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弑天大结局未删版

极道弑天大结局未删版由 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小七是自己父亲一次外岀之时带回来的,因为身子孱弱,且资智愚钝,所以掌门就安排他来照顾自己,也好让自己有个伴。关注极道弑天全文阅读

=================================================

《极道弑天》小说已出全文

=================================================

当萧云寒无数次被掀翻在地时,终于察觉到,灵火之中的白色火焰要比紫色灵火的温度高出数倍,一旦打破二者的平衡点,爆炸就是必然的。萧云寒慢慢将神识沉入紫府之中,看着紫色灵气慢慢的溢出,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随着火焰慢慢的变得炽热起来,这时,一条条断断续续的白色气流随着紫色灵气迅速的融入火球之中。“又是你!”看着从元婴额头射出的白色气流,萧云寒无哭无泪道,“老兄,不要这样,我很受伤的……”

“嘣——”……

找岀了其中爆炸的原因,萧云寒知道要稳定灵火,那么必须要保持两种火焰平衡,这是其一。其二,将两种火焰分离。萧云寒更倾向于第二种,一旦分离成功,自己必然就掌握了两种火焰。想到此处,萧云寒不由一阵心动,白色火焰的威力灵火的十倍以上,如果发生争斗,必然会成为自己的一大杀手锏。可是又要怎么分离呢,上次刚发现这股白色气流时,就似乎不受自己控制,如今白色金丹更是融进了元婴之中,想要将其分离岂又是那么简单。

萧云寒咬着牙,忍受看经脉之中传来的刺痛,慢慢阻截起白色气流,白色气流似乎发现了他的意图,略一挣扎就突破了萧云寒所布下的障碍,继续缓缓地在经脉中流动。萧云寒赶忙布下一道道障碍,穷追不舍,白色气流感觉前路不断受阻,不由恼怒起来,带动着紫色灵气,一路势如破竹,在体内疯狂旋转起来。

“完了,紫色灵气都不受我控制了!”一阵剧痛袭来,萧云寒双眼一翻。灵气也在其晕倒的那一刻平静了下来,这时,元婴手中那块青色的琅嬛古玉发出柔和的光芒,跟随着灵气,一路修补着萧云寒受损的经脉。

萧云寒像美美地睡了一觉一样,悠悠醒来。检查了一遍自己体内的状况,发现经脉的韧性又有所增长,不由苦笑道:“变得再坚韧又如何,连自己体内的灵力都不能随心所欲地控制,一切都是枉然呀!”想到下落不明的父亲,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宋阳心灰意冷,神识也慢慢涣散开来。这时,脑中突然“嗡”地一声,“大道渺茫,需心宁气和,宁静致远”的话突然在脑海中想起,萧云寒猛然醒悟,散在空间中的神识也如问飓风一样回拢。此刻,萧云寒全身以被汗水浸透,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爷爷,谢谢你!要不是你当初的一番话,估计寒儿恐怕只有神游太虚了!”想及至此,宋阳慢慢平复心神,进入修炼状态。

“既然不能各自分离,那么只好找岀你们的平衡点了”萧云寒缓缓凝聚着灵火,感觉百色气流与紫色灵气一同注入灵火之中,发现一开始两种火焰的温差不太,但按照如此同速地注入,白色火焰的温度逐渐超过了紫焰。

“速度,提升紫气放速度让紫焰的温度与白焰保持一致,应该就不会岀现问题!”萧云寒连忙加速运转紫色灵气,还好白色会流依旧不缓不愎地流动着。随着萧云寒的不断提速,火焰的温度越来越高,四周己经变染成了一片淡紫色,空先中已经可以闻到一股汏发绕焦的味道。

萧云寒注视着火焰,连忙分岀一些灵气包裹住全身,“不好,紫焰的温度已经达到极限了,而白焰却还在不断上升!”突然感觉到两种火焰的变化,萧云寒连忙截断灵气输入,狠狠地将灵火抛了出去,抽身疾退。

灵火失去控制,疾速地向洞顶的小溪中飞去,萧云寒看着飞像小溪的灵火,不由一阵揪心。“千万不要岀什仙意外呀!”萧云寒一阵祈祷,然而他所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灵火顺利地穿过了小溪,消失在洞中。萧云寒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张开的大嘴久久不能合拢。

萧云寒也顾不上研究这一奇异现象,当务之急,还是先凝聚灵火。

“既然控制紫色灵力不行,那就限制白色的!”萧云寒小心翼翼地试探了几下,然而白色气流似乎没有什么反映。“你终究在我的体内,虽然不能完全控制,但一定有办法限制你的速度!”萧云寒在体内巡视一圈,看着元婴额头上的白色圆点,不由计上心头。

萧云寒慢慢将神识渗入圆点之中,虽然有点艰难,但最终还是突了进去。白茫茫的一片,四周不断有白色灵气翻滚,而让萧云寒意外的是,在这圆点之中,竟然找不到其边缘。无奈之下,萧云寒只好退了出来,看着灼灼生辉的圆点,萧云寒心中一股怨气爆发了出来,二话不说,挥舞着紫色灵力蜂拥而上,从外面将圆点包裹得严严实实。

随着灵力的积累,圆点的光芒逐渐隐藏在紫光之中,直至不见。“咦——”突然感觉带包色灵力溢出的速度逐渐变慢了下来,萧云寒一阵欣喜,“看来,一切还是要从源头控制起!”

此刻,白色气流速度受限,手掌之上的灵火终于慢慢稳定下来,看着紫火中它会着的白焰,萧云寒不禁想道“恐怕就此刻的灵火已经超过了寻常的灵火了。”

如今灵火已成,萧云寒不由的松了口气,这是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近千疮百孔,“还好此刻无人,要不然脸就丢大了!呵呵”萧云寒又把玩了一会灵火,“现在来试着炼制玉盒,如今修为已经达到了元婴期,且灵火已成,应该考虑出去的事了,也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久了?”萧云寒拿出几块失去灵气的玉石,升起灵火,玉石瞬间被融化,在掌心之上不断翻滚。“凝——”萧云寒一声大喝,待灵火慢慢退去,一个长方形的玉石便悬浮于面前。看着凹凸不平的玉盒,萧云寒笑道:“还好不是炼器,要不然困怕再多的材料也要被浪费掉!”萧云寒知道,炼器可没有这么简单,在自己没有充足的材料下,宋阳可不敢轻易的尝试。

拿着玉盒,宋阳一路小跑的那颗果树下,看着满树摇逸的红果,宋阳咽了咽唾沫,“既然是无主之物,那我就不客气了!”萧云寒灵力一动,满树的果子仿佛受到召唤似地,拖着一条条红色的光带,纷纷钻进玉盒中。看着树上再无一个果实,宋阳满意的盖上玉盒,丢进戒指之中。

=================================================

《极道弑天》小说已出全文

=================================================

自从炼神堂被灭之后,千年来,正道得到空前的发展,各大小宗门,如同雨后春笋般相续冒出。然而,修真界门派虽然众多,但其中五大古老门派依旧稳稳占据巅峰,分别是,无相山大雷恩寺,黑海若水门,中州问道宗,蛮荒之边御兽派和峨山剑道宗。

问道宗,白云殿。

“不用解释了,我看此事定于萧青山有关!”一个燕颔虎须,豹头环眼的彪形大汉,怒气冲冲的说道。

“虎蚩掌门,你这话似乎有些牵强吧!”空空道人冷冷说道。

“哼!”大汉虎蚩冷哼一声,“谁都知道,你们问道宗出了一个叛徒,再说魔子的出现正好与萧青山失踪前后不到一个月,我看二者必然有练习!”

“萧青山是不是叛徒,好像我问道宗说的算吧!”

“狡辩!”

“阿弥陀佛,二位不要争吵,今日我五大宗门相聚一堂,是为了讨论魔子之事,并不是为了什么叛徒!”一位身着袈裟的老僧站起来,连忙劝道。

“老秃驴,大雷恩寺似乎是苦渡大师做主的吧!”

“阿弥陀佛”老僧宣了一声佛号,“贫僧法如痴,不号老秃驴!家师近日坐禅,所以嘱咐贫僧前来商讨魔子之事!”

“虎蚩,我看你和灵兽待久了,脾气也变得这么臭,萧青山到底是不是叛徒,空空掌门自会处理,今日只商讨魔子一事,其他事现行发下日后再说。”背负着五尺长剑的剑道宗掌门云行天低声说道。

“哼!不用多说了,我御兽派向来以追踪术闻名,我看追查魔子之事就交与我吧!”虎蚩狠狠地瞪了一眼云行天,转身坐到一旁。

空空道人点了点头,转向一直为开腔的若水门掌门问道,“不知桃音掌门有何意见?”

“哟,现在才想起小女子呀,你们几个大男人决定就是了,我一个妇道人家,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再说若水门多半都是女弟子,行动起来似乎有所不便,我看就让虎蚩去吧!”一位千娇百媚的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嫋嫋娜娜地走到虎蚩身边,冲他微微一笑,仿佛千百枝桃花齐齐绽放。众人不由打了个冷战,虎蚩更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闪到一边,心中暗骂道,“谁都知道你们若水门,能人无数,跟各大门派都有交往,杀起魔人来,比谁都心狠,还弱女子?”

“哟,虎蚩掌门连灵兽都不怕,还怕我这个弱女子吃了你,咯咯咯……”桃音花枝招展的笑着说道,纤腰扭动得跟水蛇似的。

“咳咳,桃音掌门的修为似乎又精进了!”虎蚩心中一阵颤栗,连忙说道。

众人看着二人,不由无语,埋头低笑起来……

萧云寒一阵沉思,刚才也用神识大致地搜索了一片这个山洞,的确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仿佛自己身处一个鸡蛋之中。但看着山洞之中在光暗交替,不由迷茫起来,没有洞口,那光又是怎样照射进来的呢?萧云寒抬起头,望着头顶那缓缓流动的小溪,突然想起了什么。

一颗小火球从宋阳的指尖渐渐凝聚而成,“去——”萧云寒一声低喝,火球立即随着手臂的挥动,奔向头顶的溪流。然而结果并不像萧云寒预想的那样,小火球在触及小河时,一丝能量波动,瞬间转化成一片灿烂的烟火,从半空中散落下来。

拍了拍头上的灰,萧云寒一脸郁闷,为什么上次可以穿过,这次却不行呢?再次凝聚岀一个小火球的河中射岀,结果如同第一颗一样,化成一片烟火。

“难道上次是幻觉!”看着那慢慢消散的火光,萧云寒一脸不解地飘身而上,细细研究起来。这一研究差点让萧云寒尖叫起来,眼前的哪里是什么溪流,一块完整地长条玉石稳稳地贴在洞顶上,玉石清澈透亮,中间灵气隐隐流动,如果不仔细看,还真以为是小河流水。萧云寒激动地伸出颤抖的手,“灵……灵……灵脉!”此刻那还担心什么出口,满眼都是这条长长的灵脉。

颤抖的手不断接近着灵脉,然而就在离灵脉几公分之处,突然感觉到受到一股阻力,“怎么回事?”萧云寒努力的把手向前伸出去,但依旧不能前进半分,“难道有什么封印?不可能,这里从没有发现有人来过的迹象?”看着近在咫尺的灵脉,萧云寒不由焦急起来,连忙运起灵力,尝试着去突破阻碍,随着灵力的加强,萧云寒的手也缓缓向前伸出。

“呯——”衣袖顿时化为灰烬,萧云寒也狠狠被反弹在地,右手不自觉的抖动着,知觉全无。“怎么会这样?”萧云寒吃惊的看着洞顶的灵脉,“既然不能直接破除,我就从周围开始!”飞至离灵石不远之处,运起灵力一掌打在洞顶上,“呯——”萧云寒再次被反弹在地,而洞壁依旧完好无损。

随着时间的推移,洞内原来越暗,等到四周已经变成漆黑一片时,萧云寒躺在地上,发现灵脉已经光华内敛,在也没有一丝色彩。“难道这洞里的明暗交替是因为这灵脉的原因,这也太神奇了吧。”萧云寒感叹道。看着慢慢于石壁融入一体的灵脉,萧云寒猛地站起来,“威力,威力,一定是!”像抓住了什么一样,萧云寒大叫起来,一脸兴奋之色。

灵火瞬间在掌心之中凝聚而成,将原本已经暗淡的山洞染成了一片紫色,感觉着灵火的威力不断爬升,“就是现在”看着白焰几乎要胀破之时,萧云寒心里一声大喊,将手中的灵火抛了出去,洞顶慢慢被照亮,灵脉也在此刻折射出万丈紫芒。“嘶——”一声轻微的摩擦声之后,洞内便陷入了一片黑暗,灵火在接近灵脉的一瞬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原来如此,我有办法出去了”萧云寒兴奋的自语道,不顾一切,运起全身灵气在自己包裹起来。几息之后,萧云寒周身已被灵力结包裹成一个紫茧,“不行,还不够,白色灵力还不够!”几乎虚脱的萧云寒,再次加速运起全身灵力,白光与紫芒互相交织之中,萧云寒拔地而起,向灵脉冲去……

紫茧慢慢变得稀薄直至消散,一缕阳光让萧云寒微微闭一闭眼,“居然没有!”查探着手指上的储物戒,萧云寒不由一阵遗憾。在穿过封印的那一刻,宋阳举起储物戒对虚空中一阵疯狂吸纳,希望能够将灵脉移进戒指中,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并没有如愿。慢慢展开神识对周围仔细搜寻了一番,依旧没发现任何异样,萧云寒不禁摇摇头苦笑道:“看来福缘未到呀”。然而萧云寒没有察觉到的是,一块普通石头正安静地躺在戒指里。

萧云寒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熟悉的剑峰已经不见,出现在宋阳面前是一片崇山峻岭,翠绿山林,兽吼鸟鸣此起彼伏。萧云寒挠了挠头,一脸不解的想到“山洞并不大,就算有些偏离了剑峰,但也不会如此的陌生呀,难到那山洞是移动的?”想到这里,萧云寒不禁觉得好笑起来,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山洞怎么可能会移动呢,看来在洞里呆久了,脑袋都不好使了,算了,还是先找个有人的地方问一下吧!”无奈之下,萧云寒随便选了个方向,奔走而去。

=================================================

《极道弑天》小说已出全文

=================================================

快……快……”“吼——”“不……”

“有人?”萧云寒不由停下脚步,向山林之中望去,只见几个身影在山林之中疾速飞奔,一只山熊横冲直撞紧随其后。“大山叔,我跑不动了,你快带三儿他们几个跑吧!”

“昨晚叫你早点睡,你硬是整到大半夜,害得我都没怎么睡”三儿埋怨到。青年男子一听,不由一整脸红脚下步伐不由凌乱起来。

萧云寒听到此话,笑得差点没栽倒,看着众人疲于奔命,从林中闪了出来,挡在山熊面前。山熊正一脸怒气狂奔,突见前面岀现一个人挡道,扬起巨掌当头拍下,萧云寒微微一侧身,听着衣服被掌风扇得呼呼作响,轻轻一拳击在山熊腰杆之上,山熊一阵哀嚎,倒地滑行了数丈,便没了动静……

“闭嘴,都给我会岀吃奶的尽,翻过这座山就安全了。”一个年纪颇长的中年男子喘着粗气说道,“可惜石虎回不去了”大伙一听,顿时一脸凄然。“活该,谁叫这小子贪心,惹怒了山熊以为装死就可以……”

“三儿,你要是力气多,就过去扶你大哥一把,哪有那么多费话”那个叫三儿的撇了撇嘴,转身拉住身后的青年男子“三儿,你快跑吧,不用管我。”青年男子有气无力地说道。

看着倒地的山熊在无气息,萧云寒微笑着拍了拍手,心中一丝得意。巨响之声,不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纷纷放慢速度,回头张望。

“爹,山熊摔死了!”三儿一声尖叫,“放屁,鬼叫什么”中年男子使劲地三儿的头,他当然看到倒在倒在树丛之中,一动不动的山熊。“走,过去看看,大家小心点。”领着众人中年男子缓缓向山熊围了过去。

“怎么回事?”“死了?”“好像就是死了”……众人小声的议论着。

这时,萧云寒从山熊的背后缓缓抬起头,一脸笑意的看着惊魂未定的众人。“有人!”不知是谁大吼了一声,众人举起手中的猎叉,搭箭上弦。然而领头的中年男子径直绕过山熊的尸体,拱手说道:“在下石大山,多谢壮士相助”。能瞬间击毙如此高大的山熊,又岂能是凡人,这一点石大山还是清楚的。

萧云寒连忙笑着说道“路过,路过,举手之劳而以。”望向石大山,只见此人虎背熊腰,双眼炯炯有神,往那一站,确实让人感觉像山岳一般难以撼动。萧云寒心里不由一阵赞叹,真是人如其名呀。

“这熊是你杀的?”一个脑袋从人群岀挤了岀来,说话的正是那个三儿,此刻他正一脸崇拜地看着萧云寒。

萧云寒微微点了点头,不由众人一阵惊呼,小声嘀咕起来。“啧啧,你也太猛了,这……啊哈哈哈,老爹,你快看他的衣服”三儿突然指着宋阳一阵狂笑。

此刻萧云寒身上穿的已经不能叫衣服了,充其量只能说是破布条,有个地方还在努力挣扎想隐藏起来。萧云寒不自然地扯了扯某处的布条,尴尬地笑了笑。这一举动更引起了众人的一阵哄笑。

“都笑够了没,大老爷们又不是没见过。”石大山憋得泛紫的脸不断抖动着说道,“三儿,既然你笑得那么开心,那就把你的衣服借壮士披上吧”。

“呃一一”三儿笑声戛然而止,张着嘴像吃了一只苍蝇似的。“不用,不用的大叔”萧云寒连忙摆手道,石大山没又理会,对三儿继续说道,“难道要我动手从你身上扒下来?”

“哦”三儿应了一声,很不情愿地脱下身上的外套丢给萧云寒,又从身后的的包裹里掏岀一张兽皮递给过去说道:“兄弟,快换下来吧”

“如此便多谢了!”萧云寒接过兽皮,转而向四周看了看,三儿似手看岀了萧云寒的心思,打趣道,“别找了,又没有女人,就在这里换吧,呵呵,那东西我们都有!哈哈哈”。

众人听得又爆发出一阵哄笑。萧云寒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脖子上,但转念一想,人性本纯朴,又何须遮遮掩掩,如此这般倒显得自己作做了。想及至此,萧云寒顿时释然,三下五除二地将衣服换好,这时三儿递给过来一根草绳,指着裹在下身的兽皮说道,“将就着用一下吧,免得掉下来,不过说回来,你还挺雄壮的嘛。”接着又凑到萧云寒耳边,“要不回村子里给你介绍几个村花怎么样?”说完,学着大人一样邪恶地笑了笑。萧云寒一听,不由一阵哑然,“害什么臊呀,我大哥像你这般大时,都不知翻了多少次墙了……”

三儿越说越兴奋,声音也不由提高了起来,众人听到也都跟着起哄起来。萧云寒站在原地,听着众人讨论着小村风月之事,一时不知所措。这时,石大山低咳一声说道:“三儿不懂事,你们也跟着瞎起哄,成何体统!”转而面向宋阳作揖道,“让壮士见笑了,山野愚民,还望壮士体谅”。

萧云寒笑了笑,摇摇手道,“诸位都是性格直爽之人,如此才是真性情嘛!”众人听萧云寒如此说,不由对他好感大增,“不知壮士这要前往何处?”石大山问道,萧云寒看着眼前众人,不好意三地说到,“在下四处游历,不想在此迷路,正想找个地方休息一番”。

石大山听萧云寒说完大笑起来,“哈哈,壮士你可知这万里群山连最精明的猎户都不敢随便深入,迷路是很正常的,不如先随我们回村里休息几天,改天叫三儿带你进城可好?”

萧云寒听石大山如此,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不答应,于是连忙称谢。

“大山叔,这山熊怎么办?”一个青年男子问道,石大山没作回应,此山熊并非他们所猎,自然要问问他人的意见,于是看了萧云寒一眼,萧云寒明其意,连忙说道,“一切都交给大叔处理”。

“那老汉就此谢过壮士了,你们几个把这山熊先抬回去!”转向对刚才说话的青年说道,“你带上两个去把石虎的尸体寻回,回去好歹也有个交代”众人听到石大山这么一说,顿时一个个都安静下来,青年男子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带着两个壮汉转身离去。

众人抬着山熊走在山道上,气氛有些沉闷,似乎还沉浸在石虎之死这件事故之中。唯一没受到影响的估计只有三儿了,一路上,三儿唧唧叽叽地对宋阳问个不停,宋阳不胜其烦,无奈之下只好含糊应过。

“萧大哥,你的收是怎么回事呀?”早在山上的时候,大家就都发现了萧云寒缺少一只手臂,出于礼貌大家都没有询问,现在距离山村还有一段路程,三儿无聊之下,试探着问道。萧云寒轻轻地摸了一下左臂,眼中不由露出一丝戾气,四周望了望问道“三儿,你们经常在这里打猎么?”

三儿见萧云寒不经意避开自己的问话,于是嘿嘿一笑嗯了一声,萧云寒长叹了一口气,接着问道“三儿,你本名叫什么呀,看你的样子估计也有十七八岁了吧?”

“呵呵,萧大哥,我本名叫石三雷,喏”三儿指了指身后一个脸色微白的男子说道“那个是我大哥叫石大雷,二哥上次遭狼抓伤了,在家养伤,叫二雷,至于我的年纪宋大哥猜错了,今年我才十五岁呢”石三雷骄傲地仰起头看着萧云寒。

“哦?”萧云寒吃惊地看着石三雷,从三雷的体型来看,十五岁也太意外了。此刻,石三雷的话闸慢慢打开,介绍起山村的情况来,按石三雷所说,这小山村大部分都姓石,而且世代隐居在此地,村子里大约有百来户人,都以打猎为生。萧云寒静静听着石三雷介绍,这时,石大山走了过来,“三儿,你先回去通知村子里的人出来领取猎物!”

石三雷正说得兴起,被石大山这样一使唤,不情愿的应了一声向村子里跑去。这时萧云寒才发现不远处一个小村庄正安静地座落在山谷之中。“前面便是敝村了,萧兄弟如无重要事,定要多留几日,哈哈哈”石大山豪爽地笑着说道。

“大山叔客气了”萧云寒连忙拜谢,随着众人向小山村走去。

《极道弑天》小说已出全文

上一篇:我和美女上司的非常恋情无删减小说免费阅读,我和美女上司的非常恋情全文推荐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