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瑾初是似梦似醒,目光迷离的看着怀中面上苍白的萧瑟如,“你是小怜?!”

萧瑟如费尽力气,淡淡一笑,“是我啊,阿初哥哥。”

脑海里粉色衣裙,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又唤了他一声,“阿初哥哥!”

随着这一声娇软的呼唤,迷雾往两边渐渐散去,温瑾初终于看到了记忆中那个熟悉的娇小的身影,看到了她的脸。而她的脸却并不是陆柳怜儿时的模样,那样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小巧的鼻子,和嘴角微有些上翘的樱桃小嘴,却更像是萧瑟如小时候的模样。

他的小怜,他青梅竹马,想要相伴一生,守护一辈子的小怜。不是陆柳怜,而是萧怜韵,而是萧瑟如!

“是你……一直都是你……你是小怜……”温瑾初如梦初醒,眼中如冬日霰雪的凄惶,他难以相信,满是自责的呢喃,“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是你……”

头又开始疼了。然后温瑾初猛然想起,自己小时候曾经大病一场。自己为什么会生病?温瑾初拼命去想,然后他看到了一些画面,原来当时萧将军满门抄斩的时候,他为了去救他的小怜,仗着他长公主独子的身份闯入将军府,然后看到了满眼的鲜红。

那是将军府奴仆的血,这些人被就地正法。

然后,他便病了,高烧断断续续烧了半个月才好。这半个月,他大多昏迷着,而他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唤一个名字:“小怜。”

再然后,长公主便把陆柳怜带到了他的面前,告诉记忆略有些空白的温瑾初,这个便是他要找的小怜。

“小怜……我想起来了……我全部都想起来了……”温瑾初将萧瑟如抱在怀里,泪流满面。

萧瑟如头枕着温瑾初的胸膛,轻轻一笑,伸手指了指院墙边的老榕树,说:“我在那里埋了一个盒子,阿初哥哥,你能不能帮我挖出来?”

“好。”温瑾初点头,从下人手中拿过铁铲,挖出来一个普通的木头盒子。他拿袖子将盒子上的土扫干净,然后才递给倚靠在秋千上的萧瑟如。

萧瑟如抱着那个盒子,像是抱着一件珍宝,她告诉温瑾初:“这里面装着的,是我的孩子……”

温瑾初的脸,刹那间变得煞白。萧瑟如淡淡的笑着,说:“他们都还没有成型呢,这里面装着的,都是模糊的血肉……”

“瑟……小怜……”温瑾初的唇比起萧瑟如还要苍白,颤抖着再难说出一个字。

然后他听到萧瑟如说:“阿初哥哥,我好累啊,我想要……想要睡一会儿……”

“好……”温瑾初哑着嗓子,将她瘦弱的身体揽进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发顶,又将她身上的披风裹紧了一些,“小怜先睡一会儿,睡醒了……阿初哥哥带你去南国看梨花……”

最后,萧瑟如模糊不清的说:“你……做到了……”,

“什么?”温瑾初没听清,低头时便见萧瑟如抱紧了木盒子,缓缓闭上了眼睛。

然后再也没有睁开。

温瑾初一直以为,沈清风留下的那个翠绿色的瓷瓶里,装的是能救萧瑟如命的药。

却不知道,那里面装的是毒。

是一种喝下去之后,感受不到痛苦,会在睡梦中死去的毒。

但,对于萧瑟如,或者是沈清风来说,那是药,是萧瑟如的药,是解药。

喝下去,她就解脱了。

而绿瓶子里的药,则是那天早上,温瑾初亲手喂给萧瑟如的。

后来,很久很久之后的后来,温瑾初午夜梦回,终于听清了萧瑟如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说:“阿初,阿初哥哥,你说陆柳怜一定活的比我久,你做到了,我走了,恭喜你,如愿以偿。”