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此,那些胆子大点的小孩先走了出来,后面的见那三个男人没怎么样,这才跟着走了出去。

“你们快回家去吧!别再被坏人拐了。”小家伙如同一个小大人一般认真的说着,见他们一个个咽着口水看着他手中的糖莲子,便笑着将糖莲子分给他们。

“你是谁?他们为什么怕你?”有一小孩好奇的问着。

“我叫安安,你们叫我安安就行了。”小家伙说着,道:“你们快回家去。”

“我们不认得路回去。”有小孩小声的说着。

“啊?”安安诧异的眨了眨眼睛:“你们这么大了,怎么会不认得路?我都能认得路回家。”

那后面的三名男子暗自鄙夷,你能跟普通孩子一样吗?普通孩子能拿着小木剑就能挥出剑气吗?也不知是打哪冒出来的小祖宗,该不会,真是是他先前说的,他是泽天界君主的儿子吧?

看到他们一个个不安的低着头,安安想了想,便道:“有了,你们都跟我来吧!”说着,带着一群小孩往外走去,那几名男子见了,忙上前问:“那个,小公子,我们的解药……”

“你们也跟着来。”安安说着,头也不回的走着。

一个精致贵气的小公子,身后跟着三名男子,以及十几个四五岁大的小孩走在大街上,几乎成了大街上的一道特色,不少人低声议论着,也有人尾随着,看着他们一直走,一直往城主府而去。

而因这一群小孩太过引人注目,在他们还没到城主府时,收到消息的城主便带了人出来查看。因为最近城里各地有不少小孩失踪,他已经下令严查,眼下突然出现十几个四五岁的小孩,自然引起他的注意。

刚出城主府大门,就见那一群小孩朝他们走来,为首的城主锐利的目光掠勃那三个男人后,落在前面那三四岁大的精致小男孩身上,只因他身上的那股贵气无法忽视,而且,后面的小孩不是低着头就是一脸露怯,唯有这小孩小小的人儿站得笔直,精致的脸蛋上带着可爱的笑容。

“你们都是什么人?”城主开口问着,目光却只落在那小男孩的身上。

而此时,那三名男子双腿一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他们也不想来的,可,一想到他们吃了毒药,就不敢不跟过来,然,这不跟过来也是死,跟过来只怕也是死。

安安迈着小短腿走上前,仰着小脑袋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问:“你是城主吗?”

见他竟半点不露怯,城主露出一抹笑意,点了点头:“不错,我是城主,小朋友,你又是谁?他们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叫安安,他们是我救的,那三人是人贩子,城主,他们不知怎么回家,你派人送他们回去吧!”

听着那奶声奶气的话语条理分明的将事态说清,城主不由眼睛一亮,暗忖:这到底是谁家的小孩?小小年纪竟有这般了得的处理能事,当真不简单。

城主示意着身边的护卫上前将那三人抓起来,又让人将那些小孩先带回城主府,这才道:“你放心吧!我会让人将他们送回家里去的,不过,你又是哪里来的?你应该不是我们城里的吧?”

“嗯,我不是你们城的,我是来找我娘亲的。”他说着,道:“我得走了,要不然让我爹爹追上来,我屁股又得疼了。”

听到这话,城主一怔:“你是偷跑出来的?”

安安想了想,点了点小脑袋,道:“差不多吧!”

“你还没四岁吧?这么小,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这样吧!你先在城主府住下,跟我说下你家在哪,我派人去送消息,让你家大人过来接你。”

“不用不用,我能照顾好自己。”说着迈着小短腿就要离开。

“等等。”他话一出,护卫便拦住了小家伙。

然,看到这一幕,小家伙不悦了,精致的小脸沉了下来,小手往身后一负,有模有样的转身黑着脸看着城主:“你做什么?你敢拦我的路?”

城主惊讶于这小孩一瞬间释放出来的气息,那种气息尊贵仿佛与生俱来,而且,小小人儿能将气势握控得这么恰到好处,实在是少见,只怕一般的世家也没能培养出样的子弟。

“呵呵,我并不是想拦你,我是想请你进府去吃点东西,我府里也有与你一般大小的儿子,还有很多的糖果和小玩意。”

听到这话,小家伙瞧了他一眼,奶声奶气的问:“你这么老了,还有跟我一样大的儿子?”

闻言,城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那是老来得子,呵呵。”这小孩,还真是个宝,真好奇是谁家的啊!

小家伙又想了想,咽了咽口水:“糖果到处都是一样的,我去买就有了,也不一定得去你家。”话虽这么说着,可一双眼睛却是转动了起来,一双脚也迈不出脚步。

城主见了笑了笑,暗想,小孩都是一样的,于是,便道:“这个不同,我府中的是特意让厨娘做的糖果,还有我们城里的特色糕点,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你又何不在我这住几天再走?”说完这话连城主都觉得有些好笑,他竟将一个五四岁大的孩子当大人般待着。

小家伙想了想,这才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就在你这里住一天。”说白了,就是受不住城主所说的诱惑。

于是,一行人便回到城主府。城主因见安安举止不凡,便安排了他四五岁大的小儿子过来跟他一起玩。

“我叫东东,你呢?”四五岁大的小男孩好奇的看着新来的小伙伴,觉得他长得真好看。

正在院中走来走去的安安扫了那比他高半个头的小男孩一眼,见他长得黑溜溜的,一副憨厚的模样,很是壮实,小肚子也圆滚滚的,便问:“你真是城主的儿子?”怎么这么黑?不过,细看,那眉眼还是有几分像的。

“嗯,城主是我爹,我是我爹的儿子。”东东老实的点了点脑袋,从怀里掏出一些糖豆子:“给。”

安安嫌弃的看了他黑乎乎的手一眼:“好脏,不要。”他一甩头,爬到椅子上坐下。

东东也爬上石椅子坐下,好奇的看着他:“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安安听了得意的扬起下巴,道:“我小名叫安安,我长得好看那是因为,我爹爹和娘亲都长得好看。”

“哇!你爹爹娘亲好厉害,居然能长得那么好看,生下你这么好看。”小家伙哗的一声惊呼着,一脸的羡慕:“我娘亲也长得好看,我娘亲好白的,可是我爹爹不好看,就生我不好看了。”

走进来的城主听到自家浑儿子那不像话的话,笑骂了一声:“你这浑小子,说什么呢!”

“城主,我的糖果呢?我的糕点呢?还有点心呢?”安安一见到他,一连三问。

“呵呵,先吃点东西,再吃那些。”他笑了笑,侧过身让身后的侍女们将吃食端上来,而同行来的,还有他的夫人,东东的娘亲。

“这就是夫君说的叫安安的小孩啊!长得可真俊。”城主夫人温婉优雅,看着安安的目光带着柔和。

“是啊!这孩子也不知是谁家的,比我们家那浑小子可长得俊多了,呵呵。”城主也笑了笑,见自家小儿子跟人家小孩一比,简直就是高低立现。

“娘亲。”东东来到城主夫人身边,抱着她的大腿唤了一声,抬着头不解的看着她:“娘亲,为什么东东长得不像你这么好看?却像爹爹那么黑黑的?”

听到这话,城主夫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了自家夫君一眼,柔声笑道:“那是因为东东是男孩子,男孩子就要像你爹爹一样才能保护我们的家园啊!”

“可是,安安就不像爹爹一样。”小家伙嘟着小嘴,一脸的不开心。

“笨蛋,那是你爹又不是我爹,我怎么能像他呢?”安安白了他一眼,觉得那小屁孩好笨。

“呵呵,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快先吃点东西,等会带你们去玩。”城主说着,走到桌边坐下。

而城主夫人则一手牵着东东,一手伸向安安:“来,姨姨带你们去洗手吃饭。”

见此,安安看了她一眼,自己跳下椅子,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我不用牵。”

东东一见他那样,也有样学样的抽回手:“我也不用牵。”

看到这一幕,城主笑了,城主夫人也笑了,便让侍女带两个孩子去洗手,她则在桌边坐下,问:“夫君,这安安到底是谁家的?这孩子真是太可爱了,看样子应该才三四岁就这么乖,就连我见了都甚是喜欢,若是可以让他跟东东玩一阵子,我想,咱家东东一定也能受他影响,学到他身上那种独立自立的好习惯。”

“是啊!这孩子真的很不一般,只是,还不知他的来历。”城主说着,目光落在那洗好手接过侍女递上的布拭干水迹的安安身上。

目光一转,见自家那皮猴似的小子也有样学样的接过侍女递过的布,胡乱的擦了擦,不由的笑了。

果然,孩子是要有伴的,他们家除了东东之外,还有两个大儿子,都已经十几二十岁了,平日里东东这孩子也就自己玩自己的,难道今天有伴,看得出来小家伙也是挺开心的。

两人坐回椅子上,吃了些粥食配着小菜,饭后,城主才让人上了些点心和糕点之类的东西,最后才拿了两包糖果给他们两人。

安安原本没打算在这里住久的,但,这一住就是两天,而那城主的小儿子东东,已经俨然成了他的小跟班。

这一天,安安来到厨房让厨娘给他做了些小点心装进了空间,打算要走人的了,东东见了,一脸的不舍。

“安安,你真的要走了吗?你自己出去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

“我要去找我娘亲,而且,再不走,我爹爹会找过来的。”他将点心往空间里收着,眼珠一转,视线落在东东的身上,见左右没人,便小声的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你不是说想要出去玩吗?我带你去玩。”

听到这话,东东惊愕的瞪大眼睛:“你要拐走我?”

闻言,安安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我拐走你?你要跟不跟,不跟我就要走了。”

小家伙想了想,道:“那好,我跟你走,不过我得去跟我娘亲说一下,要不然她会担心的。”

“你傻啊!说了你还走得了吗?”

东东玩着手指,皱着小脸看着他:“那怎么办?”

“留下信就好了。”

“可是,可是我只会写自己的名字。”他学了这么久,也只会写自己的名字。

“没事,我帮你写,我会写很多字了。”他说着,一边道:“走,我们现在回去写信,然后就走。”

于是,这两个小家伙还真的就留下信后,还真的就悄悄的溜走了,等到傍晚时,城主夫人才想起,今天一整天都没看到两个孩子,便过来安安的院子,谁料,里外都没找到人,只找到桌上的一张纸。

看到纸上的短短十几个字后,她险些昏倒在地:“快,快去告诉城主,安安把东东拐走了!”

不多时,城主听到消息后赶来,接过夫人手头上的信后,粗略一看,上面只写着:城主,城主夫人,你家东东要跟着我去找我娘亲,我们走了,不用找。

安安,东东留。

“夫君,这可怎么办啊?他们两个都还只是个孩子,这要是在外面出了事可怎么办啊?都怪我,都怪我,我应该早点过来看看他们的。”城主夫人轻泣出声,一脸的自责。

而城主的脸色则微白,道:“我这前脚信才送出去,这后脚人就不见了,这、这……”

“夫君,送什么信?送信给谁?”城主夫人轻拭着泪问着。

“夫人啊,你可知,这安安到底是谁?”城主的声音微颤着。

“是谁?”

城主咽了口口水,颤声道:“他的小名叫安安,大名叫沐君染,是、是我们泽天界君主的儿子……”

“什么?”城主夫人一听,两眼一翻,整个人昏迷过去。

“夫人!夫人!”城主惊呼着,连忙扶住她,将她送回院中去。

至于另一边,安安和东东已经出了城,坐在马车上往其他城镇去了……

对于从没出过远门的东东而言,一切都是新奇的,一路上,他不时的探出脑袋看着外面的风景,当看到田野间的牛和羊时,不时的发出惊呼。

“哇!安安,安安,你快看,是牛!是牛呢!”

“哇!安安安安,你快看,那里有一群羊!”

“安安,你快看,那里有人往地里种草!”

“安安……”

“行了,你别老喊我行吗?”安安翻了个白眼,骂了一声:“跟没见过世面的土鳖似的,那些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安安安安,你快看,天上有仙女在飞!”他拉着安安的衣袖,将他扯到车窗来。

安安一副小大人模样的叹了一声:“天上飞的都是修士,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但仍趴到窗口处往天空中看去。

“不一样,那仙子好美,比我娘亲都要美呢!仙子,仙子,看这里,看这里!”小家伙大声的喊着,还一边挥舞着小手企图引起天空中御剑而行之人的注意。

听到下面的声音,御剑而行的顾七微微回头,朝那下方声音之处看去,见是两个三四岁大的孩子趴在车窗边往她这看来,不由的露出一抹柔和的笑意,想着,她的安安应该也有这么大了吧?

而此时的安安在看到天空中御剑飞行的白衣仙女时,整个人都呆住了,待回过神来,见她转过脸继续飞行着,不由的扯开喉咙大喊着:“娘亲!娘亲!娘亲是我!是我啊!娘亲……”

然而,御着剑飞行的顾七因速度的飞快,在她回过头后便往那前面的城镇而去了,根本没听到下面安安的叫喊声。

“娘亲!娘亲!娘亲……”

安安要跳下去,却被东东抱住了:“你干什么?马车在走呢!而且仙子已经走了,你跳下去也追不到了。”

“那是我娘亲,我娘亲,呜呜……娘亲……”

安安哭了起来,坐在马车里抽搐着。他从出生就没见过娘亲,从懂事就知道娘亲不在他身边,但他看到过娘亲的画像,是爹爹画的,他偷偷看过好几回了,绝对不会认错的,那就是他娘亲。

“那是仙子,不是你娘亲。”

“那就是我娘亲,那就是我娘亲!”安安大声的说着,擦干了泪掀开外面的帘子对车夫道:“你驾快点,快点到前面的城镇,我要去找我娘亲!”

“好勒!你们坐好了。”四十几岁的车夫应着,加快了驾车的速度。

来到城中的顾七找了间客栈,打算休息一夜后再赶路,此时的她,并不知道,她的儿子正在找着她。

坐着马车追来的安安一入城后,马上就往客栈找去,只是,这城里的客栈之多,绝不是他一个小孩可以找得过来的,更何况,在他还没找到他娘亲时,沐泽就已经找来了,而随行而来的,还有东东的父亲。

在两人动用关系之下,天色还没暗,就找到了两个在城中客栈乱窜的小家伙。

“掌柜,你们这里有没住进一个穿白衣裙跟仙女一样的人?那是我娘亲,你们看见没有?”

“没有没有,这是哪家的孩子?快让你们大人来带回去。”掌柜挥手赶人着,转身去忙别的事。

“安安!”

一个声音突然从客栈门外传来,听到这声音时,原本想哭的小家伙惊喜的回头,看到那抹黑色的身影时,拔腿跑了过去:“爹爹!爹爹,我见到娘亲了,我真的见到娘亲了,爹爹,你帮安安找娘亲吧!安安想娘亲了。”小家伙抱着他的大腿说着说着哭了起来,声音哽咽,好不可怜。

而东东看到规规距距的站在安安爹爹后面的父亲时,也跟着拔腿跑了过去,扑进他的怀里:“爹爹,东东好想你!”

“你这浑小子,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城主怒瞪着他,却又不舍得打他,只是恶声恶气的吓唬着。

看着抱着他大腿哭泣着的儿子,再想到他的话,沐泽身体一僵,声音微颤的问:“你刚才说什么?你真看到你娘亲了?”

“嗯嗯!看到了看到了,娘亲御着剑飞到这城里来了,我找了好多客栈,都没找到娘亲,爹爹,你快帮安安找娘亲吧!别让娘亲又不见了。”

被城主抱着的东东也点了点头,说着:“安安说那穿白裙子的仙子是他娘亲,那仙子好美,比我娘亲还要美。”

听到这话后,沐泽转过身来,将一块令牌递给东东的父亲,吩咐着:“去找这里的城主,让他将城门关了,只准进不进出,本君要找人!”

“是是。”城主连忙将东东放下来,交待他跟着安安,这才快步离开。

在本城城主的帮忙下,沐泽很快的找到顾七入住的客栈,只不过,来到客栈后却发现她根本没在房间,在掌柜的告知下,才知她去了游河船,于是,父子两人便寻了过去。

此时的顾七正在河边亭子处坐着,欣赏着河上的那些灯船,忽然间,一声软糯糯的娘亲传入耳中,还不待她反应,就见一小家伙扑进了她的怀里,紧紧的将她抱住。

“呜呜,娘亲,安安终于找到你了!娘亲,为什么你这么久不回来见安安?”

而听到那小家伙的话的顾七身体一僵,有些错愕:“安安?”

这时,小家伙才抬起脑袋来,眨着一双泛着泪花的眼睛看着她:“娘亲不认得安安了吗?安安一直都很乖,一直都听爹爹的话,还有小碧儿和舅舅他们的话,娘亲不要不要安安,安安会很听娘亲的话的。”

“你……”

她心头震动,尤其是在看到一抹黑色的身影走了过来,来到她的面前深情的看着她时,她更是眼睛微热,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泽……”

“阿七,你终于回来了。”

沐泽低沉的声音带着喑哑,还有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意,他伸出双手将她拥入怀中,仿佛生怕这一切只是一场梦一般。

“是我,我回来了。”她轻声说着,声音哽咽而激动。她没有想到,还没到沐华城就遇到了他,还有他们的儿子……

想到他们的儿子,她连忙将泽推开,将抱着她大腿的小家伙抱了起来:“安安?”

“娘亲,你跟爹爹再抱一会吧,安安没关系的,只要娘亲不再丢下安安就好了。”小家伙似乎是怕她再不见了,因此,紧紧的抱着她的腿,不肯松手。

顾七听了忍不住破涕为笑:“来,让娘亲好好看看你。”她将孩子抱起来,坐在大腿处,仔细的看着他们的孩子,那眉眼还有身上的气度,真的像极了泽。

“安安真好看!”她忍不住的亲了小家伙一口,看着他羞涩的低下头玩着手指,却又忍不住偷偷瞅着她的小表情,不由愉悦的笑了起来。

“娘亲,安安可以亲亲你吗?”小家伙眼巴巴的看着她。

“当然,来,亲亲娘亲的脸。”她主动将脸凑过去,感觉到小家伙激动又忐忑的凑上前来,轻轻的在她的脸上吻了一口,一颗心不禁柔成一滩水。

“安安真乖。”她紧紧的换着他,又亲了一口。

一旁的沐泽见了心里忍不住泛酸:“阿七,你是要儿子不要我这个夫君了是吗?”

“要,当然要。”她抱着安安站了起来,凑近他的身边,也吻了他一下,正要退离,却被他双手环住腰,将他们母子都搂在怀中,从而加深了这个吻。

安安看得羞红了眼,连忙用小手遮着眼睛,一边喊着:“爹爹真不害躁,这么大了还亲娘亲的嘴。”

听到这话,两人吻不下去了,皆退了开来,看了怀中的安安一眼,不约而同的相视而笑。

他一手接过安安,一手将她搂在怀里,露出了幸福而满足的笑容:“阿七,我们带安安回家吧!”

“好。”她轻声应着,依入他的怀中,绝美的容颜上也露出了一抹幸福而满足的笑容来。

此生,有他,也有他们的儿子在身边,已经足矣……

------题外话------

本文到这里就大结局了,感谢亲们一路的陪伴,也许你们会有意犹未尽之感,但,今天,该写的也都写完了,句号也已经划下,不必不舍,咱,后会有期,哈哈。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