我交换的筹码,明白了吗?”

“这不可能!”时湘倍感侮辱,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

她只有一个丈夫,绝不搞什么一夜夫妻的龌龊事!

“你觉得这还由得了你吗?”

话刚落音,腰上被人猛的一推,直接将她推入了群魔乱舞的中央。

霎时间,恶意的戏谑,大力的揉掐,下流的话语,如潮水般朝时湘涌来……

望着站在人群中强装镇定、不断试图逃走的女人,钟昼嘴角的笑容彻底消失,而后拨通了电话。

“莫仁杰,你的太太正在一个顶有趣的地方,你不考虑来看看吗……

眼看着周围的女伴个个被拉走,时湘的冷静表情渐渐裂开了缝隙,逃跑的心情愈发强烈。就在她加快脚步,准备跑向门口的时候,却被几个人拦了下来。

“哟,这还有个落单的上等货,不如跟哥几个儿一块玩玩?”

几个男人奸笑满满地推搡着她,直接掐住了时湘的双手,完全压制了她的抵抗。

女人的脸色铁青,“放开我,我不是你们能动的!”

“嘻嘻,兄弟几个就喜欢玩调教系!”

她如一行青荇,任凭怎么挣扎,仍旧不断随波吞噬。

撕拉!

红裙的肩头被扯开,雪白的肌肤大片暴露,无数下流的眼光刺了过来。

时湘紧紧拽着裂口,近乎崩溃地躲避着一双双男人的手--就在这时,她发现大门口伫立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冷峭、挺拔、高不可攀的背影,即使面上带着黑金色的面具,却挡不住英挺的五官--是他,错不了!

正在时湘迫不及待想呼唤的时候,对方却利落地转过身,阔步离去。

于是,希望如星子,层层叠叠骤起,重重叠叠骤灭。

那一刻,她呆呆地站在原地,连伪装强悍的力气也没了。

--

轰隆隆,深夜雷鸣,是要暴雨的前兆。

不一会儿,粗大的雨珠断线般倒下,整个世界瓢泼哭泣。

莫家的大门缓缓推开。

时湘浑身湿透,破布般的红裙挂在身上,勉强遮挡着一点肌肤。而她脸上身上布满了骇然的青紫伤口,红肿不堪,好似刚刚从地狱中爬上来。

她直勾勾地盯着沙发中的男人--一身柔软的白色家居服,一捧暖黄色的灯光,男人静静翻阅着手里的书籍,一派岁月静好。

事实上,他手边那只黑金色的面具却说明了一切。

扯动着肿破的嘴角,时湘痴痴一笑,“莫仁杰,原来真的是你。”

刚刚在门口出现,又弃她于不顾的人,正是他。

莫仁杰淡淡地望了她一眼,“别用这种冤恨的口气和我说话,你不配。”

时湘不想解释,她只是用喑哑破碎的嗓音,不死心地问,“我只要你一句话……刚刚,你有没有哪怕一秒钟想要救我?”

哪怕一秒钟,你莫仁杰可曾动过念头,想起我是你的妻子,不希望我被别的男人染指……你有,还是没有?

正正地对视了两秒,换来男人似笑非笑地勾唇,“时湘,你想证明什么?证明,我怜惜你……亦或者,我动了心?”

那是毫无遮掩的嘲讽。

“那个钟昼刚一回国,立刻就来找你……别告诉我你们是清白的。”

瞳孔骤缩,时湘真正尝到了一瞬间的天旋地转,比起不久前拼死跑出来时更加心悸。

他,他知道了什么?

合上书,莫仁杰冷呵,“你们两人真有意思,人前兄妹,人后成奸--时湘,你不嫌脏吗?”

脑子嗡嗡乱想,良久之后,时湘恢复了如常的冷淡和平静。

“抱歉莫先生,我不会再见他了。”

她忘了,坏女人从来不配人爱。

莫仁杰没有再说话,望着女人赤脚缓缓上楼的模样,留下了一串潮湿的脚印,深深浅浅。

他眼中染上了一抹暴雨将至的浓黑,在心口压抑良久的愠怒不断膨胀,令他沉呵一声,“时湘!”

对上女人那张“五彩斑斓”的面孔,灼烧的怒意涌上心头,令他每个字残忍如刀。

“记住你的身份--你是我莫仁杰的女人,自爱一些!”

他生气,是因为钟昼那种洋洋得意的口气,诉说着他不知道的那些引人遐思的“往事”。

他无力,是因为时湘宁可去求外人,也不来求自己。

哪怕她朝自己服一个软,恳求宽限几天,自己说不定就会……

想到这里,莫仁杰猛然回过神,不敢再往下想了。

扶着栏杆,时湘淡如云雾的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她并不知道这些内里情衷,只是从心底的失望。

哀莫大于心死,真正的失望,来得永远这样悄无声息。

早晨出门时,两人在门口狭路相逢。

一身正装的莫仁杰站在光的阴影面,一半英俊一半阴暗,薄唇里吐出充满恶意的话语。

“看来昨晚对你没太大影响,不错。”

她挺直脊背,扬起下巴,毫不退让。

“多谢。”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耳鬓厮磨,有的只是剑拔弩张。

想到这里,细细密密的疼痛自心底蔓延开,她眼底闪过一丝伤痛。

此时能够真正依靠的,唯有自己。

推开公司大门,她又恢复成众人眼中那个强大的女人,美丽骄傲且攻击力十足。

她时湘从来不是温室的花朵,她是从烂泥里经过狂风骤雨的成长起来的带刺玫瑰,骄矜夺目,所以她不懂放弃。

看完公司技术部发来的成分检验报告,时湘冷笑一声,心中有了猜测。

“极光”中包含着一味独特的混合香料,是时湘的独创,她从来没有公开过具体配方,即便提供给技术部的也只是成品。

如今市场上的仿冒品的成分中,竟然包含这款混合香料,时湘几乎立马就能肯定,一定是研发部门有内鬼,将配方窃取并卖给别的公司。

是谁?!什么时候将自己的配方窃取出去的?时湘一时有些捉摸不定。

就在这时,手机上突然不停提示着“钟昼”来电。

时湘干脆地按掉电话,脸上划过一丝自嘲的表情。

回忆起昨晚逃出舞会时,钟昼似笑非笑的神情与轻蔑的眼神……她已经明白,这个男人怎么会真心帮自己,不过是想趁机作弄罢了。

下一秒,一封来自钟昼的简讯传了进来,后面伴随着一句,“送你的,我说到做到。”

迟疑了片刻,她轻按点开--瞬间瞳孔骤缩!

这个内鬼,竟然是跟随了她三年的研发助理,杜静。

这位杜助理曾经委婉地向自己打听过这个配方,当时自己并未放在心上,现在想来,她也最有机会接触自己存放配方的电脑。

凭借钟昼的雷霆手段,他利用一夜时间请到了顶尖侦探,查到了杜静最近一段时间的通讯记录,果然与山寨货公司有过接触。

自己最信任的副手,竟然背叛了自己!

时湘黑色的瞳仁燃起愤怒,冲出了办公室。

--

“放心,她现在焦头烂额应付公司高层,一定不会知道是我偷了配方,哈哈。”

“这次一定会让她身败名裂,再也爬不起来!”

研发厂房里,杜静正得意地打着电话,却不知时湘的脚步顿立在门外。

亲耳听到这一事实,时湘还是忍不住浑身发冷。

杜静是她一手提拔上来,她自认从未亏待过她。

时湘一步一步朝门内走去,嗓音冷如冰刺,“杜静,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你自己的意愿还是有人指使?”

杜静一惊,神情活像是白日见鬼,结结巴巴地狡辩,“我……我没有!总监,你弄错了!”

时湘逼近一步,眯了眯眼,“把手机给我,你在跟谁通话?”

“别……别过来……”

杜静护着手机,慌张地躲避着时湘伸来的手,却不不知轻重,直接撞到了时湘手臂的伤处,令她瞬间一吃痛,半边身子失去了重心。

砰!

一阵天旋地转,时湘感到自己的头重重地撞击在旁边的机器上,红色的血液像罂粟花般绽放在地面。

耳旁是女人的尖叫声和渐渐消失的光影,时湘不由得捂紧额头,支撑不住,重重跪在地上。

她并不知道,这天之后,世界就由此天崩地裂了……

>>>>文本《莫识女人香》 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完整版】时湘莫仁杰小说莫识女人香无弹窗全文阅读》为本站原创文章。
  • 转载请注明:https://www.poyi.cc/n/b14912.html
上一篇:时湘莫仁杰小说阅读,莫识女人香最新章节目录
下一篇:爸爸好爽深一点快,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_花开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